[部分人大常委审议发言摘录]

发布时间:2019-04-10 01:27:55 来源: 文章阅读 点击:

  新闻媒体的执着使真相得到披露      方新(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原中科院党组副书记):   信息的收集和发布,在危机应对里面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关于信息的搜集和发布,散见在第8、23、31、37、57条之中,而这些条之间互相又有矛盾。比如第57条第5项规定,“新闻媒体违反规定擅自发布有关突发事件处置工作的情况和事态发展的信息或者报道虚假情况的”,要处5万到10万元罚款。但是“违反规定”的这个“规定”是从哪儿来的?违反了什么规定?我仔细自读本法,没有找到有关的规定。
  事实上,在发生突发事件以后,往往是新闻媒体的执着,使真相得到披露,使上级政府了解了事实真相。要有罚则,就需要规定明确的责任和义务。前面只在第23条规定,“新闻媒体应该无偿开展突发事件的预防与应急、自救与互救知识的公益宣传”,这和罚则是不对称的。
  再有,比如第31条,“国务院建立全国统一的突发事件信息系统”,整个这一条讲的是自下而上的信息的汇聚。但是现在是信息化时代,在信息自下而上汇聚、命令自上而下下达的同时,大量信息通过网络等现代通信手段,也在进行水平传播;一条信息在政府按传统程序考虑如何发布时,可能网上就已经全传开了,“地球人都知道了”。
  因此,如何形成政府、媒体、社会互动的信息收集和发布机制,是需要研究的。在应对突发事件中信息的发布,对于稳定人心、动员群众有着重要的作用。因此建议增加一章,即“信息的收集和发布”。
  
  信息及时准确发布是处理突发事件关键
  
  曾德成(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顾问):
  突发事件,它的特点是不确定性,是新爆发的,很难进行定性。正因为它的不确定性,这种事件很容易在社会上引起恐惧。这不仅仅是传媒炒作的问题,很重要的是大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容易引发群众的恐慌。所以,信息的及时、准确发布,是处理突发事件的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我看过国外的一些材料,一个政府、一个企业处理突发事件,其中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信息的发布。现在草案中已经注意到信息发布问题了,但是强调得还不够。特别是第45条最后一句话,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发布有关信息不利于应急处置工作的除外”,意思不够明确。处理突发事件的时候,很关键的问题就是成立突发事件的专门发布信息部门,要及时、准确地把信息发布出去。
  讲一个具体的例子,不久前香港发生过孔雀石绿的毒害事件,淡水鱼吃的饲料里面含有一种化学成分叫作孔雀石绿。大家一开始都认为对人的毒害很大,后来研究发现,要吃好几十公斤才能造成毒害,是虚惊一场。信息的管理、收集、发布,是处理突发事件中关键的、首要的条件。
  
  封锁消息导致最佳应对时机丧失
  
  南振中(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记协副主席,新华社总编辑):
  面对重大突发事件,人民群众的一个共同要求,就是能够及时了解该事件有关的各种信息,包括事件的真相、事件的背景、爆发的原因、事件的影响。
  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一些地方和单位前怕后怕,在突发事件爆发之初,往往以种种借口封锁消息,不仅为谣言的传播留下了很大空间,而且导致最佳应对时机的丧失。
  回顾多年来事件信息发布的历史经验,只有因为不发布或者迟发布而造成被动局面的典型案例,至今尚未找到因为及时发布和如实发布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典型案例。
  2003年8月1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出关于进一步改进和加强国内突发事件新闻报道工作的通知,强调做好突发事件的新闻报道,关系到社会稳定和人心安定,关系到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关系到我国的国际形象和新闻媒体的信誉。这三个“关系到”,反映了我们党在应对突发事件过程中的新认识和新经验。
  正因为如此,国务院制定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报告与信息发布”专门作为一章加以规范;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传染病防治法,也把“疫情报告、通报和公布”单列为一章,对信息发布作出更加具体的规定。突发事件应对法,应该充分吸收上述法律和条例的积极成果。

相关热词搜索:审议 摘录 人大常委 发言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