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变革中]变革中的坚守

发布时间:2019-04-09 01:27:54 来源: 判裁文书 点击:

  7月15日至17日,第32届八国集团首脑会议在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召开。这也是俄罗斯1997年正式加入该集团以来,首次成为峰会轮值主席国。对俄罗斯及其总统普京来说,在俄罗斯土地上举行的八国峰会,是俄在全球富国俱乐部舞台上展示全面实力的极好机会,也是俄完全融入国际主流社会的一个标志。
  按照八国集团会议的传统,作为东道主的俄罗斯,有权设置会议议程及决定邀请哪些非成员国或者组织与会。在当今国际形势下,能源安全是理所当然的话题――俄罗斯石油储量占全球的12%-13%,天然气储量则全球第一。
  此外,俄还将教育、防治传染性疾病列为峰会主要讨论的问题。这反映出俄罗斯不仅将自身拥有极大发言权的问题作为考虑对象,也关心人类生存发展面临的全球性议题。如此,俄罗斯试图通过议题设置向外界传递出一个明确的信号――俄已经走出政治动荡、经济不振的时代,现在的俄罗斯,是一个对地区和全球性事务具有影响力的大国。
  会后,7月17日通过的主席声明中,还涉及如何应对日益失衡的全球经济,以及不断抬头的“保护主义”。声明表示,为了取得一个月内推动各方达成关于农业和工业关税谈判模式的目标,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应该同成员国进行密切磋商,要求他尽快向世贸组织成员汇报进展,并责成各自谈判代表努力取得上述目标。声明同时承诺关注发展问题,并为此推动发展中国家的参与,包括增加南-南贸易和地区经济一体化。
  此外,此次八国集团峰会对知识产权保护、打击腐败、非洲发展等话题都有所涉及。但关注度最高的依然是国际安全,包括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阻止核恐怖主义、禁毒、防止非法武器交易、战后稳定以及重建。近期出现的地区性危机,诸如伊朗核问题、朝鲜试射导弹、以色列-黎巴嫩冲突升级等,在会议议程中都得到体现。
  值得关注的是,在几乎所有的安全问题上,声明都提到要强化乃至赋予联合国处理问题的核心作用。比如,在提到解决目前不断升级的以巴和以黎冲突时,声明特别表明,政治和外交手段应作为解决问题的首选,而其中联合国必须发挥核心作用。
  声明还强调,要增强联合国在反恐领域的作用。这部分地表明,八国集团意识到,无论在传统还是非传统安全领域,指望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凭一己之力就可以解决问题,是不现实的;需要所有相关国家――不论他们的经济发展水平及政治体制如何――都参与进来。联合国作为全球最广泛的国际性组织,在应对全球性问题方面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擅长解决经济问题
  
  一如往届峰会,东道主事先拟定的会议议程,往往会由于当年的一些突发事件而被迫改变,或者重要性下降。此次峰会也不例外。自去年底以来的伊朗核问题、新近发生的朝鲜导弹试射以及骤然紧张的中东局势,都使得与会者的注意力转向。
  这一方面表明,随着全球政治经济依存度加深,各类突发事情的频率以及关联度在增加;另一方面,体现了八国集团面临的新挑战――这个基本由发达工业化国家组成的论坛,在新挑战层出不穷的今天,为了保持乃至增强其在应对与全球事务的相关性,需要进行一定的调整。
  八国集团的前身,是1975年11月15日至17日在法国朗布伊埃聚会的六国集团(法国、美国、德国、日本、英国、意大利)。在1976年的波多黎各峰会上,加拿大应邀加入,从而组成“七国集团”。这是西方七个最富的民主国家组成的俱乐部。俄罗斯则于1997年加入。
  八国集团的产生,主要是为应对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的国际经济危机,包括1971年的“布雷顿森林”金融体系的瓦解、1973年阿拉伯世界同以色列之间的“赎罪日战争”,以及随之而来的世界石油危机。事态的后续发展证明,世界最发达国家之间的合作和富有建设性的对话,对各自资源的整合和信息的共享,有助于解决全球性经济问题。
  八国集团工作最有效、也最为人称道的成果,包括解除最贫困国家的债务负担和打击恐怖组织的金融网络。这同八国集团成员国在金融领域、包括他们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主导地位是紧密相关的。八国集团在防不扩散方面也取得了不错的成就,例如1998年底印度和巴基斯坦相继试爆原子弹后,八国集团在促成国际社会对两国制裁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尽管这些制裁虎头蛇尾,最终因美国战略利益的变化无果而终。
  在八国集团首脑会议后,具体政策的推行往往由部长级会议来完成;主要涉及的部门包括财政部、外交部和环境部门。在2000年的日本冲绳、2001年意大利热那亚八国峰会后,七国财长(俄罗斯被排斥在财长会议外)执行峰会领导人通过关于改革国际金融体系的决议,目前这一改革进展良好。
  
  亟待扩员
  
  随着时间的推移,八国集团也越来越多地涉及政治和安全问题。但作为非正式的论坛,八国集团并没有实际的执行动议的权力,也缺乏正式的危机处理能力和长期的决策能力。简而言之,八国集团通过的声明没有约束力。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附属高级研究员大卫维克多(David Victor)认为,八国集团会议的两大职能,是通过议程设置引发国际社会对这些议程的关注,以及要求国际组织就讨论的议程采取行动。比如去年在苏格兰鹰谷举行的八国峰会上,英国首相布莱尔作为东道主,将非洲发展列为会议两主题之一,就是希望援助非洲能重新被国际社会重视。
  但由于八国集团会议通过的决议不具强制执行力,往往需要责成各种国际组织担负执行的任务。八国集团成员在一些金融组织中尽管拥有强势地位,但随着地区一体化趋势的加强,八国无法在所有重要的组织中都发挥重要影响力,也就谈不上责成议题的具体执行。
  比如,苏丹达尔富尔危机和尼日利亚内乱的解决,就离不开非洲联盟的参与;而朝鲜试射导弹,以及整个半岛的核问题,都需要六方会谈这一形式的参与。六方会谈中对朝鲜有最大影响力的中国和韩国,其GDP都超过俄罗斯,且韩国还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成员,但中韩都不是八国集团成员。
  正是基于八国集团在应对一些重要地缘挑战方面的职能缺失,不断有呼声要求具有重要影响的发展中国家的加入。纵观近年的八国峰会,人们总会看到中国(2004年佐治亚州海岛峰会,美国作为东道主没有邀请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墨西哥等重要的发展中国家的身影。其中,要求中国和印度加入八国集团的呼声日益高涨。英国前外交大臣大卫欧文(David Owen)就主张,先在2007年让印度加入八国集团,之后再考虑中国和巴西的加入。
  此外,支持扩大八国集团的人士援引俄罗斯入会的例子。尽管俄无论从政治体制还是经济发展水平而言都无法达到七国集团的标准,但出于需要俄罗斯在北约东扩、反恐以及防核扩散领域的合作,八国集团还是于1997年接受了俄罗斯。
  
  中国:疑虑仍在
  
  中国近年屡次被邀参与八国峰会,但都是出席八国集团同发展中国家领导人的对话会议,八国集团没有向中国正式发出入会邀请。一方面,部分八国集团国家对中国国内制度和经济发展水平存有怀疑,而中国对参与这一发达国家俱乐部也抱有疑虑。
  加入八国集团,固然可以在国际事务方面给中国带来更大话语权,更多地参与一些重要国际规则的制定和讨论,但是,中国因此可能丧失作为发展中国家的身份,从而与发展中国家阵营疏远,这不利于中国在发展现阶段维护中国整体利益。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亚洲专家杰罗米柯恩(Jerome Cohen)告诉《财经》记者,加入八国集团,会给中国带来一些短期的不适应(temporary inconvenience),中国可能面临相当多的批评与指责。
  如果中国希望在八国集团最擅长的金融领域发挥作用,完全可以通过参加七国财长会议的方式参与这一机制。中国在2004年10月首次参加了七国财长会议,并在2005年2月再次参加了伦敦举行的七国财长会议。与此相比,俄罗斯虽为八国集团正式成员国,却一直被排斥在部长级会议的财长会议门外。此外,布鲁津斯学会的柯林布拉德福德(Colin Bradford)曾表示,可以通过提升20国集团机制到首脑级会议的方式,来促成发展中国家对国际事务的参与。
  所谓“20国集团”,是2001年由当时的加拿大财政部长保罗马丁(Paul Martin)倡导建立的,由20个发达和发展中国家财长组成的集团。这些国家中除了传统西方七国,还包括俄罗斯、澳大利亚、欧盟轮值主席国,以及阿根廷、巴西、中国、印度、印尼、韩国、墨西哥、沙特、南非、土耳其等十个新兴市场国家。中国曾在去年秋作为东道主,成功举办了20国集团财长会议
  在长达32年的发展历程中,除了俄罗斯的加入标志着八国集团在成员构成和关注问题方面出现重大转变,该集团始终保持相对的稳定性。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高祖贵博士对《财经》表示,八国集团未来仍将继续奉行“适应形势需要、更好发挥作用、不能无限扩大”的三原则走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变革 G8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