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调工程失败了吗 南水北调:下一个三峡?

发布时间:2019-02-07 01:19:56 来源: 法律咨询 点击:

  南水北调工程,是中国政府在征服自然方面最雄心勃勃的项目。在中国官员承认三峡工程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后,无独有偶,南水北调工程也越来越陷入对其造价以及环境影响的担忧之中。
  
  中国,丹江口,一场长期的干旱正在啃噬着农田。
  被称为中华民族摇篮的黄河严重污染,已不再能提供饮用水,而巨型城市的快速发展已耗尽了需要数千年才能被填补的地下水。
  毫无例外的是,中国政府历来有宏大而昂贵的解决方案:从数百英里外另一条中国大河――长江,每年调至少6000亿加仑的水,解决华北平原及其4.4亿民众用水需求。
  这个工程就是南水北调,是中国政府在征服自然方面最雄心勃勃的项目,就好比输送密西西比河的水满足波士顿、纽约和华盛顿的饮水需求。这项造价为620亿美元的工程是三峡大坝工程造价的两倍。中国官员上月承认三峡工程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后,无独有偶,南水北调工程也越来越陷入对其造价、环境影响的担忧之中。
  在长江遭受50年一遇的大旱时,将珍贵的水引到北方的工程成本是惊人的――中线从湖北省这座巨型水库开始,蜿蜒到北京800英里,沿线有35万村民要重新安置,为输水渠道让路。许多人现在正被安置在远离家乡的地区,划给较差的农田。
  中国一些科学家认为调水将使南方河流的生态恶化,使其变得与黄河一样境况堪忧。他们说,政府忽视相应的影响研究。这种工程在美国具有先例,20世纪初为建设洛杉矶,让欧文斯河改道,结果破坏了加州的湖泊。
  北京、天津以南省份的官员私下对这项工程表示反对,并在水的定价以及补偿方面讨价还价;2008年9月以来河北省4座水库向北京输送7.75亿立方米(2050亿加仑)作为中线的“紧急”补充,缺水的河北省的中级官员对此表示不满。
  调水工程于20世纪50年代开始研究。毛当时说过“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点用”。之后,研究便开始了。
  在一个长年受到严重水旱灾以及由此引起的农民反叛的国度里,对水资源的控制一直是中国统治者的重要方面,尤其是通过诸如大运河或都江堰灌溉系统这样大型水利工程。
  据亚洲自由电台报道,去年11月连续3天,潜江市成千上万移居区的居民封堵道路,抗议建造的房子质量低劣,抗议不兑现承诺的补偿。官员们命令警察驱散集会,造成冲突、受伤和逮捕。
  与工程更大的后遗症相比,强迫移居相形见绌。
  武汉的地理专家杜先生说:“在更大的范围该工程将对环境、生态、经济和社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们觉得很难确定。”杜先生小心翼翼地又说,他自己并不完全反对这项工程。
  在中国科学院院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杜先生和另外两位作者估计南水北调工程将大幅度减少汉江中下游的流量,“对水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造成困难局面。”虽然这份研究早在2006年就发表了,但政府并没有改变原来的计划
  中央政府的计划官员根据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汉江的流量为依据确定要调出的水量;从那时起,部分地因为长期干旱的原因,流量已经下降,但计划人员却没有作任何调整,调出的水量超过全年流量的三分之一,“这样将对河流产生巨大的破坏作用。”
  汉江已经在面对巨大的挑战――各类工业正在排放越来越多的污染物,许多公司在挖沙以满足附近城市的施工要求,河上藻类疯长。向北京调水将加重这些压力。“如果水质得不到有效改善,水生动物的数量将进一步锐减”。
  除了生态外,政治上存在明显的冲突。湖北的官员一直与北京的官员就补偿问题在不断谈判。20世纪90年代,中央政府提议帮助湖北省建设时值5000万美元的一揽子工程项目。经过多轮谈判,现在对辅助水利项目的金额达到10亿美元。
  北方的需求是不会减少的。去年10月《中国日报》发表中国人民大学人口发展学者侯东民的一篇文章,文中说人口从乡村迁出意味着北京市的人口将每两年增加100万。“随着水资源的日益减少,北京无法承担更多的人口。”
  北京市平均每人可使用的水只有大约100立方米,合2.6万加仑。根据联合国接受的标准,平均每人水占有量1000立方米(或26万加仑)就意味着长年水短缺,而北京只有这个数值的十分之一。
  城市规划官员看到的北京将是到处有高尔夫球场、游泳池,附近还有滑雪场。这是西方设定的模式。
  “我们不要用输水的办法来满足城市日益增长的需要,而应该根据水资源拥有的情况来确定城市的大小,”王先生说,“人们对发展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
  
  来源:《纽约时报》2011年6月3日
  编译:严格

相关热词搜索:南水北调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