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银行120亿票据案_23亿票据惊天黑幕

发布时间:2019-02-21 01:25:21 来源: 法律文书 点击:

  10月24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姚尚加案,一起特大票据诈骗的案件逐渐浮出水面。   根据公诉人的指控,在2002年4月至2010年10月期间,姚尚加向共计21名个人及单位,采用高息借款和非法借取银行承兑汇票贴现等方法,吸收资金共计4亿余元,至案发尚有1.2亿余元无法说清去向,尚未归还。
  根据姚尚加公司员工提供的账外资料显示,在2010年8月至9月这短短的两个月里,姚尚加收到的银行承兑汇票达到23亿余元!
  审计报告表明,姚尚加名下的公司,至2010年8月31日,资产总计仅为234万余元,但其对外负债却达1.3亿余元。除经营性收支外,姚公司的借贷资金量,月平均超过亿元!
  “其实除了上面21名个人及单位报案外,还有不少债权人没有报案的,所以牵涉的资金可能远远不止这些。”一位债权人告诉本刊记者。
  
  保险箱被盗
  500万元取信资金圈
  
  那么姚尚加究竟是何人?做几百万的玻璃生意,怎么能运作数十亿元的资金呢?
  资料显示,姚尚加,1969年出生,小学文化,安徽寿县人。细究起来,他的生意做得也不大。
  “我曾听他老婆讲,两人在安徽寿县的时候是挑粪的,上世纪90年代来上海,当时没有钱,带了二十几块钱过来。”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姚尚加年轻的时候人蛮勤奋,也肯吃苦,骑着自行车到处做销售,攒了几十万元以后开始开公司。”
  上述公司即是姚尚加在2002年4月注册的公司,名称是上海振璃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振璃公司”)。但和很多投机取巧的生意人一样,姚尚加注册这家公司的注册资金需50万元并没有到位,而是找了家中介公司,支付了一两万元的中介费用搞定。
  “当时自有资金大概40万元左右。”姚尚加在法庭坦言,“但这种做法很普遍,也没有多考虑。”
  刚开始,姚尚加老老实实做了一段时间的玻璃生意。但是玻璃批发的生意利润毕竟有限,什么办法能让财富迅速扩张呢?一年多后,当姚尚加在做生意接触到客户给的“承兑汇票”后,一个快速扩充财富的梦想迅速在他的脑海里升腾。
  “引他进门的是一个叫曹文荣的人,这个人本身也是做票据生意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密切。”上述知情人士谈道。
  在民间,承兑汇票因为具有远期兑付的特点,而常常在汇票尚未到期前私下贴现转让。这种私下贴现转让手续较正规银行简便,且贴现费用相对较低,但并不具合法性,属于摆不上台面的“私下交易”。
  曹文荣从事的正是这私下交易的生意,靠的是赚取“贴现”的利差。但姚尚加却有所不同。
  姚尚加的模式是,收取大量承兑汇票,用自己公司开具的远期支票做抵押,以低息或无息来兑换承兑汇票,但拿到承兑汇票后并非等到期兑换,而是将其拿给下家继续贴现兑换。贴低息买入、赔高息卖出,这显然是一笔亏本买卖,但却可以套取大量现金。
  一开始,姚尚加开具出去的支票是非常有信誉的,100%能够兑现,这导致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姚尚加、相信姚尚加,也让后来有几个和姚尚加合作有6年以上的长期客户,轻易被骗数千万元。
  “姚尚加的出名颇为传奇。2008年前后,听说曹文荣被偷了一只保险箱,里面应该有不少票据。当时很多人欠曹文荣钱就因此没还,但听说只有姚尚加一个人照例还了500多万元。这件事以后,姚尚加就在上海的资金圈子出名了,大家口口相传,有的人甚至打听到姚尚加要把钱交给他处理。”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
  随着到姚尚加“处理”承兑汇票的人越来越多,注册资金仅50万元的振璃公司所开具的支票已远远不能满足开票要求,此时姚尚加又通过中介帮忙的方式,受让常州九驰物资有限公司,专门用于开具兑换承兑汇票所需的发票。
  而此时相信姚尚加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位叫王萍的债权人,自2006年开始,就和姚尚加有汇票贴现业务的往来。姚总是对王平说,自己需要用承兑汇票进货,每月有上千万的进货量,因此王有多少汇票他都收。光王平一人,前后就有数百张承兑汇票交给姚打理。
  另一位来自浙江慈溪的债权人徐华峰,则是姚尚加在汇票的背书中发现后自己主动联系上的。姚以2.1%的贴现率给徐提供现金,徐也陆续给姚提供了高达1.24亿元左右的承兑汇票。
  
  中年妇女抽资
  23亿元票据游戏终结
  
  矛盾始终存在。通过贴低息买入、赔高息卖出,姚尚加的盈利模式到底在哪里呢?还是他根本就没有盈利模式?
  徐小英是姚尚加案中的一位关键人物。常州九驰物资有限公司就是原属徐小英名下的公司。2007年开始,徐小英开始帮姚尚加做承兑汇票的贴现业务。根据检察机关提供的振璃公司出纳张玉珠的证言,最高峰时,几乎每个礼拜都交给徐小英1亿余元的承兑汇票,而徐将这些汇票转手贴息兑现后,每次能从中收取300万-400万元的手续费。
  徐小英处理的这些票据,一般贴息1.5%-2.2%不等。以平均2%贴息率、最高峰时吸收23亿元汇票计算,仅倒贴入的金额就达4600万元,这还不算给徐小英及其他人的手续费。虽然能大量兑现现金,23亿元扣除4600万元,即22.64亿现金,但将近4600万元的漏洞又如何填补呢?虽然姚尚加表示,公司经营好的时候能够弥补利息,但检察机关提供的资料证实,振璃公司经营最好的时候,交易额也仅1500万至2000万元左右,要赚取近5000万元的利润,得赚到哪一年呢?
  另据记者调查得知,姚尚加除了经营玻璃批发销售的项目,其他并无实业。为了“做好”玻璃生意,姚尚加租下了三间仓库,供摆放现货。
  “姚尚加的三间放玻璃的仓库,东西都是满满的,我们和他做生意,也曾去看过几次。每次都是忙忙碌碌的景象,看起来生意做得很好。”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
  当然,这只是姚用来印证“扩大经营规模”的借口之一,更多的跟姚完全没有业务往来的票据,则是冲着姚尚加的“资金运作”能力而去。
  但对于姚尚加来说,虽然利用自己开出去的远期支票兑换承兑汇票,随后让徐小英等人快速在外地将承兑兑现,能够打一个时间差,让公司账面的现金始终保持一个较高的水平,维持了一种表面的繁荣,但亏损始终存在。而且,随着票据生意越做越大,这种亏损也越来越大。
  “他的票据生意也就是在2009年开始做大的。但这种模式,必然会有资金链断的那一天。据我所知,2009年开始,他除了做承兑汇票集聚现金,还开始以高利借贷的方式去用民间资金弥补不断出现的亏空。”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姚给出的月息从1.5分至6.5分不等。
  高利贷在资金链中原属剧毒,此时姚尚加已经逐渐应付不暇。
  “除了徐小英,还有一个叫高颖(音)的中年妇女,她在山东帮姚尚加卖了不少票。听大家说她可能前后拿了好处有近千万。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在案发前几个月,她跟姚尚加闹翻了,突然抽掉了几千万的资金,姚可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资金吃紧的。”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但问题是,当一系列问题逐渐暴露的时候,姚不是想着去申请破产,不是想着去清偿债务,而是利用原有的信誉去进行一场“最后的疯狂”。
  2010年9月至10月间,检察机关经审查查明,姚的公司已无实际经营的业务,但是他却仍然疯狂地吸收承兑汇票2.5亿余元将其变现,其中数亿资金无法偿还。
  2010年10月14日,十多名债权人围堵在姚尚加公司门口追讨债务,此时,姚的资金链彻底断裂。至当晚21时许,债权人张建新携5张价值300万元的空头支票来到上海市南汇派出所报案。
  至案发,王萍被套6000余万元;徐华峰被套767余万元;徐小英被套1800万余元,其余被套者也均有数百万至数千万不等。
  “相关证人证言,姚尚加借取票据时,均称公司经营玻璃利润高,借款是要扩大公司经营规模。”公诉人在指控中指出,“但是姚集资的数额与经营规模明显不符,其行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原始账本消失
  票据背后烂账几何?
  
  相关债权人也表示,介于1.2亿元亏空姚尚加说不出去向,他们认为,除部分是利息差造成的亏空外,很大部分可能被姚及其家人隐匿起来了,这也是姚在最后两个月拼命收票的原因。
  事实上持上述观点的债权人占大部分,因为在他们看来,整件事似乎是有预谋的。
  “姚尚加的公司除了个别工作人员是外聘的,其余20多个职工,都是姚尚加的亲戚。他的老婆、儿子、哥哥、侄子等等,都在公司打工。”这位知情人士谈道:“但是奇怪的是,所有资金的经手人,都是姚尚加一个人。后期有一些高利贷的借条等,都是姚一个人签的字,所以姚的家人,没有办法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但事实上,他们有部分人跟这些事也脱不了干系。”
  检察机关提供的诉讼材料显示,至案发,扣押的赃物为一幢面积130.12平方米的住宅和一辆宝马轿车。但相关债权人向记者表示,法院、检察机关对姚尚加的资产查得不清。
  “那幢房子是姚的住宅,在浦东,现价在每平米1.5万元,价值200万元左右。但这套房子本身还有53万元的建行贷款没有还清,加上在本案审理前,已经有3家债权人以民事诉讼的方式起诉该房屋,所以该房屋等于被他们3家瓜分了,我们其余的债权人分不到一分钱。”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
  “此外,姚的公司共有16辆车,不清楚当时为什么没有全部查封。被本案查封的那辆宝马车,是在徐小英名下,也早被徐拍卖掉了。16辆车中,有一辆是克莱斯勒300C,姚的儿子姚冬冬的丰田凯美瑞和侄子姚丹丹的本田CRV,目前仍在使用中,并未被查封。其余主要是一些大型货车、平板车等。”他补充道,“以上海汽车牌照4万元左右的均价计算,这些汽车拍卖也能有上百万元的现金。”
  “至案发,姚的仓库里还有大批库存的玻璃,当时我们估计有400万元左右的货。案发后没有及时查封,我们去看过几次。但一段时间后这批货就被处理掉了。”另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
  此外,还有大量未去报案的债权人的相关债务没有统计在该案的涉案金额中。
  “这些人未报案的原因比较复杂,有的可能前期拿到过巨额的利息,亏空不大没有报案;有的可能本身与姚有其他方面的联系,如曹文荣,据称被骗3000多万元,但是据我们所知姚尚加在法庭上声称公司还有一笔1100万元的应收账款其实就在曹手里。”知情人士透露。
  究竟有多少欠款?遗憾的是,至案发,振璃公司的原始账本已经“消失”。
  “最清楚情况的应该是出纳张玉珠,她是从2002年开始就在振璃公司,她对这一切账目应该最清楚。但是至案发,我们向经侦人员反映情况后,经侦人员以张怀孕不便为由并未对张展开深入调查。”一位债权人透露。
  “承兑汇票是不可能隐瞒的,至案发后很多汇票债权人都去挂失了,汇票等于一张废纸。而姚尚加亲戚等多人的银行账户,也在案发后被查过,确实没有发现资金去向。但是这种事如果有心操作也很容易,只要把当初兑现的现金私藏起来,或者找个跟姚家完全没有关系的第三者的身份做个账户存起来,根本查不到。”几个债权人均私下揣测,大量“消失”的钱可能被姚藏起来了,“只要姚不被判死刑,姚家能拿到几千万,他们就是赢家。”
  更为严重的是,随着大量上家用票据从姚手中换得空头支票、而票据被姚贴现消失在江、浙、沪、山东各地后,没拿到钱的上家们开始在各地法院挂失自己的票据,而拿出真金白银换得承兑票据的下家们,拿着还未来得及兑现的票据也成为了一张张废纸。
  各地的金融秩序被迅速搅浑。
  但姚尚加本人似乎对此事应对轻松,这也造成审判长在庭审当天数次指出:姚尚加你的认罪态度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还能在法庭上笑得出来?
  与之对比的是,姚妻因为听到房产将被抵押还债时而在法庭上情绪失控,哭诉着对法官叫屈。
  这究竟是一场戏还是一个局?不管怎样,1.2亿元的资金去向还是一大疑问。对于多数债权人来说,目前最苦恼的是,票据和钱都难以挽回。

相关热词搜索:票据 黑幕 惊天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