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审查在中国_自媒体审查

发布时间:2019-02-05 01:22:34 来源: 法律文书 点击:

  编译 罗岳         2008北京夏季奥运会使世界将目光聚集到中国的媒体审查上。媒体监察人员表示,监视系统将采用新的限制手段,政府继续对记者进行阻挠和骚扰。不过,中国经济容忍媒体存在更大的多样性,学者认为,中国信息需求的增长正对试图通过媒体控制保持权力稳定的政权提出挑战。
  
   官方的媒体政策
  
  当中国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参与者的时候,北京当局正努力在信息需求和为维护权力稳定控制信息之间寻找平衡。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Elizabeth C. Economy认为,在媒体政策是“向前还是向后”的问题上,中国政府正处于“精神分裂状态”。一方面,人们需要更多的自由,但政府又为开放大门后的政权稳定担忧。
  
  与前任相比,胡锦涛希望给予更多的自由,但他的行政管理部门却在为媒体设置更多的障碍,包括逮捕和起诉记者。而美国保护记者协会(CPJ)亚洲项目协调主管狄茨(Bob Dietz)则认为:“胡锦涛当权期间,媒体政策的天平不大可能向保守派一方倾斜”。
  
  无论胡当政期间会发生什么,中国媒体将继续发展,比如商业化、竞争性都将增强,媒体将呈现多样化趋势,新闻机构的调查报告也将增加。根据中国政府的统计,中国拥有2000多家报纸,8000多家杂志,374个电视台。尽管政府对内容进行了限制,中国仍有1.5亿互联网用户。政府对互联网的控制是通过信息防火墙对国内外信息进行监控的。在中国,只有国家机构才能拥有媒体,不过,通过转包等方式,媒体还是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爬行的私有化”。中国媒体研究专家叶叙理(Ashley W. Esarey)表示,互联网或将成为媒体改革的重要角色,因为对互联网“进行绝对控制被证明是相当困难的”。
  
   中国媒体的自由度
  
  根据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排名,2007年中国的新闻自由在168个国家排名163位。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和出版自由,但也有条文限制,公民的这些权利不能与“国家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相抵触。中国的法律对媒体使用了含混不清的语言,比如不得泄露国家机密。由于涉及到一些所谓机密问题,违反了这些法律,很多记者面临被投入监狱的危险。一些政府实体有媒体监督职能,不过主要还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GAPP)和国家广电总局(SARFT)这两家机构。
  
  新闻出版总署是出版许可证的发放单位,有权对内容进行监管和禁止发行,国家广电总局同样对广播、电视和互联网媒体有监管权。这两家单位隶属国务院,但在媒体控制中,其地位与中宣部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中宣部可以说是中国媒体控制权力最大的部门。这个机构会与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家广电总局合作对内容进行监控,与党的意志保持一致。新华社是中国政府的官方新闻机构,被主张新闻自由的机构看作是宣传工具。中宣部经常对媒体下达敏感问题的限制命令――比如抗议、环境污染、西藏和台湾问题等,这些问题被当作危害国家安全和党的控制的危险信息。
  
  中宣部的指示为媒体行动指明了方向,同时也会封杀一些有争议的话题,对问题的敏感程度做出限制。如果有记者不服从这些限制,他们将遭到打击报复。公开中宣部的限制政策也将受到惩罚,比如2004年的师涛事件,因为他通过邮寄方式将中宣部对天安门事件15周年的限制令发给外界被判处10年徒刑。
  
   媒体控制如何加强?
  
  与带有风险的惩罚相比,中国政府使用不同的手段对媒体进行强制性控制,并劝导记者做好自身的审查工作。监管手段包括解聘和降职。这是最一般的惩罚措施,如果有编辑记者发布了令中宣部反感的内容,他们还会受到其他处罚:
  
  诽谤
  
  政府官员有时以诽谤的名义胁迫媒体和记者。有的记者因在外国网站发表批评中共领导人的文章被提出指控,也有记者和出版社因揭露官员欺诈农民遭到指控。
  
  罚款
  
  2007年8月,中国通过《突发事件应对法》,禁止对未经证实的关于暴力冲突、自然灾害和其他突发事件的消息进行传播。违反这一法律规定的出版社将被处以12.5万美元罚款。事实上,法律在起草过程中却是充满了激情的语言。
  
  关闭
  
  中宣部列出的应该关闭的新闻出版机构不少。据《中国日报》报道,2005年有338家出版机构因发布“内部消息”被关闭。
  
  关押
  
  根据美国保护记者协会(CPJ)披露,2007年有29名记者被中国当局关押,是9年来全球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被关押的记者中,有三分之二是因为将信息发布在互联网上被捕。中国当局还关押外国记者。2005年,新加坡《海峡时报》的程翔(Ching Cheong)因报道中共领导人的有关信息被捕。程翔被判入狱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程翔的被捕对香港新闻自由产生了消极影响,因为香港是他的工作机构所在地。
  
   如何控制外媒的影响?
  
  中国要求外国记者进入大陆前要事先得到批准,如果报道了所谓敏感话题,他们将会受到刁难。作为2008年夏季奥运会承诺的一部分,中国同意放宽限制,“对所有国家和全世界开放”。2007年1月,温家宝总理签署一项法令,允许外国记者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报道北京奥运。法令也允许外国记者有权采访任何个人和组织。法律由2007年1月1日生效,到2008年10月27日终止。
  
  但批评者指责中国违背了奥运承诺。“中国外国记者俱乐部”(The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报道,尽管名义上放松了限制,2007年仍有180名外国记者被拘留、骚扰甚至袭击。更严重的是,中国继续对互联网的国外信息进行监视和过滤,而使用的技术则由雅虎、微软和谷歌提供。
  
  2006年,中国政府要求外国电信商不能直接向客户提供经济信息,必须通过新华社转发,这一规则引起国外不满。Economy表示,这一限制除了让新华社得到更多利益之外,起不到什么限制作用。
  
  狄茨则批评这种做法“厚颜无耻”。在北京继续指控发布敏感社会话题的记者的同时,他知道自己很难干预经济数据的传播,这样做的结果只会遭来更多的外部压力。尽管国外对中国施压,有学者认为,来自外部的批评很难对中国的政策产生有效影响。
  
  中国对媒体进行了系统性地控制,美国国务院估计,中国互联网监视人员在3万到5万人,编辑记者采取种种办法越过这些人发布信息。叶叙理说,中国自由度最大的空间是网络博客,记者可以通过博客用幽默的政治讽刺批评中国政府。狄茨说,中国的媒体编辑想方设法在不触犯规定的前提下向读者提供更多的信息,以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如果信息没有被放行,记者们便将其发布在网络上,只要在网络上发布出来,即使后来原始网页被修改或删除,信息会留在网络空间里。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 审查 媒体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