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个人简介教学风格 [傅晨曦:个性远比风格重要]

发布时间:2019-01-09 01:16:17 来源: 法律文书 点击:

  2010年6月19日,兰子、傅晨曦双人油画展在北京798艺术区红三房画廊开幕。兰子和傅晨曦在1980同为中央美术学院同学,后来都在毕业后留校任教,之后又分别留学加拿大和美国,并于几年前先后回国。这次展览联合展出了两人的部分油画作品。展览开幕后的第四天,在油画展所在展厅一侧的咖啡厅,中央美术学院赵力教授与参展艺术家之一的傅晨曦进行了一场有关艺术家个人性的非正式访谈。
  
  Q&Q=赵力,A=傅晨曦
  
  Q:你怎样看自己的作品,比如这次展出的油画。
  A:我的东西,在今天看可能很不前卫吧,属于写实、具象的。但是我觉得写实、具象也不是单单让人摆一个动作,坐在那儿,艺术家把他或她画下来。我是希望在创作中尽量不那么太注重技术,有当然好了,但关键是能够使人看了以后有一种想法,用观者自己的学识、用他的生活经历来看这张画,他自己的解读其实才是最重要的,我如果说出来,可能会局限了他的想法。
  Q:你刚刚谈到了写实、具象。而我觉得风格的概念在今天是失效的,比如写实、具象、抽象、表现就是风格的概念。这些概念在当下肯定是失效的:一是因为很多艺术家突破了材料的限制。不管什么材料,只要适合自己就行;二是艺术家更加关注个人、个性的东西,即便都是画写实的。每个人还是不一样。所以像观念、具象、抽象、表现这些现代主义概念已经很难概括今天的艺术了。反过来说,具备个性的艺术家首先面对的肯定是个人问题。首先要解决的也是个人问题――当然解决好个人问题才能解决社会问题,是这样一个关系。我也画过画。所以我清楚一个艺术家在画画时首先不是面对理论家所说的“崇高”、“伟大”这些概念。他面对的是一张空白的画布,解决问题、实现想法都变成很具体的事情。需要一笔一划画出来。就像一个东西以前从来没有过。现在把它创造出来。这都是具体的问题。没有形而上的感觉。从这个角度来说。要通过大量的实践把它展现出来。
  A:以前毛主席说过艺术应该为劳苦大众服务,但我觉得这个说法有待商榷。艺术只能解决艺术家自己的问题,艺术家画画的时候是解决艺术家自己的问题,至于别人喜不喜欢,怎么看这张画是别人的事情。
  Q:就这次展览来说。我觉得做得相对传统了一些。好像是画完了,挑一遍,再呈现出来的,你的想法并没有通过展览表现出来:告诉别人你为什么要这样画,为什么美院毕业时是画那种类型的,现在是画这种类型的,不变是为什么,改变又是什么原因。展览里有80年代的东西,也展了最新的一些作品。其实现在和80年代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包括方式。追求的色调、画面。
  A:对,这个思路肯定是对的。
  Q:比如说我,如果带着研究的心态来看这个展览,你离开学校了,出国那么多年,可能也做了别的事情。还在坚持画画,回国后你怎么看学院教育。怎么看技术,怎么看观念。这都是我想了解的。而这些对学院的学生也有一个启示。就是一个学生进入社会之后,生活、实践,过段时间以后对学校怎么看。或者对自己手上的东西怎么看的。还是那么迷恋。还是已经有所改变了,或者对它的认识有所改变。我觉得这都是很重要的。而且如果这个时代本来就变化了,在这个时代过程中的变化能够有代表性的话,首先也通过历史把它放大,它是一种状态性。我觉得可能是这样的。
  A:我们这一代出去的人,有一些,比如说我,和西方文化传统还是很难融合在一起的,如果我十二三岁出去可能会转变很大,不再被中国传统束缚。但是当时我已经29岁了,很难改变,但是为了生存,又不得不去了解对方,所以就会产生很多矛盾。产生矛盾有―个好处,就是可以站在旁观的角度回过头来看我们自己的东西。但现在有一个问题是我的画太少了,展出的画几乎是我现在手里所有的作品。在国外时为了谋生,画了就卖,现在数量上一直跟不上。
  Q:对,有矛盾可以理解得更有意思、更全面。那你对今后的创作有什么构想吗?
  A:今后再画的话,可能会涉及到更多的传统思维观念。我觉得时代在变化,人在变化,中国很多传统的东西,慢慢、慢慢地已经变得不那么能够说得通了。举个例子,比如说《兵法》上三十六计有“兵十倍而围之”,现在已经用不着这些老东西了。但是我们又不能把这些东西完完全全丢掉不要。从我自己绘画的角度来说,想做一个比较有意思一点的图像出来,让大家都会觉得这个事儿是个疑问。
  我总是在想这样一个道理画家解决不了其他人的事情,只解决画家自己的事情,别人怎么看,那是这个画家根本无法阻挡的,因为任何一个观众都是以他自己的历史背景来看这些东西,所以慢慢画呗。
  Q:对一个艺术家进行判断,我觉得不应该以潮流作为标准。跟着潮流走肯定是赶不上浪头的。最重要的还是出于自己的真诚,就是要画自己的东西。现在国内的情况大家也知道,好象都要赶风格,要走哪个哪个路子,实际上那个路子成功的有,但是失败的一大片,大浪淘沙嘛。像我89年毕业的,我们的同学也就毕业了20年了,可能也是因为年纪大了,见了面都说:我们画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吧。老师都教我们画得真诚一点、做人要真诚一点,道理还是在这儿,艺术家肯定都是这样。都跟自己有关系。现在大多数人画的是自己不喜欢的。艺术家如果想得太多就不纯粹了,我们不管他是想钱的、想名的。肯定是不纯粹了,不纯粹画出来的东西,要调整。众口难调,搞来搞去最后内心是很难受的。
  而且对一个艺术家来说,真正出自内心要和你沟通的就是这么多人,不可能太多。大众情人类型的东西肯定是这样:第一眼看到很漂亮,过五年之后你再看,这也太简单太普通了。肯定是这样。
  A:对,但赶风的过程恐怕也是很难避免的,年轻的时候要生存,而且因为年纪轻,也不太成熟,所以很容易去想办法适应别人或者适应环境。我觉得到现在衣食不愁了,饿也饿不死了,就干脆踏踏实实做点自己的事情算了。
  Q:能看出来。舒服从画里面能看出来,别扭从画里面也能感觉到。我觉得现在像我刚才说的,已经没有什么写实了的概念了,而是艺术家的概念,而不管他的画多么具象,没有这个概念。最近春拍刚拍完,很多媒体采访问我是不是因为当代艺术不行了,现在写实起来了?我说你这个概念是从哪儿来的。任何艺术种类都有一个固定的观赏群体,实际上有很多情况下艺术家不可能被广大人民群众所喜欢,而可能只是一些人,是稳定的一个群体。艺术有很多口味,有的人喜欢吃这口,有的人喜欢吃那口。而现在是需要把这些人分散出来、筛选出来,让他们能认识艺术家,艺术家能认识他们,这才是现在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一窝蜂地一会追逐这个一会追逐那个。
  A:是这样的。我常常这样和身边的人讲,其实一张画承载不了太多东西,你想人家著书立说这么厚一大本才能讲清一个道理,我们这一张画没有这个能力、没有这个功用。其实还是自己的问题,就是我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至于表达出来、表达不出来那是另外一回事。
  Q:马蒂斯说过“绘画就是安乐椅”,好像就是一句话。听起来也很简单。可是大家对马蒂斯的认识和理解已写出好多本书。这其实是从很多地方发散出来。所以创作和评论是两种东西。有时一个艺术家表现得很沉重,通过很多作品来表现一个沉重的东西。这是艺术家的内心感受,但是完成以后却会有很多别的说法。而且会越来越多,而这可能就是艺术的魅力。实际上我觉得艺术家的创作在他的精神投入到作品的物质形态里面以后,他的使命就结束了,然后这个作品有生命力了,作品就开始活了。所以,作品就像艺术家的孩子,但是这个孩子有自己的道路要走。他有你的基因、有你的风格,但他就不是你,而且艺术家还要创作别的作品,所以作品是在自己成长,有自己的生命,这个生命就人们对它反复的理解。有贴近艺术家内心感受的理解,可能还有些认识的偏差、误读,都存在。
  艺术家简历:傅晨曦,1961年生于北京。198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并于同年留校任教。1991年赴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攻读油画专业,获硕士学位。主要展览有:中央美术学院教师绘画展(1988年,北京)、seattk Flaming0画廊个人油画作品展(1992年,美国)、Davisson画廊个人油画作品展(1995年,美国)、“兄弟联”一傅晨曦、尚晓峰联展(2008年,北京)等。作品被美国微软、波音公司及欧洲和东南亚的收藏家收藏。

相关热词搜索:晨曦 远比 风格 个性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