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钢秦广富跑美国 [鞍钢美国投资变数]

发布时间:2019-04-03 01:31:37 来源: 法律文本 点击:

  7月28日,鞍山钢铁集团公司(下称鞍钢)党委书记、总经理张晓刚等来了一个来自大洋彼岸的好消息:面对来自国会的压力,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下称CFIUS)仍然对鞍钢赴美参股建设钢铁厂一事不予审查,这意味着中国钢铁企业终于迈出了在美国的第一步。
  两天后,张晓刚在北京告诉《财经》记者:“美国国会部分议员要求审查鞍钢投资,但美国政府部门的领导已经提出,既要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也要维护美国市场竞争的公平性,所以对来自国会的要求不予考虑。”
  他对这一投资遭遇的口水和阻扰相当无奈:“我们在美国的投资是一个很正常的商业行为。金融危机以后,奥巴马出台的经济增长刺激计划中,基础建设所用的原材料不能买国外的。所以我们抓住这样一个机会参与到他们的钢厂建设当中,在美国就地生产。”
  “我们在美国的投资是尝试性的,是小股东,又不参与管理。所以他们不但是小题大做,而且是把政治内容和经济内容搅在一起,这是我们不能理解的。美国是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这些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
  今年5月,张晓刚在纽约代表鞍钢与美国钢发展公司(U.S.Steel Development Co.,下称SDCO)签订系列合作协定,鞍钢投资拥有SDCO不超过20%的股权(具体的投资金额尚未公布),鞍钢与SDCO将在美国投资兴建五家钢厂,其中首家工厂将落户密西西比州。鞍钢当时的公告称,这将是中国钢铁行业在美国投资建设的第一家钢铁企业。
  8月12日,《财经》记者再次致电鞍钢,得到的答复是:“鞍钢参股仅为10%左右。”
  张晓刚表示,这笔投资为鞍钢成为“全球布局、跨国经营的钢铁行业国际领军企业”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但随后发生的事情表明,迈出这一步并不容易。即使在CFIUS搁置部分国会议员的审查要求之后,鞍钢的美国投资仍存变数。
  
  鞍钢动了谁的奶酪
  SDCO计划分期建立四个螺纹钢厂和一个电工钢厂,第一个螺纹钢厂选定在临近客户、原料供应充足、交通便利的密西西比州阿默利(Amory)建设。该公司声称,阿默利螺纹钢厂产能可达30万吨,能够创造100个永久性的工作岗位,间接带动1200个建筑行业就业岗位。
  密西西比州位于美国的南部,是经济最不发达的美国州之一。根据美国统计局的数据,该州人均收入在2008年是3.04万美元,在美国50个州中倒数第一;另外,根据美国劳工部最新公布的6月数据,美国平均失业率是9.5%,而密西西比州是11%,在美国各州失业率排名中位列第六。
  因此,对于SDCO和鞍钢的投资,密西西比州政府大力支持,甚至承诺为阿默利项目提供财政补贴。
  但是,根据美国统计局的数据,美国的螺纹钢产能约为1亿吨,而2009年的年产量只有7000万吨。美国的钢铁需求已经比危机之前减少了30%以上,其中作为建筑钢材主要品种的螺纹钢更是下滑了50%。新泽西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的两家螺纹钢厂已经关闭,其他的工厂也在减产。美国的主要钢铁公司,包括US Steel和AK Steel,也已经宣布今年将要减产。
  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美国公司的一位副总裁告诉《财经》记者,目前美国的建筑钢材市场非常低迷,产能远远过剩。一般情况下,来自私人的投资与政府公共部门的投资是一半一半,但是现在私人领域的投资很多都停滞或者取消。
  英国的行业期刊《金属导报》(Metal Bulletin)报道说,在鞍钢宣布投资之前的一年半时间,SDCO都没有找到投资者。
  美国经济的复苏前景不明,可能进入更长时间的衰退,这意味着包括螺纹钢在内的建筑钢材的市场需求短期内很难恢复。
  美国的一些批评者说:“美国并不需要新的产能,除了取代其他地方的产能,鞍钢和SDCO的合资公司并不能创造什么新的价值。”
  
  来自国会议员的压力
  正是基于这一背景,7月2日,美国国会钢铁联线(Congressional Steel Causus,下称钢铁联线)两党50名议员联名致信CFIUS,要求对鞍钢投资SDCO一事进行调查。
  钢铁联线是美国跨两党的政治联盟机构,共有成员108人,36名参议员、72名众议员,机构主旨就是为美国国内的钢铁厂家和工人争取权益。该组织曾多次就人民币升值、中美钢铁贸易等问题表达过对华抵制意见。
  钢铁联线指责鞍钢是中国国资委控制的企业,服务于中国政府的意志,并且能够轻易获取政府补贴。“如果允许鞍钢到美国投资建厂,这会带来无限制的资金来源,扭曲美国的市场,破坏公平竞争。”
  该组织还主张说,鞍钢投资SDCO可能会威胁到国家安全:“鞍钢可以获取美国最新的钢铁生产技术以及国家安全基建项目的信息。”
  对外国在美投资拥有审查权的CFIUS成立于1975年,横跨12个政府部门。最初的主要目的是评估和监督外国投资在美国的经济活动范围以及对美国的影响,现在发展为审查外资对美国企业并购所牵连的潜在国家安全问题。CFIUS由美国财政部长担任主席,并由财政部下属的国际投资办公室负责协调行动,如接收、传达报送给CFIUS的通报。传统上,CFIUS的立场倾向于自由贸易。
  7月12日,盖特纳办公室回复钢铁联线,“确认收到通报”,并且“知晓鞍钢投资”一事,但此外并无其他表态。
  钢铁联线对此显然极为不满。7月30日,美国国会钢铁联线直接将信函写给了总统奥巴马。
  在给白宫的信中,钢铁联线称,对于盖特纳没有明确是否将采取行动调查鞍钢投资“极度失望”,并“敦促”奥巴马干预此事。
  这一举动随即得到了美国最大的钢铁行业协会“美国钢铁协会”(The American Iron and Steel Institute)的呼应。
  代表了美国四分之三行业份额的钢协的主席Thomas J. Gibson在一份声明中称:“鞍钢在美国的投资与一般的外国投资不同,因为它是央企,服务于中国政府,拿政府补贴。而钢铁行业是美国的脊梁和战略性的产业,鞍钢的投资可能会导致其获取美国在基建、能源、国防项目的信息,这将可能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变数犹存
  在CFIUS对钢铁联线的审查要求不予响应之后,鞍钢对未来的形势比较乐观,国内有媒体报道“鞍钢集团权威人士”的说法:“相关阻力已经基本排除,项目工作正在积极推进,三季度有望启动。”
  但据《财经》记者的了解,CFIUS是否一定不会对鞍钢的投资予以国家安全审查,现在仍难确认。
  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前美国对华贸易代表助理夏尊恩(Timothy Stratford)告诉《财经》记者:“CFIUS是否启动审查程序,审查的结果是什么,这些细节,CFIUS并不做任何公开,只有当事人知道。”
  对于这一问题,钢铁联线拒绝了《财经》记者的电话和书面采访请求。密西西比州商务厅对于《财经》记者的采访请求亦予以拒绝。
  事实上,即使CFIUS决定对鞍钢的投资不予审查,鞍钢也不能就此高枕无忧。在7月30日写给奥巴马总统的信中,钢铁联线宣称:“如果白宫方面对此事不能给予满意的回复,就不排除动用国会的可能性。”
  五年前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期间,美国国会众议院曾以333票对92票的表决结果反对美国财政部“建议批准”中海油竞标的决定。
  同日,众议院还以398票对15票通过了一项不具约束力的法案,以威胁损害美国国家安全为由,敦促布什政府对中海油竞标进行严审。
  由于鞍钢只是股权投资而非控股收购,而且投资规模不大,因此5年前的一幕不大可能再现。但考虑到钢铁联线拥有108名参众议员,奥巴马下令CFIUS启动调查程序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一旦CFIUS启动审查程序,时间最短30天,最长可达90天。在此期间,只要SDCO坚持其立场,所有与鞍钢的交易仍然可以继续。而CFIUS的最终裁决必须出具充足可信的证据,以证明鞍钢的投资是否可能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如果CFIUS的委员们无法达成一致意见,那么最终裁决将由奥巴马总统本人做出。
  前美国经济、商务和农业事务副国务卿艾伦・拉森(Alan Larson)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说,CFIUS对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领域和交易类型的规定范围是非常有限的,主要包括军用、电信、能源、重要的基础建设等几个领域。
  那么,鞍钢对SDCO的投资属于基础建设投资吗?SDCO生产的是建筑钢材,如果用到公共部门的基础建设当中,理论上鞍钢也可能获得一些重要基建项目的数据和信息。
  针对上述担心,拉森解释说:“CFIUS虽然对于中国公司来说很神秘,但是这个委员会的执行是非常专业的。美国政府层面有一个真实的想法,就是需要对外国投资开放,包括对中国。”
  从1988年-2008年的数据来看,21年间,企业向CFIUS通报投资项目后,CFIUS启动审查程序的只有61起,仅占通报数的3%,而由总统亲自裁决的案例则只有0.07%。(详见附表)
  问题在于,2005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撤销投资,并非是因为CFIUS或总统本人的否定裁决,而是企业顶不住其他压力而主动撤资。中海油当年就是在未进入审查程序的情况下宣布撤销收购优尼科的。
  大气候对鞍钢并不利,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2008年外国投资者撤销投资的数量为二十年来的高潮期。2009年的审查和撤销数据,《财经》记者几经努力而未得,只查到由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统计的投资通报数,为70起-75起,比2008年下降了一多半,原因在于经济萧条导致外来投资减少。

相关热词搜索:鞍钢 美国 变数 投资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