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宇案”后] 南京徐寿兰最后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08-26 01:18:47 来源: 案例分析 点击:

  2013年6月15日,四川达州市达川区正南花园附近一位蒋姓老太摔倒在地,造成大腿根部粉碎性骨折。摔倒后,老人称自己被三名小孩撞倒,小孩一方则称当时是赶过去搀扶老人,却被诬陷。事后赶来的一位小孩的父亲江先生把老人转移到附近的小诊所,随后蒋老太转院,住院期间共花费医疗、护理等费用2万余元。
  由于对事发原因各执一词,事情僵持五个多月,双方就医疗费用由谁支付未达成一致。
  11月16日,老太家人背她找到江先生家称,不赔偿便不离开,在江家住了两天。11月19日,双方到当地南外镇司法所进行调解。南外镇司法所建议,三名小孩的家长共承担7500元,剩余由老人一方自行承担。
  由于小孩家长一方推翻这一口头协议,南外镇司法所决定终止司法调解,建议当事双方走正常的诉讼程序。11月21日,江先生到南外镇派出所,以受到敲诈勒索为名报警,警方随后立案。
  经调查后,11月22日,达州市公安局达川区分局对外通报认定,老人系自己摔倒,有三名目击证人证实。由此,公安机关给予蒋老太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因已满70周岁,依法决定不予执行),同时对其子龚发安给予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500元的处罚。
  处罚之后,老人仍坚称自己被小孩撞倒,“如果说了假话,我全家死绝。”其家人表示不服,称将申请行政复议。
  从2006年南京彭宇案开始,近年来类似事件不断发生。
  2006年11月20日,南京市民彭宇陪同一名被撞老人徐寿兰前往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表明股骨骨折需要手术。老人随即向彭宇索赔医疗费,彭宇自称乐于助人反被指成肇事者予以拒绝。调解失败后,老人于2007年1月4日在鼓楼区法院提出民事诉讼。
  鼓楼区法院认为,案件的争论焦点在于双方是否发生碰撞以及应赔偿的金额。2007年9月4日,法院一审宣判,事故双方均无过错,按照公平的原则,当事人对受害人损失给予40%的补偿,共45876元。彭宇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二审期间,双方达成和解协议,上诉被撤回。
  之后2009年11月14日,重庆万州区分水中学初二学生万鑫赶场途中曾扶起一名摔倒的老太。老人及其子女则指他是肇事者,起诉至法院,要求其父母赔偿。因为证据不足,法院一审驳回老人的诉讼请求,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但二审开庭当天,原告主动要求撤诉。
  2011年8月27日,南通汽运集团飞鹤快客公司司机殷红彬在驾驶途中,看到石姓老人摔倒在张黄立交桥上(高速公路)。他将车停稳后,下车将老人扶起交由路过村民送医。事后殷红彬一度被指为肇事者,警方经调查发现,车内监控录下殷红彬整个救人过程,车上乘客也证实他是救人而非肇事逃逸。
  事发两天后,一度冤枉殷红彬的石某之子郝先生带着一面锦旗来到了客车公司,赠送给殷红彬,并代表家人表示感谢。
  除此以外,摔倒老人无人搀扶的新闻也不时发生。2009年9月19日,一位80岁左右的老翁在重庆南坪一条商业街边的人行道上摔倒,手足抽搐。周围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也有不少人停下脚步,却始终没有人上去扶老人一把。
  再如,2009年12月6日,62岁的丁大伯走在路上,因为患有冠心病突然一头栽倒不省人事。当时,不少路人目击这一过程,但除了拨打120和110外,没人敢上前救助。40分钟过去老人才被送到医院,因抢救时间被延误不幸去世。

相关热词搜索:彭宇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