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来袭_帅主来袭2的微博&私杂志

发布时间:2019-01-17 01:17:57 来源: 案例分析 点击:

  3月11日,日本发生强烈地震之后的一小时内,全球最大的微博网站Twitter以每分钟1200条消息的速度向全球各地不断更新有关灾情的进展情况。连那些参与救援工作的用户也登录Twitter,为那些不会讲日语的人们发布从“紧急电话线路”到“海啸预警”、火车行程更改以及为那些无家可归者提供避难帮助等相关信息。
  除此之外,来自地震中心――日本本州岛东北部城市福岛的用户也通过Twitter发布了当地建筑受损、基础设施遭到破坏的消息。由于东京的列车被迫停止前行,另一些用户则不断直播和其他乘客步行回家的进程。
  微博来袭,以一种无时不在的状态,裹挟着你我的生活。
  140个字符,不讲求文字的规范和逻辑缜密,内容上至国家大事,下至鸡毛蒜皮,无论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在微博上都可登堂入室。然而,正是这种恰如草根秀场的文字游戏园地,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短小精悍的活话剧,将大千世界收拢到微博这个社会万花筒内。
  
  所有人问所有人
  
  网络上盛行一时的“随手拍解救大龄男(女)青年”便是微博改变社会交往模式的一例。网友只要在发布的微博中标明“随手拍解救大龄男(女)青年”,并附上等待“解救”者的个人简介和照片,这条信息就不胫而走,会被众多网友看到,然后被很多“粉丝”转发。通过这种“爱心接力”,单身男女的“征婚启事”被传达到几十、几百乃至上千网友的微博中,让有情人得以相知、相恋,终成眷属。
  在这些被转发的微博中,不仅有网友大晒个人简历以及照片,还有很多单身男女发表个人交友宣言,希望寻觅他(她)的另一半。事实上,微博就像一个虚拟的社交会所一样,互不相识的网民在此约会,彼此交流和认同,改善人际关系,获得“社交温暖”,有的成为朋友,有的成为知己,有的则成为恋人。
  微博的社交方式与以往的打电话、发邮件都有极大的区别。在这个公共的信息平台上,对话是开放式的,明星与平民也可以是零距离的。新浪微博的种子大户、“大嘴”姚晨就是明星与平民亲密接触的典型代表。截至2010年3月17日凌晨5:40,680多万的人气使得姚晨稳居新浪微博关注度TOP10之首,且遥遥领先。
  正如《新周刊》执行总编封新城所说、微博让交流回到了直线距离。在微博之前,如果你想找任志强聊天,无非是通过公司、秘书、友人的周边渠道曲线接触,投有预约,很难与其谋面,层层周转还很有可能未果。但现在,你要做的,只是在微博上直接给他发一封私信,问:“任总,能跟你交交心吗?”他就能立马会收到。当每一个人都可以轻易地成为一个信息平台、一个人力资源中转站、一个多元媒体,真正实现了独唱团发明的沟通方式――“所有人问所有人”,听起来仿佛有点像是社交的乌托邦。
  “杀伤力最强”的舆论载体
  前不久,南京市地铁3号线开建,许多大树要挪威置,这对于和大树有着特殊感情的南京市民来说,心中别有一番滋味。他们中的不少纷纷将自己的心声吐露在微博上,此举引起了市领导的关注。南京市委书记朱善璐也在微博上看到市民关于挪大树的帖子,当即与有关方面作了沟通。并表示,应该建立最严格的加倍补种制度。“有移就得有补,而且还要补得更多,只有这样,南京的大树才会越来越多。”
  如果说,南京的“树大招风”,使得微博上的市民情绪得到领导的尊重和疏导,那么,2010年8月8日凌晨,重庆理工大学学生王凯用手机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19字信息,却成为最先向外界发布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的消息。而他在随后200多条微博中“现场直播”了灾区水淹的楼房、泥石流废墟、摧毁的房屋、道路上的淤泥、运送的物资、抢救的过程,即时报道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其中也包括各大媒体的记者。一时间,他成为连接灾区“内外”的桥梁,“王凯”这个名字电与“舟曲”紧密联系在一起。媒体纷纷联系采访他,使他出现在各大纸媒、网络媒体和视频媒体的报道中,甚至有媒体称他为“微博红人”和“一个人的通讯社”。
  事实上,微博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反映出民众的心声和他们的生存状态。2009年12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社会蓝皮书》就曾指出,微博是“杀伤力最强的舆论载体”。这在2010年得到充分印证,无论是重大事件、防灾救灾,还是公民权益、社会救助等领域,微博都起到重大影响和推动作用。2010年12月底,上海交通大学舆情研究实验室发布《2010中国微博年度报告》。报告对2010年舆论热度靠前的50起重大案例进行了盘点,其中由微博首发的就有11起,占22%。
  有业内人士称,在当前社会化媒体的前提下,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信息传播的中心和新闻的源头,这直接改变和颠覆了原有的信息传播和舆论传播的模式。“人人都有麦克风”、是对微博最好的诠释。
  2010年被称为“中国微博发展元年”,作为一种全新的信息发布方式,微博对中国社会各个领域的介入和渗透日益广泛,不断引爆社会舆论,对舆论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正是微博的开放性,使得民意诉求的发泄有了便捷的通道。越来越多的普通公众通过微博表达自己的民主诉求,行使民主权利,参与国家的公共决策和公共管理。微博构建了一个征集民意的窗口。如全国政协委员韩红就在网上向网友征求关于儿童保护方面的提案。
  
  从“爆料”到“辟谣”
  
  2010年7月,“打假斗士”方舟子在微博上质疑道长李一的特异功能,引发巨大关注。后来李一因涉嫌刑事犯罪被有关部门处置。而撞在方舟子“枪口”上的微软中国前总裁唐骏也因“学历门”而身价大跌。2010年7月1日,方舟子在自己的微博上指出唐骏的博士学位造假。随着众多媒体和网民介入,唐骏学历涉嫌造假风波愈演愈烈,“西太校友”成为网络流行语,唐骏被扒去“青年偶像”的外衣。
  而这两起微博事件,也让网民们对微博的爆料功能有了浓厚的兴趣。在强权面前,微博爆料同样表现为所向披靡的功力。
  2010年9月10日,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发生一起因拆迁引发的自焚事件,当事人的亲属在微博上直播该事件,引起巨大反响。这起强拆事件经微博“放大”后,引起中央的关注,最后也直接导致了“强拆”政策的调整,今年1月21日新拆迁条例正式实施,强拆要受到法律制裁。
  在微博的爆料窗口中,“恨爹不成刚”事件最为炫目。2010年10月16日,河北大学校园发生恶性交通事故,肇事者李启铭在遭到该校学生的围堵之后大喊:“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这句话在微博上掀起了全民讨论,相关的造句大赛也一时风头无两,先后创造出“举头望明月,我爸是李刚”、“恨爹不成刚”等流行语。微博对这起案件的全程关注,也使得网民不断地对“官二代”特权违法提 出质疑,进而推动社会公平和正义。
  但也有利用微博的虚拟性,发布假新闻,混淆视听,颠倒黑白,以求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梦工场的李开复就曾表示,“微博不能成为谣占的乐园,爆料也得有底线。”
  就在不久前,由于日本地震引发的微博谣言一度引起多个城市爆发“抢盐”潮。这起事件也给了新浪微博一个警醒。事实上早在2010年下半年,网站就成立了“辟谣小组”,专门挑选有经验的编辑专职参与,之前有六七人的配置,地震期间紧急增加了人手,实行“三班倒”、一个人值班8小时的管理制度。
  
  微博问政
  
  3月14日,人大会议闭幕当天的凌晨2点42分,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还在微博上回复网友的提问。这是张春贤在这几天里发布的第86条微博,其中大多数都发在零点前后。
  今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多位地方高官公开宣布开通微博,令人眼前一亮。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自称是“微博控”。他在“两会”之初参加网上访淡时就表示,“微博粉丝达到1万就相当于办一份杂忐,达到10万就相当于办一份报纸”。
  正是为了认真对待越来越多的“博友”,在接下来10多天的会期里,蔡奇一直“微”耕不辍,“博”论频发,在会场、驻地、活动现场随时发布。微博中显示“来自网页”、“来自iPhone”、“来自iPad”等不同米源,可谓多管齐下。
  河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克的微博虽然开通不久,但其中内容全部围绕“为中原经济区建言献策”,颇受关注河南经济的网友热捧。网友们纷纷提出建议和疑问的跟帖,李克都耐心详尽地作了回答。
  在西方,微博问政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于2008年1月1日开通了自己的微博网,通过网络渠道对竞选进行宣传,人称“Web2.0总统”。
  自从奥巴马利用微博这一有效手段赢取美国总统选举的胜利后,作为融媒时代的新兴传播手段,微博问政的工具性得以深化。英国手相布朗、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以及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都曾经或正在使用Twitter。
  在中国,尽管高官“触网”并在微博上建立“白留地”尚属凤毛麟角。但不少政府部门通过微瞎处理人民来信来访正在成为近来不断发生的新鲜事。
  前小久,广东省公安厅及21个地级市公安局全部开通公安微博,是全国第一家公安微博群,开博不久,就已经汇聚了众多“粉丝”。但是,先行者也遇到了问题,比如有的地市准备不充分,出现害怕甚至限制部分评沦功能的现象。据了解,广东省公安厅正在训练微博值班民警“说话有街坊味”。“有街坊味”也就是有人情味,而不是官话与套话。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认为,如果政府无视网上交流方式,不懂网络语言,把机关工作的那一套活语体系搬到网上,不仅无助于政府上网,提高政府亲民形象和进行网络问政与执政,反而会引起网民反感,感觉被敷衍,起到负面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任剑涛认为,政府上网并不是一种政治秀,它是要解决问题的,而且应该通过一种成本较低、速度较快、效果较好的解决渠道。只有真正解决实际的问题,才达到政府上网的目的。
  2009年6月29日,广东省委办公厅召开网友集中反映问题交办会,从“网上听政”向“施政实招”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据悉,“交办会”迄今已办四次,前几次的问题均已督办完毕。广东省委有关方面表示,这样的“交办会”今后将固定下来,每年开两次,同时考虑将办理情况通过网络媒体与网友及时沟通。
  刚刚起步的“微博问政”之路能甭走得更远、更加平坦一些?乐观者认为,“微博问政”将会在各方推动下走向常态化,并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而面对借助微博“问政”的利与弊,专家也建议,政府一方面要高度关注微博问政的影响力,时刻关注技术发展新动向及舆情发展新走向,充分发挥微博在推动民众参政议政、加强政府与民众交流方面的平台作用。另一方面,政府也要对“微博问政”的局限性保持清醒认识,建立科学的舆情评判机制,毕竟“微博问政”只是若干政务通道中的一个。

相关热词搜索:来袭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