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声枪响》 作

锄禾日了当午i日期:哲理散文阅读:11092

《第一声枪响》 作者:石头

那一年西北的冬季,刚下了一场新雪,六三零团三营八连连队在一尺厚的雪地里,训练实弹射击;一个河北籍的新战友不敢扣动枪的板机,班长、排长再三做他思想工作,并进行特别单独训练,从理论讲到实际操作,从枪讲到与生命的重要关系,还从枪讲到敌人……对他无论怎样讲解,他关键时刻就是不敢扣动枪的板机。

连长知道后,给班长说:“这不行。战士不敢打枪,这不是笑话嘛!无论如何要让他亲自扣动扳机,一定要早点学会打枪。”

怎么办呢?聪明的班长想了一个原始办法:班长趴在那新战友身上,排长在一边下口令:“预备、卧姿装子弹、瞄准、射击!”

"砰"这枪终于响了。

之后,新战友扒在雪地里,久久不想起来;这一声枪响,凝聚了班长、首长、战友多少厚爱!多少希望!他想了又想,眼泪终于止不住掉下来了!

"我笨蛋!我笨蛋……"新战友猛然跃起,在雪地里疯狂的奔跑起来!

那雪地里,留下新战友一道深深的脚印。班长几次想去追他,可是都被排长叫住了(陜西口音):"班长别管他莫马哒,让他先发泄下!"

"……战友!你使劲跑吧!你跑步动作美很!记住往回跑就行啦!"排长是陕西兵,大嗓门,那喊声如秦腔高亢且有很浓的陝西方言味道。

这事,现在想起来,还真有不一样的"兵味!"

《《第一声枪响》 作.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本文来源:https://www.rhlawyer.com/zheli/983286.html

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