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章泽:小白

情绪化日期:短文摘抄阅读:17992

作者∣王章泽

七年,不长也不短。但是,小白还是走了。

七年前,小白来到我老家。那时母亲还在,后来母亲因病离世,小白就和父亲 一起守着老屋。我和家人则住在小县城。周末我常常驾车回老家看父亲,每每汽车还在几百米远时,小白就迫不急待的疾驰到车前,让人甚是欣喜。我们在车上却是啧啧称奇:小白,真的好样的!我们一路缓缓同行,等到我们下车,小白又兴冲冲地冲进堂屋向父亲通报,再返回车前迎接我们进屋见我的父亲。我们东瞧瞧、西望望,小白也东瞧瞧、西望望地跟着,似是向导。当然,小白怎么会有我更熟悉我的老屋呢?然,小白总是乐此不疲。待你坐定停歇时,小白依然黏在我的身旁:伸伸懒腰、踢踢脚,生怕我会飞走似的。

当我们每每别离老家、别离父亲时,小白又跟上我们,跟着汽车同行送别。那一刻,我们车上的人也甚为不安,却又无话可说。

后来,我在老家又见过小白两次,却是最后的两次。因父亲病重不得不到小县城医治,而小白也不得不一人独守老屋。然,我从老家族人那里得知:小白前几天伤害了别人家的小鸡,并伤了小鸡的性命;小白近日又伤到了隔壁的幺叔,弄得幺叔不得不住院治疗。我很纳闷:温顺可爱、善解人意的小白怎么会如此凶神恶煞般呢?便急急驾车回老家见小白和族人,探个究竟:父亲住院,小白饱一顿、饿一顿的,饿急了,便伤了小鸡;小白爱子心切、为了孩子不让陌生人靠近,便伤了幺叔。

原来如此。确实怨不得小白。但,父亲的病一刻也离不开医治,长此以往,小白肯定凶多吉少,怎么办?为了小白,为了安宁,我们决定将小白让别人领去,小白或许有很好的前程。尽管难舍,那还能有更好的办法吗?

那一日,领养的人来了,骑着摩托车,带着工具。小白很温顺地绕着我。她不知道,我将用绳索套上她,将她交到来人手中。她毫无防备,她更不知道,是她饿了,伤了小鸡;她护孩子,伤了幺叔。这些似是犯了错。来人拉住小白的一刻,小白温顺地、撕心裂肺的叫喊着,眼神分明是不解、绝望、哀求。我扭过头,不忍直视她,任凭来人糊弄。

“这小白我会让别人领养的,不会交到贵州花江店。你看小白个子太小,没有肉呢。我看她温顺、善解人意……”来人的声音响起。“那真好,你走吧。”我再无话可说。

小白走了,她是欣喜地来,欣喜地陪家人。

小白走了,小白绝望地走了。或许,真如来人所说:个子太小没多少肉,小白还在哪个角落里活着;或许,早已经过人家的胃肠起了无数化学反应,升天了。

哦,我家的小白。

作者简介:王章泽红安四中教师现住中国第一将军县-湖北省红安县城南教师村。喜爱文字,好闻墨香,文字散见部分媒体。不会吟诗,也不会做画,唯自娱自乐,做大别山人。

《王章泽:小白.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本文来源:https://www.rhlawyer.com/zaicao/1887054.html

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