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庆公交坠江事件”,也谈公众舆论

icecake、不如你冷日期:短文摘抄阅读:18864

这几天因为“重庆公交坠江事件”引发的社会舆论沸沸扬扬。一场车祸,15条人命,75米深的江水,为营救和打捞带来重重阻力。反观这场车祸,以及由车祸引发的社会舆论,让人越来越质疑公众舆论的正确性。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在事件没有澄清之前,作为公众,我们没有权利对事件指手画脚,或者根据自己的直觉,给事件一个既不客观也不公正的结论,弄不好就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去年到过重庆,一个美丽的山城,依山傍水,无论是水运还是陆运相当的发达。但天然的屏障,也形成了重庆狭窄的交通条件。就连我这个老司机第一次在重庆市开车,也得小心翼翼,如履刨冰。路面实在太窄,一边邻水一边依山。这应该是导致这场恶性事件的客观原因。

事件发生时间不长,不明真相的公众,就直接把矛头指向事故现场,开私家车的女人。首先是对女司机开车不注意交通规则大加谴责,然后是对整个社会的女司机进行声讨。一时之间,公众的焦点不再是围绕“公交坠江事件”,而是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所有的女司机。

特别是女司机也不甘被辱,纷纷出来据理力争,很快在网上就演化成了男人和女人的一场口水战,甚至上升到道德伦理的层面。公众舆论就一定出于发自心底的真诚,甚至是愤世嫉俗吗?2017年,王宝强与马蓉的离婚事件,人们个个看似义愤填膺,但网络调查显示,公众的情绪是乐观,完全是一副置身事外旁观者的姿态。

昨天,听说“重庆公交坠江事件”又有了新的进展,开私家车的女司机家属据理力争,要求在网上公开谴责女司机的网民道歉。而那些发帖子谴责女司机的网民,纷纷撤掉自己帖子,犹如做贼一样,大都销声匿迹。

今天“公交坠江事件”又有新的进展,公交坠江前,司机曾和一位女乘客撕扯拽打的画面。一时节公众情绪激昂,很多人从出国旅游谈到国人的整体素质,从整体素质谈到家庭教养,然后把矛头直接指向乘车人的麻木。如果女乘客稍有修养,就不会制造出这样震惊全国的恶性事件,如果乘客有一个敢走上前制止,结果都会重新改写。

如果.......如果......如果......

各种猜测,各种原因,各种社会舆论总是在事件发生后,才会显示出他的合理性。就像9.11事件的发生,事后人们有一千种理由相信,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恐怖袭击,根据事后的各种蛛丝马迹,不难判断出事件的必然性。但是事后因果再完美,也不可能让事件重来一次,给所有人们弥补的机会。

其实,每一个事件的发生,背后往往都有我们不愿意接受的偶然性。就拿“重庆公交坠江事件”来说,在公交司机和女乘客厮打之前,还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有人提出乘客的麻木和冷漠,其实也只是猜测。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是所有乘客始料未及。

事件的发生,一般都短短十几秒,二十几秒,甚至很多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事件已经发生。所以,我们更不能把舆论的矛头对准乘客的麻木或者上升到公众的道德层面。

也许当时,那位妇女的孩子正在医院抢救,也许她赶着去机场或者坐高铁,也许家里的老人命悬一线,也许是她精神病复发。如果司机有一点点安全意识,先把车子停下来,拨打110报警,让警方来处理这件事情。或者司机靠边,让这位乘客下车,都可以避免事件的意外发生。但所有理想的结果都未出现。

其实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没有弄明白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就不能凭主观臆断,根据自己知道的有限信息,来判断到底谁错谁对。即就是谁错谁对,又有什么意义?事件已经发生,无论是公交司机还是女乘客以及其他无辜的乘客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现在再去追究谁的责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而是应该吸取教训,让“公交坠江事件”为我们每一个人敲响安全的警钟。国家也应该出台相应的法律,保护操作中的司机,规范乘客的行为,甚至设置必要的防护措施,隔离司机与乘客,从根本上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但偶然无时不有,事件与事件的发生,很少有相关性,只是有时候为了合理,人们总是喜欢找出相关性,或者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下结论,找出所谓的合理性,这就变成了人们所说的“事后诸葛亮”。

所以,在不知道全部真相的时候,应该保持沉默,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凑热闹,心急火燎的随大流,看似操碎了别人的心肝,其实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表达欲,想要做一个幸灾乐祸的吃瓜群众,凑凑热闹罢了。那些真正的聪明人,一般轻易不会发言,因为很多事情在没有盖棺定论之前,都有逆转或者变化的可能。

在这个言论自由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发言权。但有发言权不代表你可以不负责任信口雌黄,或者不顾别人的感受任意指责。你说出的每一句话,或者敲出的每一个字,都有可能成为伤害无辜者的利刃。尊重事实,客观公正,不夸大事实,也不掩盖真相,才是我们每一个公民做人的准则。

原创: 高原麦客 麦客随笔

《从“重庆公交坠江事件”,也谈公众舆论.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本文来源:https://www.rhlawyer.com/zaicao/1277062.html

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