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游戏

淡淡的烟味日期:游记随笔阅读:8379

原创 春生 旧电影评论

按照惯例,我回到黄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在地铁和房子之间的路程上我会遇到许多吃饱饭出来散步的人,他们有的牵着孩子,有的牵着狗, 表情轻松,随意说着什么,步履缓慢,好像走快了会对不起那点凉风一样。在黑暗里我跟他们一起走着,看不出谁是谁,我跟他们的唯一区别,可能只是我那有些匆忙的脚步——外乡人特有的一种脚步。

我不太喜欢在这样的街道散步,一条公路只留了两条窄窄的边给人的脚,活动范围也都被画上白线,有的路段甚至拥挤到一不小心就踩掉前面的拖鞋或撞到迎面而来的人,而对于那些孩子来说,这种街道应该是无聊至极的,除了水泥地和栏杆,眼里只还剩下路旁商店五颜六色丑陋的灯光招牌,日复一日,这些将是他们成年后回忆里童年夏夜的味道,也许他们都记不住。

在我还能想起的过去那些有趣的夏夜,都是在农村度过的,主要有两类:一类是抓知了牛,一类是去别的村子串门。这些项目构成了我童年时期的主要记忆,相比现在的小孩,有时候我很庆幸我曾经过那些。

大概比现在的时间再晚一些,知了牛就该从土里出来了,抓知了牛是那时农村的集体项目,到了天完全黑下来后,村子里只要有树的地方都会有数支手电筒在不停晃动。我一般是跟在我爸的身后,拿着塑料兜,等着我爸手电筒的光定住不动的时候,我就上前去抓,他的眼力很好,很少走眼,几乎每次一指都会有所收获。

因为我们家住在村子北面,所以只相隔一条马路的果园成了我们这一片人的主要活动区域,事实上差不多全村的人都会来这个地方。在果园里抓有很多好处,除了资源集中外,那里种的也大多都是梨树,长的比较矮,即使知了牛爬到高处,人也能上去把它弄下来,不过有一个重要缺点是这地方散落着许多坟墓,一些家族的祖坟就被设定在里面,它们的历史比果园长远的多。

我们那里的坟墓至今没有统一在一片地方,大多还是零散的占用着以前传下来的位置,这也对后期村子居住区的扩张造成了一些麻烦。因为人口的增加,必须要有更多的房屋,但是农村人的宗族思想很重,一方面可能也没有更好的地方迁移祖坟,这就导致原本离村民居住区较远的坟地慢慢地被新一代的房子所包围,有时候特别不巧,可能某户的新房一侧就是某户的祖坟。

另外我们那里的坟墓也没有太多的装饰,比如说立碑,或者像南方地区把坟的外表筑一层水泥,因此除了一些新坟会有一些花圈之类的东西提醒他人这是坟外,老一点的坟就跟一个土包没什么区别。而在我们那个果园里,大多数坟都是一个土包,且果园里没有路灯,如果天不好,在黢黑的夜晚里,不自觉走到坟墓上是时有发生的,最直接的感觉是走着走着突然变高了,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最可怕的经历。同时,知了牛爬的那个树也可能就在坟的旁边,我还能想起我爸打着手电筒让我去抓我不敢动的情景,那真是太考验一个孩子的意志力了。

抓了多少知了牛也会在村子里当成新闻来流传,有的人抓的那个数字简直不能想象,就像我听说哪个同学的数学考了满分那样不可想象。到了后来,可能都没有几年的时间,经过我们集体的努力,知了牛在我们那地方产量锐减,几乎都到了绝种的地步。

隔村串门是在我们家买了第一辆摩托车后开始的,那时我们常去的是我姑姑那盖在马路一侧的木板厂,大概得骑十五分钟的路程。可能说厂有点太抬举它的规模了,叫小作坊应该更合适一点,那时他们家的主要营生就是这个作坊,但在八九年前,全县开始整治县容县貌时被一举拆毁了。

他们这个作坊的位置没在村子的居住区,而是在郊外的田地上,沿着大马路的一侧建起来,那个地段一共有三户人家,我姑家对面隔着马路那一户是个饭馆,北面那户是个总散发着机油味的汽修店,这三户房子,使原本空荡荡的公路和田地,有了一点生机。

因为业务的需要,我姑家的房子有一个很大的院子来堆放木材,也是从那我第一次见到张开胳膊都抱不住的大树。同时他们家也喜爱动物,房子像个小动物园,有羊,狗,鸽子,鸡,猫,现在我回想那个院子,甚至还能闻到当时锯末的香跟羊粪的骚混合成的那种复杂味道。

在他们家串门的时候,我都是跟着俩表哥在屋子外面玩,他们会表演一些跟羊摔跤,跟羊对撞的戏码,偶尔也把俩鸽子扔一个笼子里斗一斗,那时的我跟他们相比简直就是一个文静的小女孩,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我跟他们在一起不光玩,还能学到一些动物知识,比如说掌握了靠摸鸽子肛门来分辨它是公是母的技术。当然,也难免学到一些坏,比如拿着石头扔过路的卡车,或者去隔壁的葡萄园里偷葡萄,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很糟的体验,却也有一种很新的感受,那是只有做坏事才能带来的快感。

跑累了后,我们会躺在那一堆木头上休息,那里很黑,房子墙上挂着的那盏灯根本没法照过来,只有月亮和星星发光,或者不知哪里来的野猫会闪烁着两只眼睛盯了某个地方一会儿后又倏地离开。休息的时候我们总在聊天,其中一个表哥特别会讲故事 ,他的幽默 和虚构的天赋比我要强的多,我常常会被逗的大笑不止,他的故事所给我带来的快乐 ,是后来我读过的任何书都没能带来的。我想他应该去学说相声或学拍电影,没准以后他会成为一个像北野武一样的人物 ,但很遗憾他仍然延续了我爸那代农民的命运,早早的辍学去工作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往往都会睡着,我妈在后面扶着我,我的脸倚着我爸的后背,意识模糊的随着减震器的上下而晃动,那时路上基本没有别的车了,耳旁除了发动机的响动只有风声,有时睁开眼望着黑暗不知道我是到哪里了,但我一点都不急,我心里明白家就在前面。

《夏夜游戏.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本文来源:https://www.rhlawyer.com/meiwen/991451.html

随笔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