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交通厅长牛和恩受审】 广东历任交通厅长

发布时间:2019-03-14 01:25:51 来源: 文章阅读 点击:

  原广东省交通厅厅长牛和恩7月21日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出庭受审,他被检方指控受贿和滥用职权两项罪名。   这是近年来接连不断的交通厅长腐败案中,最新一名受审者。此前,包括原河南省三任交通厅厅长在内的国内10多名交通厅长已纷纷被判。就在牛和恩受审前两月,原贵州省交通厅厅长卢万里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偷越国境三项罪名被一审判处死刑。
  广东交通系统内部人士透露,牛和恩案正是由卢万里案牵出。而联结粤黔二省前任交通厅厅长腐败案的关键人物,则是牛和恩的女婿谢飞;谢飞同时是卢万里女婿的叔叔。
  谢飞在两位交通厅厅长的支持下,在1996年至1999年间,先后向粤黔二省的公路建设部门兜售一种名为迫紧器的护栏设备,报价高出实际价格数倍以上,造成两省公路建设数亿元经济损失。
  卢万里于2002年4月案发,有关部门在调查卢案时,发现牛和恩涉嫌犯罪线索,遂移交广东省纪委。 当年6月,广东省纪委对牛和恩夫妇实施“双规”。2003年7月,时任广东省政协常委的牛和恩被开除党籍,移交法办。
  牛案庭审为时一天,法院未当庭宣判。
  
  关照“准女婿”承包工程
  
  牛和恩被控罪名之一是滥用职权,检方指控其关照“准女婿”谢飞承包广东深汕高速公路(深圳至汕头)东段140公里护栏工程,造成国家损失逾亿元。
  谢飞是广东护神交通设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护神公司”)总经理,1996年与牛和恩女儿确定恋爱关系,1998年11月结婚。
  谢飞于1995年初成立护神公司,其时正值深汕高速公路全面施工。深汕高速公路分东西两段,其东段140公里路段由深汕高速公路东段有限公司负责经营管理。而深汕高速公路东段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则是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后者当时是广东省交通厅下属“实行企业管理的”事业单位,对外挂公司招牌,对内则挂广东省高速公路管理处牌子。
  谢飞成立护神公司后,通过交通系统内部关系找到深汕高速公路东段公司建筑部(以下简称深汕东建筑部),提出承包深汕高速东段护栏工程。但由于护神公司没有高速公路护栏工程施工资质,未获得该工程合同。
  虽首次碰壁而回,但谢飞并未气馁,反而认为“要找就要找最有用的人”。而在当时的广东交通系统,“最有用者”自然非实权人物牛和恩莫属。
  《党风》是由广东省纪委主办的一份杂志。据2003年底的一期《党风》杂志披露,在摸清牛家情况后,谢飞将目标首先锁定在牛夫人身上。此举果然奏效,牛夫人遂在丈夫面前举荐谢飞。
  在博取牛夫人欢心的同时,谢飞开始将目标转移到尚在大学读书的牛的女儿史某身上。他经常接送史某上学,教其开车,送其手机,不久便与史某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1995年3月,谢飞直接找到牛和恩家,向牛说明因护神公司不具备资质,广东省高速公路公司不同意签订合同,请求牛出面为其承包工程说话。
  当年4月初,牛和恩在汕头市迎宾馆召开的工程现场会上,对护神公司大加赞赏,说:“护神公司的设备好,人员素质好。护神公司在其他地方做的工程质量不错,管理也很好,这个工程完全可以让他们做。”牛和恩一番表态后,现场会当场决定将护栏工程交给护神公司承包。
  之后,根据牛的指示,1995年4月15日,深汕东建筑部与谢飞签订了东段护栏工程合同。合同规定,护神公司必须先出资做30公里试验段,待检验合格后再考虑是否将整个护栏工程由其承包。
  谢飞对此不满,再次找到牛和恩,牛再次为谢说话。之后,在护神公司所做的30公里实验段未经验收的情况下,深汕东建筑部即与其签订了东段全段140公里护栏工程的承包合同。
  
  迫紧器一再提价
  
  工程既已如愿拿到手中,谢飞又开始想从工程中攫取更大利润。1996年上半年,谢飞向深汕东建筑部提出,为保证工程质量,需要在护栏工程中使用迫紧器。
  迫紧器实为中间镶有铸铁的混凝土块,系固定护栏所用。高速公路护栏中,每隔一定距离需打入一根水泥立柱,如遇地面特别坚硬,则需使用迫紧器以套牢、固定水泥立柱。据了解,迫紧器仅为在特殊路面使用,在广东省高速公路建设中,除了深汕高速东段护栏工程,之前从未用过迫紧器,之后也再未使用迫紧器。
  据检方指控,1996年四五月间,牛和恩应谢飞要求,在家中与谢飞一起决定深汕东护栏工程中所用迫紧器的单价。之后,牛和恩在广东省高速公路公司负责人向其汇报有关情况时,当场确定了每套迫紧器449元的单价,并要求深汕东建筑部按照此单价与护神公司签订合同。
  1996年9月,谢飞又向牛和恩要求提高迫紧器的单价。当月下旬,牛在深汕东高速公路的一次会议上,亲自确定迫紧器的订价原则,并要求深汕东建筑部与护神公司尽快签订新的合同,致使每套迫紧器单价升至606元。
  而据起诉书披露,每套迫紧器的实际价格仅为192元。仅此一项,谢某就从中获利3875万元。
  
  路未修先付工程款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还在后头。按照深汕东建筑部与护神公司签订的合同,东段140公里护栏工程预算总价为8033.1万元,但在工程结算前,护神公司即已拿到了预借工程款11750万元,远远超出了工程总造价。这一切,当然也离不开牛和恩的大力周旋。
  检方指控,1995年9月至1996年12月,牛和恩在护神公司要求付款的报告上,先后作出四次批示,并多次打电话要求广东高速公路公司支付工程款给护神公司。在牛的压力下,广东高速公路公司在没有工程监理签认、没有工程进度月报表的情况下,支付护神公司预付工程款。
  据检方指控,护神公司为追逐高额利润,在施工过程中违反合同和设计,擅自、随意使用迫紧器,甚至虚报迫紧器数目,大大超过原设计标准的9975个。
  因护神公司擅自变更设计,工程质量存在严重问题,监理部门一度拒绝核定该公司的工程量。而按规定,没有监理部门签认的工程计量表是不能进行结算的。1997年初,护栏工程结算前,牛和恩为使护神公司能够顺利结算并得到结算款,打电话给深汕东建筑部负责人,要求给予结算。后者根据牛的指示,同意护神公司的工程结算价为1.505亿元。广东省高速公路公司负责人觉得此结算金额太高,不敢签字,遂向牛请示,牛指示迅速结算并支付工程款。由此,谢飞顺利拿到1.505亿元工程款。
  护栏工程结算三天后,谢飞又向牛和恩表示,护栏工程还有因台风、材料被盗等产生的损失费用尚未计算。这些费用本不属工程开支,应由谢飞个人承担,但牛却指示深汕东建筑部补偿护神公司的上述费用。之后,在牛的授意下,深汕东建筑部给予护神公司补偿2970万元。
  由此,护神公司承建的深汕东高速公路140公里护栏工程实际造价高达1.802亿元。而据广东省交通工程造价管理站对同期施工的深汕高速公路东、西两段护栏工程进行比较,西段146公里护栏工程平均每公里造价56.72万元;而东段140公里护栏工程平均每公里造价高达128.7万元。广东省审计厅据此审计核定:“此工程造成损失浪费金额应在11094.63万元以上”。
  而谢飞于1999年故伎重演――当年,在时任贵州省交通厅厅长卢万里亲自安排的一宗公路零件采购中,以每套500元的价格向谢飞定购大批迫紧器,所涉资金达4.7亿元。
  
  当庭前倨后恭
  
  牛和恩还被指控受贿罪。检方指控,牛和恩在任职期间共受贿人民币232万元、港元13.8万元、美元1万元。
  1994年11月,牛和恩批示由广东省交通厅离退休人员组建的广东虎门技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门公司),编制琼州海峡跨海工程预行性研究报告;1996年11月,牛又批示由虎门公司编制琼州海峡跨海工程可行性研究计划;1998年4月,牛又指示将西部沿海高速公路斗门至阳江段等工程的设计咨询、施工监理任务交给虎门公司。
  为此,原虎门公司三名主要负责人于1997年至2000年间,先后三次从自己的分红款中拿出200.7万元送给牛和恩。
  此外,检方还指控牛和恩利用职务便利,通过向湛江市公路局领导打招呼的方式,使广东省电白县机械筑路公司经理杨某承揽国道325线19公里的公路改造工程。为此,1995年至2001年间,牛和恩在其家、办公室或澳门等地,先后多次收受杨某贿送的信用卡、现金共计人民币32万元、港币13.8万元、美元1万元。
  面对检方的上述指控,牛和恩在庭审中一度为自己喊冤。
  对于接受虎门公司三名负责人200万元贿赂的指控,牛和恩辩称:“我没有受贿,我有入股,这200万是公司给我的分红。”但公诉人列举三名行贿人的证言称,三人从未收到牛和恩一分钱“股份”,“给牛的钱都是从我们的‘分红’中拿出来的,都是我们自己的钱。”
  对于接受电白县机械筑路公司杨某贿赂的指控,牛和恩辩称: “我和杨某认识有八年了,我们一直都是朋友,那些钱是属于我们的民间经济往来,不是受贿。这些钱是他给我的零花钱,我说了好多次我要还他的。”但检方指出,牛和恩一直未“归还”上述总计折合人民币逾50万元的“零花钱”。
  对于为谢飞出面承包工程,牛极力撇清和谢的关系:“做工程的时候,谢是承包商,不是我的女婿!”
  谈及护栏工程造成的巨大损失,牛则表示,用“浪费”来表述会确切一些,并引用刑法条文说明浪费不属于刑事犯罪。牛还表示,“在这一事件上,我不是直接责任而是间接责任,不是重大责任而是一般责任,不是刑事责任而是行政责任……”
  21日下午庭审即将结束时,公诉人表示,鉴于牛和恩在庭上翻供,建议法院取消对牛和恩自首情节的认定。牛和恩闻此脸色大变,立即改口,在作最后陈述时,牛不再坚持上述辩解,而表示是否受贿应交给法院定夺。
  牛和恩腐败链
  牛和恩案庭审结束后,接近广东省交通厅的人士告诉《财经》,近年来广东高速公路建设领域的腐败案件层出不穷,在牛和恩之前,交通系统官员落马者为数众多。
  仅以牛和恩涉案的深汕高速公路而言,就有近30名公职人员因该工程落马,包括厅级干部3人、处级干部18人;涉嫌受贿数额达人民币686.1万元、港币112万元。上述落马公职人员除了牛和恩,尚有广东省交通厅总工程师文发明、广东省建委原副主任张三戒、广东省高速公路公司董事长林兴旺、广东省高速公路公司总工程师林平等一干高官。
  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江青�曾就深汕高速公路腐败案指出,该案是发生在公路工程建设领域中的一起典型的钱权交易串案窝件,其涉及人数之多、受贿数额之大、性质之恶劣,实属罕见。
  全长286公里的深汕高速公路于1993年动工,1996年底全线通车。工程几乎全由广东省交通厅及其下属广东省高速公路公司等发包。因在发包过程中存在大量权钱交易,大量不具施工资质的建筑公司得以承包工程,施工过程中违反设计、偷工减料的行为频频发生。深汕高速公路建成后,质量问题渐次曝光,事故频出,一度被粤人视为广东最差的高速公路之一。
  以护神公司承包的深汕高速公路东段护栏工程为例,因在施工过程中偷工减料,如今,全长140公里的公路护栏到处锈迹斑斑、东倒西歪,许多路段的护栏在无法修护的情况下,只好全线换新。由于护栏质量问题,此地段已经发生了多起夺命交通事故。
  知情人士透露,广东高速公路建设领域腐败丛生,与交通系统的体制大有关系。在2000年之前,与全国众多省份一样,广东的高速公路建设基本未曾实行招投标制,所有高速公路工程全由交通主管部门及其下属公司发包,权钱交易频仍。
  2000年6月,由牛和恩大力推动的广东省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旨在实现交通系统的政企分离。广东交通集团为国有独资公司,所辖企业逾百家。交通集团成立后,广东省内公路建设实行招投标制渐成定规。
  知情人士同时指出,招投标制虽允许省内外乃至境外公司加入工程招投标,但因为广东省交通集团先天的垄断地位,其几乎承揽了省内所有重大公路工程。而且,广东省交通厅与省交通集团虽实行政企分离,但其人事却一向互通,因此行政权与公司经营权其实无法真正分离。
  由此,在近年来广东省重大公路工程的招投标中,广东交通集团及其下属企业的中标率几乎高达90%。这些企业中标后,再将工程层层发包,而在发包过程中,权力寻租行为相当普遍。
  知情人士透露,牛和恩当年设立交通集团,在谋取政绩之外,也意在为自己退休后谋出路――他意欲在退休后到交通集团当董事长。但当2000年牛卸任交通厅长后,却未能如愿,最后去了广东省政协任常委。这一安排,使1983年起即担任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1996年起升任厅长的牛和恩颇感失意。
  这位人士还说,牛和恩一向分管重点工程建设,其工作作风独断专行,交通系统内有人称其为“牛头”、“牛魔王”。此外,牛和恩好赌也颇为出名,据说其出门车上必带一副麻将。

相关热词搜索:受审 厅长 广东 交通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