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发布时间:2020-03-17 15:28:46 来源: 判裁文书 点击:

借款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最高法民申303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河北太平洋文化娱乐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泰华街278号。

  负责人:张泉,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佟铁树,该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厚智,河北中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河北影院。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泰华街278号。

  法定代表人:张泉,该影院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佟铁树,该影院法律顾问。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厚智,河北中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红军大街27号。

  负责人:廖亮,该分公司副总经理。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委内瑞拉太平洋集团公司。住所地: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市巴老斯大街51号。

  法定代表人:田夫,该公司董事长。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河北省电影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平西路315号。

  法定代表人:董正理,该公司总经理。

  再审申请人河北太平洋文化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因与被申请人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公司)、委内瑞拉太平洋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委内瑞拉公司)、河北省电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影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年10月22日作出的(2018)冀民终1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申请再审称:(一)一、二审判决回避对有无1997年贷款的事实作出判断,存在错误。长城公司称1998年12月29日《借款合同》项下贷款发放后扣回的1500万元系收回1997年旧贷,对此主张,长城公司负有举证责任,一审法院要求各当事人均承担举证责任存在错误;二审法院回避对该焦点作出判断,实质上认可了长城公司掩盖1997年贷款真相,剥夺了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的知情权和抗辩权。一、二审法院豁免长城公司的举证责任,违反法律规定。(二)《调查报告》是由长城公司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李明剑接受中国农业银行石家庄市北站支行(以下简称北站支行)指派对太平洋公司进行资信调查并撰写《调查报告》是履行职务的行为,二审法院认为“该调查报告仅仅是信贷员李明剑写的一个内部报告,仅仅代表其个人意见,不能代表北站支行的意见,不能证明北站支行与委内瑞拉公司恶意串通”错误。以下事实足以证明《调查报告》是北站支行的意见:1.北站支行随后发放贷款的行为遵从了先前《调查报告》的主要意见;2.《调查报告》作为有效文件被北站支行编入档案保存,说明了其具有公文的属性;3.《调查报告》被当作证据由单位呈送法庭,无可争辩的是代表单位意见。确如二审判决所说《调查报告》是一份内部报告,正因为其是内部文件才具有更强的可信度和证明效力。从《调查报告》的字里行间可以清楚看到北站支行与委内瑞拉公司之间恶意串通的事实。这份文件的证据效力应当依法确认。综上,请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再审本案。

  本院经审查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一、二审中主张1997年贷款中1500万元由委内瑞拉公司使用,目的是证明北站支行与委内瑞拉公司恶意串通,损害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的利益,案涉《最高额抵押担保借款合同》无效,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应对此承担举证责任。从本案一、二审查明事实情况看,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并未提交充分证据予以证明。首先,一审法院查明事实部分详细记载了关于1997年贷款事实的调查情况。即,“在重审中,一审法院于庭前向各方当事人释明,为查清太平洋公司于1997年向北站支行贷款及使用情况,要求各方提供相关借款合同、担保合同、借据和其他资料,各方在庭审中均称未找到相关资料,本案原审正卷一第99页是一张借款借据复印件,该借据记载的借款日期为1997年10月22日,编号为第971004号,借款人为太平洋公司,存款账号为80×××43,借款金额为1500万元,……该借据上均加盖了太平洋公司、北站支行公章,并有相关经办人员的签名及名章。……对于该笔1500万元贷款的用途,太平洋公司、电影公司、河北影院均表示,1997年太平洋公司贷款,实际使用人是委内瑞拉公司,但无法提供相关材料。”可见,一审中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并未提交证明委内瑞拉公司实际使用1997年贷款的相应证据。其次,北站支行与太平洋公司、电影公司签订的《最高额抵押担保借款合同》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有效。根据一、二审查明的贷款发放及使用情况,北站支行依据案涉《最高额抵押担保借款合同》,于1998年12月29日向太平洋公司发放的3000万元贷款,其中1500万元偿还了1997年10月22日借据项下的1500万元;于1999年7月14日、7月30日、9月17日向太平洋公司发放的4笔贷款共计3000万元,偿还了1998年12月29日太平洋公司的3000万元贷款。各方对此均无异议。况且,因案涉贷款均系北站支行向借款人太平洋公司发放,即便如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主张,该《调查报告》系北站支行对太平洋公司资信进行的调查,能够证明北站支行明知太平洋公司存在旧贷款,但以贷还贷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该《调查报告》并不能证明北站支行与委内瑞拉公司存在恶意串通的行为。原审鉴于上述事实,对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关于北站支行与委内瑞拉公司存在恶意串通的主张未予支持,认定事实并不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亦无不当,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太平洋公司、河北影院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河北太平洋文化娱乐有限公司、河北影院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桂顺

  审判员  郭载宇

  审判员  陈宏宇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

  法官助理冯哲元

  书记员  肖伯伦


 

相关热词搜索:借款合同纠纷 再审审查 审判监督 民事裁定书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