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新同学_致青春歌词

发布时间:2019-10-08 01:40:06 来源: 判裁文书 点击:

  去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一系列的问题:什么是传媒?今天中国的传媒和整个人类的传媒健康吗?是我们需要的吗?我们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传媒人?我们传播什么?我正在写一本书,书的题目是《信息时代的人类精神困境》。题目有些大,但确是我思考的问题。
  存在主义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写过一本《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他谈的是人类在脱离了神学之后——在进入知识主义和科学主义的时代后——所面临的诸多精神上的困境。那个时候,他也许根本想不到有这么一天,人类会来到一个信息泛滥的时代。假如他活到今天,不知他会对网络、手机、微博、微信等做出怎样的判断。不可否认的是,正如另一位哲学家福柯所说的那样,知识抑或信息在不断地解构人类,信息正在成为一种权力控制着人类的精神生活,在这个时候,我们不可救药地像福柯一样会悲观地发出慨叹:人被终结了。这就是我们的存在状态。
  也许我讲得深奥了,你们还不能理解,但请你们向自己这样发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如果你这样发问,那么,你就开始进入了大学的门槛。如果你无法向自己这样发问,那么,你就永远地被隔离在大学的门槛之外了。我们生活的时代是一个物质至上的时代,是一个视精神生活为虚无的时代,但这应该是大学这个无形之墙之外的世界。大学应该与那个纸醉金迷的世界有所区别。大学当是一种精神的圣地。有人说,大学是大师所在的地方。这话当然是对的。我要说的是,大学是精神圣徒们修行与创造的世界。比如,在大学里谈的恋爱定当是高尚的,超越功利的。爱是人类发现自我和超越自我的途径之一,我们不应该否定。再比如,在大学里你可以尝试一切可能的创造活动,成立一个社团,也许只有你一个人;创办一份杂志,认为那是世界上最好的杂志,也许只能存活一期;发表对这个世界的深刻见解,以为举世皆睡你独醒;献一次血,把生命交给这个世界;做一次志愿者,任何报酬都不要;甚至在半夜里为这个不可理解的世界大哭,让人以为你是疯子;为一个陌生人拔刀相助,甚至与天下人“对抗”……等等,等等。一切可能的精神活动,大学应该包容。当你走出大学时,你得到的不是宝马奔驰,而是一颗圣徒般的灵魂。所以,很多人都徘徊在大学的边缘,很多人即使进去了,也无法毕业。但愿我的学生们,你们能毕业。
  回答了这几个哲学的命题,难道就成为一个懂得和传承了大学之道的知识分子吗?不一定。你也许成就了自我,但这远远不够。你还要超越自我。失恋是最好的超越自我的途径之一,因为它让你懂得执着于情欲是多么地狭隘,固执是人类精神生活中最大的敌人。因此,我要对你们说,不要惧怕失恋。也许我对恋爱谈得多了,那么我要强调另一个行为,那就是志愿者行为。现在大学里对大学生们的道德品质进行量化,我认为是极度荒唐的一件事。制定这些规则的人认为,他的爱情、亲情是可以用秤来称斤的。这是功利主义在作祟。我强调大学生要做无功利的志愿者,是因为只有在无功利的利他活动中,你才能够体验精神的快乐,体验给予和利他的崇高与可贵。最近网上流传一篇文章:《向大家推荐一位志愿者》,我希望大家去看一下。它讲的是佛教中的地藏王菩萨。为了拯救她的母亲,也为了拯救那些地狱里的受难者,他自愿去了地狱,并发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这是何等伟大的志愿者。她之所以被人们敬仰、崇拜,就是因为这样的利他精神和牺牲精神。事实上,我们的一生都是利己的,利他的冲动是极少的。所以,我赞成驱动人心中的善根,与人为善,多给人以鼓励与赞美,多一些善缘,人生就会美好得多。如果你在大学毕业时甚至大学毕业很多年之后能体会到这一点,那么,你才真正懂得了大学之道,反之,你还只是在路上。
  接下来我要说说传媒之道。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做过一段时间的记者。我以为,将人世间最丑恶的行为揭发出来,才是我的职责所在。我并没有做到,因为有很多阻力。所以我对这个世界充满很多仇恨和不满。我在课堂上讲,有机会就骂,最后写成文章发表在很多地方。我渴望成为后殖民学者萨义德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即站在主流世界的远处,对时代、政府和一切权力发出批评。但是,很多年以来,我也经常问自己,为什么不去说说那些美好的东西呢?为什么紧紧地盯住丑恶呢?因此我谅解别人,宽容别人,赞美别人,我说,只要我自己还是美好的,可救赎的,那么这个世界就有希望。而这样做的结果,是我开始构建起一个美好的世界。也许,这就是人的两面,关键看我们欣赏哪一面多一些。今天,网络上积蓄了厚厚的仇恨、怨怒、欲望、丑恶,这些东西反过来遮住了我们天空中的阳光,于是,整个世界阴云密布,像是来到了世界末日。我们要问问,这是世界的真相吗?
  古希腊一位哲学家有句名言:真相在井底下。意思是,随着我们认识的深刻,就会发现,真相并不是我们肉眼所看到的那样。最近网上流传一个六岁的孩子被挖了双眼,这个事件是极为残酷和令人发指的,但是,前天媒体报道的真相是被其伯母挖去的。他伯母也跳井自杀了。难道这就是真相?媒体还说,男孩的姐姐在几年前也掉井了那口井里,说是意外。这难道也是真相?孩子的伯母说自己见鬼了,说有人来叫她要跳井的。这是不是真相?前面的是唯物的,现在是唯心的。在古老的习俗中,也许后者在人们的眼里更是真相。但媒体并不讲这些。即使讲了,人们仍然会问,什么是真相?于是,媒体开始把这个家庭的成员挖个遍,以为能找到背后的真相。背后的真相便是社会。那么,社会的真相又是什么呢?我们发现,我们从新闻开始转向民俗学,再转向社会学,最后转向哲学。
  这就是传媒的层次。那么,传媒之道真正体现在哪里呢?应该在哲学那里。甚至哲学都不够,应该在更高更大的存在那里。那里是大善、大美、大爱的高地。只有在那里,一切的仇恨才能终止,世界也将从黑暗转向光明。
  这就是我心中的传媒之道。我不认为你看到的就是真相,你要去挖掘,要思考,到存在的深处去看;我不认为揭丑高于一切,我恰恰认为,爱和善高于一切。爱是拯救人类的唯一方式。因此,我要说的是,去激发你们心中的爱吧,爱你自己,爱你的亲人,爱你的朋友,爱陌生人,爱这个世界,这才是最伟大的传播者。
  (作者系西北师范大学教授,著名作家)

相关热词搜索:同学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