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中的爱情诗 试论《诗经》的爱情诗

发布时间:2019-06-11 01:36:30 来源: 判裁文书 点击:

  摘要:爱情诗在《诗经》中最为精彩动人。《诗经》时代中下层社会风行由自由恋爱而成婚的习俗,于是产生了《诗经》中大量的情诗,歌咏由自由恋爱而产生的互相忠贞专一的真正爱情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亲爱和睦并能白头偕老的美满婚姻。这是当时社会中下层普遍民众婚姻爱情基本一致的客观反映,代表了《诗经》时代广大人民的普遍愿望。它深远地影响着后世的爱情生活。
  关键词:《诗经》;情诗; 爱情;婚姻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3)-7-000-01
  在《诗经》三百零五篇作品中,反映男女婚爱之情的约占三分之一,达百篇之多。这些诗从时间论,正好上自周初下迄春秋中叶约五百年之久;从地域论,遍及整个黄河流域并扩大到江汉流域;在内容上几乎涉及男女关系的各个方面,凡属自由的恋爱,感情专一,婚爱生活的离合悲欢,忧喜得失之情,都在这些诗里得到充分的体现;在表现方式上,或记事、或正面歌颂、或反面讽刺、皆为精彩动人。如《周南·关雎》之表追求,《秦风·蒹葭》之抒思慕,《鄘风·桑中》之叙幽会,《周南·桃夭》之颂婚嫁,无不情真意挚,感人心志。
  一、恋爱自由,用情专一为主调的“情爱诗”。
  《诗经》时代中下层社会男女之间自由的恋爱生活是培养真正爱情的广阔天地,因而产生了大量歌咏自由恋爱的优美情诗。《郑风·溱洧》就是描写溱洧之滨男女春游以反映自由恋爱生活的代表作品。《郑风·出其东门》就是对东门之外的春游场面的描写。在这种自由定情的场合中建立起来的恋爱关系,是完全以双方的真情实感为基础的。
  自由恋爱,由感观上的爱慕引起的恋爱,邂逅生情,赠物定情。《郑风·野有蔓草》是求爱的优美恋歌。诗歌写一个男子在露珠晶莹的田野里,偶然间和一个漂亮的姑娘相遇,姑娘长着一双眉清目秀的大眼睛,男子被她的美丽迷住了,眷恋欢悦,向她倾吐了爱慕之情。这些诗中突出表现了男女之间一见钟情而且非常直率朴实的爱情生活。男女间两情相悦,自然导致幽会,这样进一步了解和倾吐真情,密切感情。诸如《齐风·东方之日》、《陈风·东门之池》、《齐风·莆田》、《小雅·菁菁者莪》等篇,主要反映了相爱着的双方都主动地进入爱情的乐园,更体现出男女之间最有意境最情深绵绵,刻骨铭心的爱情生活。
  对情爱、对恋人的用情专一还通过倾心思慕、刻骨怀念的抒写。如《王风·采葛》中的“一日不见,如三月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二、以歌咏夫妻欢爱与白头偕老的婚姻愿望为主的“婚姻诗”。
  《诗经》的情诗作为爱情与婚姻基本一致的时代产物,还表现为歌咏夫妻欢爱和渴望白头偕老的婚姻愿望。
  正如开篇之作《周南·关雎》所描写的那样,经过长期对于爱情的热烈追求和殷切思念,终于与之“琴瑟友之”“钟鼓乐之”,结成了情意相投,融洽无间的美满伴侣。
  恩爱的夫妻间有着无穷乐趣,甜蜜的幸福生活,充满着难解难分的感情,所以都希望能长期相聚,乃至白头偕老。而且,愈是恩爱愈受不了离别和相思之苦。《诗经》情诗中,也存在着夫妻俩相离时,苦苦思念的情诗。如《卫风·伯兮》是表现妻子对远征在外,久盼不归的丈夫思念之情的诗,充分地表现出她思念丈夫的真挚、深刻的情感。这类的诗很多,如《周南·卷耳》、《召南·殷其雷》、《邶风·雄雉》、《王风·君子于役》和《小雅·采绿》等。
  《邶风·击鼓》和《豳风·东山》中都写出了久役在外的征夫思念妻子的心情。这些诗都抒写离别之苦寄托企求重新相聚的愿望。因此许多抒写丈夫远役而归的诗中,就表现了久别重逢的无比喜悦。《召南·草虫》云:“未见君子,忧心惙惙。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以未见时的忧思与既见时的喜悦相对比,更显其喜。
  三、反面突出主题的“弃妇诗”。
  导致婚姻上不能白头偕老的原因还有男女间、夫妻间此方被彼方所遗弃。《诗经》时代不合理的封建宗法制度下,广大妇女的遭遇比男子悲惨,受到的痛苦比男子重,而且在婚姻恋爱中受着种种摧残与侮辱。女性在婚姻恋爱中有着不平等的待遇。“弃妇诗”在婚恋诗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遗弃给受害一方精神上所造成的痛苦是巨大的,它正反映了这一悲剧性现实。
  《卫风·氓》可为这类诗篇的典型代表,因为他不仅写了女子的婚恋,也写了女子的被弃。善良多情而又敢于大胆追求爱情的姑娘,错认了氓,氓开始对她甜言蜜语,让姑娘真心实意地爱上他,因而她看不到氓时,便“泣涕涟涟”,看到氓时便“载笑载言”。她没有经过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便与氓私订终身,非有真情者不能如此。与之相反的却是那位卑贱的男人形象。氓是个商人,从样子看来很老实的“氓之蚩蚩”。他实则工于心计,不安好心,“抱布贸丝”之举,实是在暗中估量对方的身价,想把姑娘弄到手。而善良热情的姑娘将他的急躁认为是热情,于是劝他“将子无怒”,答应“秋以为期”。氓以假殷勤和嬉皮笑脸“言笑晏晏”,取得姑娘的芳心,以“信誓旦旦”的誓言,换得姑娘的信任,便迫不及待地“以尔车来,以我贿迁”,连人带财产一并占有。婚后,他便露出了真正面目,对女子无情无义“二三其德”,露出凶相:“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姑娘在氓家不仅过着苦日子“三岁食贫”,而且还把她当家奴来使唤“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真是起早贪黑,辛勤地为氓劳动,她忍受这贫穷、劳苦,一直信守过去“及尔偕老”的誓言。但狠心冷酷的氓却常虐待她、侮辱她,最终遗弃了她。她在痛苦中醒悟过来,悔恨过去受了欺骗,对无情无义的丈夫表示怨愤和决绝。最后对负心冷酷的丈夫没有一点留恋“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王风·中谷有蓷》是一首悲叹一个被遗弃的女子,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孤苦无告情景的诗。诗人对女子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并惋惜她错嫁给一个负心的男人,悔之晚矣。被所爱所信任的人无情地遗弃,在肉体和精神上都留下了严重的伤害。所以,这种抒发被弃之苦的诗,更加有力地从反面映衬了爱人对用情专一、夫妻白头偕老的向往。因此“永远相爱,白头偕老”乃是所有情人美满婚姻的最终归宿。
  参考文献:
  1、社科版《阴山学刊》
  2、《周礼·地官·媒氏》
  3、诗经注疏《毛传》
  4、朱熹 《集传》
  5、万光治《先秦两汉诗》天地出版社
  6、闻一多《诗选与校笺》
  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8、《四书》新疆人民出版社、新世纪出版社
  9、王守谦、金秀珍《诗经评注》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10、吴兆基《诗经》长城出版社
  11、陈筱芳《春秋婚姻礼俗与社会伦理》巴蜀书社

相关热词搜索:诗经 试论 爱情诗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