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伦”案赔偿从9800万降至500万,Why?-工作总结

发布时间:2020-07-24 14:04:34 来源: 工作总结 点击:

工作总结

第一次听到“新百伦”案件,作为资深消费者,笔者根本不知道什么“新百伦”,只知道N或New Balance,就像谁知道TOTO中文名叫东陶一样,名族风确实有点洋气。然后就在想哪位大哥这么厉害抢注得这么有远见。好,言归正传说说案件:
      周乐伦于1994年8月25申请注册了“百伦”商标,1996年8月21日获核准。后又于2004年6月4日申请注册“新百伦”商标,2011年7月28日获核准,商标为第25类:服装;鞋;帽;袜。2013年7月15日周乐伦首次提起商标侵权之诉,新百伦贸易(中国)有限公司(下简称“NB公司”)的592家旗下门店、官网、天猫、广告、微博、销售小票、标签、产品宣传册、说明书等使用侵权商标的情况显然不胜枚举,诸多证据被其提交。至2013年11月底,NB公司销售额17.6亿,油水已显而易见。周乐伦诉请要求致歉、损害赔偿9800万、合理开支670990元,其中包含律师费60万。
后来大家都知道一审结果竟然支持周乐伦的请求,当全中国的律师都在欢呼雀跃,觉得这么高的赔偿额以后又可以多收点律师费时,NB公司开始了二审反击,提交了7000页的证据材料,扭转了局势,下面看看它是如何做的? 
      一、侵权责任认定问题 
      (一)与周乐伦的商标简直是天壤之别 
      1、NB公司主张其使用侵权商标“新百伦”时都是与New Balance、NB或N结合使用。(整一大写的牛逼,公众能分不清嘛) 
      2、店面、网页和广告都具有New Balance的设计特点。(这么一流的设计绝不会混淆) 
      法院: 
      法院认为对使用中文的中国相关公众来说,该中文标识容易引起注意、呼叫和记忆(哎,完全不顾一大批洋气青年的感受),还认为“新百伦”NB的金光闪闪根本让公众看不到周乐伦的那“百伦”,会误以为周乐伦使用的商标是假冒NB公司的商标,周乐伦攀附了NB公司的商誉,侵害了NB公司的商标权等错误认识,从而非法阻止了注册商标权人周乐伦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使用自己注册商标的权利。 
      (二)没有侵犯周乐伦的商标专用权 
      1、NB品牌在2003年1月1日至2007年11月1日期间在中国大陆经销。独家经销商在2003年11月17日就更名为新百伦运动用品(深圳)有限公司,早于“新百伦”商标的申请时间(2004年6月4日)近7个月,NB公司使用“新百伦”属于合理使用其在先字号权,而不是商标侵权。 
      法院: 
      (1)NB公司明明是2006年12月27日才注册登记成立。 
      (2)上诉人说的经销商和本案当事人NB公司及其母公司NEW BALANCE INTERNATIONAL LIMITED(下简称“新平衡公司”)从法律层面上没有半点关系,就连各公司的管理层也互无关系,经销商用了“新百伦”字号不等于NB公司用了,所以经销商成立再早也无济于事。 
      (3)反而NB公司把“新百伦”作为公司字号,才是侵犯周乐伦商标权的行为。 
      综上:NB公司认为其对“新百伦”享有在先的企业名称字号权,理由不成立。 
      适用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的规定: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从事市场交易,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从而损害竞争对手的,构成不正当竞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规定:企业登记主管机关依法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以及在中国境内进行商业使用的外国(地区)企业名称,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 
      2、谈历史,我们NB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是世界知名的运动品牌了。母公司新平衡公司于2003年11月就正式登陆中国市场,并提供了《SIZE尺码》杂志2004年5月创刊号 “合作伙伴”中有“NB New Balance 新百伦”组合标识的广告。认为“新百伦”虽未注册,但属于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享有在先使用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权。 
      法院: 
      (1)新平衡公司于2003年11月正式登陆中国市场的报道,但也只是少量的新闻媒体的报道(当时知名度的证据缺乏),不能证明新平衡公司本身在商标性地使用了“新百伦”标识,不足以证明在周乐伦申请注册“新百伦”商标之前新平衡公司对“新百伦”字号的使用已经“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公众所知悉”。(可见公司应当好好收集其历史资料,尤其是第三方的宣传报道) 
      (2)周乐伦的“百伦”商标1994年8月25日就注册了,一字之差,属于近似商标,“百伦”才是使用在先。 
      综上:认为NB公司对“新百伦”标识不享有未注册商标先用权,不享有在先使用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权。 
      适用法律: 
      2001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三)周乐伦的注册行为,属于恶意取得、抢注,违反诚实信用 
      法院: 
      (1)周乐伦1996年在先注册了“百伦”商标,加个“新”字注册“新百伦”商标,具有合理性。 
      (2)“NEW BALANCE”意译应为中文“新平衡”,音译有过“纽巴伦”,故“新百伦”非“NEW BALANCE”的唯一音译,意译音译均不是,没有抢注必要。 
      综上:周乐伦不属于抢注。 
      (四)周乐伦没有实际生产、销售“新百伦”品牌的产品 
      NB公司认为周乐伦除了提交三双皮鞋和一份合同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证据用以证明其实际使用了该商标,而且上述证据还涉嫌伪造。 
      法院: 
      法院认可了周乐伦提交的与星珈公司的注册商标许可合同和那双周乐伦的“新百伦”鞋,认为周乐伦或者其被许可使用人对“百伦”、“新百伦”注册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 
      (五)使用的“新百伦”商标主要在35类上而非25类 
      NB公司拥有的“新百伦”商标主要是第35类广告和销售项目,不直接生产、销售任何标有“新百伦”标识的商品,仅在广告的销售项目中使用“新百伦”作为其New Balance的中文名称。 
      法院: 
      广告推销的也是你生产的第25类“服装、鞋、帽、袜”商品,上诉人不要偷换概念。 
      上诉人NB公司在第一场战役中,想把侵权行为这个帽子给彻底摘掉,被法院直接杀到半血。不哭,继续: 
      二、赔偿责任认定问题 
      笔者认为NB公司在这块的说理还是很值得借鉴的,NB公司提出了如下几大观点: 
      应当采用法定赔偿数额(300万以下),NB公司认为: 
      1、根据《商标法》63条,先应采用计算商标权利人的损失方法,在无法确定商标权利人的损失的情况下,才考虑采用被诉侵权人因侵权行为而获得的盈利。而原审法院直接以上诉人盈利金额来计算,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审将新百伦公司侵权期间获利总额的二分之一作为赔偿数额) 
      2、NB公司没有因侵权行为而获得利益。NB公司挣钱是基于众多因素贡献的结果,并非仅仅依靠“新百伦”商标的贡献,NB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在中国还拥有大量的专利和商标,并借由其出色的产品设计和广告营销手段在全球及中国市场内赢得了多份荣誉。NB公司还拿出北京零点市场调查有限公司出具的《某品牌标识认知调查报告》,报告表明绝大多数的消费者选择New Balance品牌鞋子的原因是因为其出色的产品设计(笔者觉得挺认同的)。与此同时,周乐伦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新百伦”标识对于NB公司销售获利的贡献(即因被诉侵权行为获得经济利益)。 
      法条: 
      2013年版《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 
      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综上,NB公司认为原审法院所认定的以NB公司利润的“二分之一”作为赔偿标准是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显然二审法院的判决,还是部分支持了NB公司的观点,NB公司这一仗也算是咸鱼大翻身了。 
      三、本案中的两个小插曲 
      (一)程序问题 
      由于周乐伦攻势太猛,一审的判决又给NB公司一击重拳,难免眩晕在二审需要中场休息,故NB公司为获得诉讼中止,搞出了如下几出戏: 
      (1)宣告周乐伦的“新百伦”商标无效。要求法院等商标无效程序走完再进行本案诉讼程序。 
      法院: 
      “新百伦”商标状态目前合法、商标权利稳定,未恩准。 
      (2)提不正当竞争诉讼。NB公司认为周乐伦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新百伦”从事市场交易,涉嫌不正当竞争,NB公司已经对此起诉,要求法院等该诉讼结果出来,再进行本案诉讼程序。 
      法院: 
      不正当竞争不成立理由前已阐述(估计也打不赢)+不正当竞争和商标侵权诉讼案由不同,属不同纠纷,未恩准。 
      (3)司法鉴定先行。NB公司认为对于①使用“新百伦”标识的方式是否会导致消费者对“百伦”商标构成混淆的事实问题以及②“新百伦”中文标识对新百伦公司利润贡献值的问题,需进行鉴定才能准确知晓,要求法院鉴定后才能进行本案诉讼程序。 
      法院: 
      请不要怀疑法院的能力,这些问题都是法律问题,法院是专业的,不需要鉴定。 
      (4)认为周乐伦对其涉案注册商标实际使用的关键证据涉嫌造假,应先于调查,调查后才能进行本案诉讼程序。 
      法院: 
      NB公司仅仅是怀疑,没有证据,未恩准。 
      综上,法院没有给NB公司任何喘息的机会。 
      (二)本案适用2001年版的商标法还是2013年版的商标法的问题 
      法院: 
      2013年版《商标法》自2014年5月1日起施行,2014年2月10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商标案件管辖和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除本解释另行规定外,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人民法院受理的商标民事案件,涉及该决定施行前发生的行为的,适用修改前商标法的规定;涉及该决定施行前发生,持续到该决定施行后的行为的,适用修改后商标法的规定。 
      本案周乐伦指控盛世公司、新百伦公司实施侵权行为的时间发生在2014年5月1日之前(看来是以起诉时的时间为准),因此本案应适用2001年版《商标法》的规定。NB公司上诉认为本案应适用2013年版《商标法》的规定,理由不成立。 
      四、笔者的两个感想 
      1、抢注还是有市场的,要中500万大奖别去买彩票,找几个不久将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外大牌商标,把可能的中文名字抢注了,一笔隐形财富就此埋下,稍加利用即可变现,比买彩票中奖可能性大多了。 
      2、NB公司虽然值得同情,但也有可恨之处,前辈Nike进入中国市场后,早就在其主营类别第25类“服装、鞋、帽”上注册了其音译“耐克”商标,现成的先例NB公司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此外,NB公司也曾在第25类商标上申请注册,但被驳回之后,竟没有采取任何复审、行政诉讼等等有效措施继续争取,在丧失商标专用权之后仍然倾力推广,截止法院开庭之前,都未取得合法的权利,料想是太乐观的认为自己的使用在先、市场份额及NB牛逼闪闪的知名度绝对可以完爆他人的合法商标权利,最终一脚踏空,溅出一地浪花,推动了中国法治的进程。

相关热词搜索:“新百伦”案赔偿从9800万降至500万,Why?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