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水青山真的成了金山银山-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20-08-07 13:58:02 来源: 工作计划 点击:

工作计划

历时50天,梅雨期终于过去!

浙江安然无恙!

“多年积累的基础设施发挥了重要作用,‘五水共治’的扎实开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浙江省防指办常务副主任赵孟进总结。

浙江,因水得名、倚水而兴。

“浙江的水好。”这是外地人的印象。欣赏“溪边照影行”的美景,体验“郡亭枕上看潮头”的壮阔,这也是不少人的选择。

水资源丰沛的浙江,其实也一直被水污染困扰:10多年前,浙江还有一些省控地表水断面劣Ⅴ类。

“创建生态省,打造‘绿色浙江’。”17年前,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推动“千万工程”实施。而其中之一就是治“水”。

2013年,浙江省委打响“五水共治”战役,这一干,就是多年……

水岸同治促转型

河水污染,根子在岸上。

作为工业大省,要治水,必须倒逼产业转型升级。浙江做了套“加减法”。“加”是做大做优、提质增效,“减”是限小汰劣、治污减排。

去绍兴诸暨,人们会告诉你:电镀业让人赚了不少钱,但生产中产生大量的废水,让河黑、水臭。“五水共治”开始后,诸暨系统推进五金加工业整治和集中入园工作。一大批低小散企业关停,另有19家企业整合组建成5家公司,成立工业园区。如今在鼎恒电镀厂,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原来污水乱排的情况早已成为历史。

衢州,钱塘江的源头,护水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前些年,衢州这个生猪养殖大市,饲养量达760多万头。“五水共治”开展后,当地关掉低端猪舍,实施集中养殖、废物统一生态循环处理,饲养污染问题得到治理。

在治水的倒逼下,浙江持续推进工业和农业“两转型”。截至2019年底,已累计整治脏乱差、低散乱企业13.5万家,关停搬迁养殖户40余万个。

推进“水岸同治”,污水、厕所、垃圾的整治必须在列。

治理陶畈江,绍兴市越城区马山镇多措并举。不仅建造污水收集池,还取消了沿河32个河埠头,并统一安装护栏,杜绝了沿河洗涤的陋习。之后,再对河水清淤,砌河坎、铺石板、装路灯……很快,“臭水河”变成了“景观河”。

“五水共治”实施仅两年,浙江就有639个镇建成污水处理设施,新增城镇污水管网6536公里,在全国各省份中第一个实现建制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

院子不再养鸡养猪,瓶罐种花种草,摆上一绿一灰两个分类垃圾桶……一番拾掇,小院变清爽,这得益于近年来浙江推开的“垃圾革命”。在浙江农村,“农户源头分类,分片包干劝导,统一上门收集,终端无害处理,村规民约规范”的生活垃圾处理模式,早已深入人心。

岸上干净,水清除了污染源,相当于“釜底抽薪”,一劳永逸解决问题。与此同时,直接针对水体的“清三河”——治理黑河、臭河、垃圾河——工作也在同步进行。至2016年,全省清理垃圾黑臭河1.1万余公里,各地水质明显好转。

五级河长保清流

行走在浙江各地,只要在水边,很容易看到“小微水体管理公示牌”,写着镇级、村级负责人及河长的姓名和电话。老百姓发现问题,可随时电话举报。

2013年底开始,浙江推出“河长制”——由机关干部担当“河长”,对包干河道的断面水质达标、水环境改善负领导责任。在浙江,都是当地一把手担任最难治河道的河长。

一上任,河长们便全面诊断所管辖的河道,排查河道排水口、沿河排污情况、污染源构成……情况全面掌握后,实施“一河一策”,对症下药。不治好水不收工!

很多时候,河长发现问题并不能立刻解决,怎么办?

“不能就地解决的,我们就上报,由市、镇两级协调。”杭州建德市航头镇的村级河长傅远辉介绍:

不久前,傅远辉在巡河中,发现水上漂浮着油污。油污何来?傅远辉一时难以查清,就将问题上报。在多方力量的配合下,很快查到源头:一家针纺企业没有管住自家的废油,雨天时出现渗漏。

很快,这家企业就关停整改。

目前,浙江已建立“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体系,各级河长5.7万余人。所有河流水系分级分段设置河长,落实河长包干责任制。

“五水共治”落实得好不好,领导干部是关键。为此,浙江专门设置了省委、省政府30个督查组,严格落实治水责任。建立“四个一”督查机制:一月一提醒,一月一督查、一月一通报、一月一考评。

这一抓,取得了成效。一鼓作气,“湖长制”“滩(湾)长制”相继建立,管理体系又延伸到湖库、海湾以及池、渠、塘、井等小微水体。

“五水共治”,越做越细!

多重保障求长效

开展“五水共治”,浙江投入多少财力?

有统计,2014至今,全省“五水共治”各类社会资金累计超过6200亿元。

浙江省委、省政府定下两个“规矩”:第一个“规矩”,“保证环保投入增长幅度高于经济增长速度,将各级削减的‘三公’经费用于治水……”用足财政贴息、奖励、补助等措施。除此之外,还鼓励社会资本参与。

第二个“规矩”,将“青山绿水”保护纳入政绩考核体系。

财力支持、制度支持,于治水干部而言,是“奖励”。为考核订下的硬性指标,则是“督促”。

千岛湖的水,天下闻名。能常年保持Ⅰ类水质,与省里的“生态指挥棒”有关。浙江近年来不再搞单纯的GDP竞赛,而是把各县市分为工业主导型、综合发展型、生态保护型三个类别分类考核。用当地干部的话说,GDP增长是政绩,抓生态环保同样也是政绩。

在浙江,从跨行政区域水质交接断面考核管理、行政问责,到政府年度绩效考核环保成绩“一票否决”,再到“出境水必须优于入境水”这一刚性指标,一项项制度,督促广大干部用心、用力治水。

然而,有一件事还要避免:不能“党员河里干,群众岸上看”。

浙江省治水办负责同志胸有成竹,“我们现在是全民治水。”当下的浙江,已实现了从“政府治水”到“全民治水”的转变。

的确。自“五水共治”开展以来,浙江各地依托共青妇和社会组织,建设了一支支庞大的治水志愿者队伍。

在杭州桐庐,有维护池塘水质的“池大爷”“塘大妈”;在宁波宁海,有参与巡河的洋河长;在金华东阳,有为治水捐钱捐物的乡贤河长;在丽水庆元,民间河长发现有人把剩饭菜倒进水里喂鱼、河边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时,会及时劝导,并清除干净。

剩余“四水”捏成“拳”

握指成拳。浙江竖起“治污水”这个“大拇指”的同时,也把剩余“四水”捏成“拳头”。一大批急难问题得到解决、一大批水利工程接连上马,使得浙江水环境得到极大改善。

——防洪水

7月8日,新安江水电站开启9孔泄洪,虽然这是浙江史上最大流量的泄洪,但整体上新安江没有出现大险情。这与浙江狠抓“防洪水”密不可分。

全力提高防洪水平,浙江大力推进重大水工程建设。在杭州,“千塘加固”“强排入海”等工程齐头并进;在诸暨,智慧水利工程促进防洪硬、软件双提升……

——排涝水

“一下暴雨,就有积水。烦不胜烦。”在杭州,居民对城市积水“深恶痛绝”。近来,杭州系统实施道路积水点工程改造,并针对摸排出来的40多条断头河排出计划,一河一策,逐个打通。

开展“排涝水”工程,浙江多地因地制宜。在绍兴上虞区,实施断头河整治项目40个,此举被百姓称为“再造半条曹娥江”;在湖州市吴兴区,爱山街道加大管网改造的同时,筹建小区排涝站,解决排涝问题……

——保供水

“以前,遇到干旱天气,农村争水打架是常有的事。近年来,我们没接到一起争水纠纷报告。”浙江省水利厅负责人告诉记者:“保供水工程实施以后,浙江数百万人供水问题解决了。”

保供水,浙江水利部门重点推进“开源”、“引调”、“提升”等三类工程建设。到2020年,浙江县级以上城市及主要城镇集中式多源供水的工程体系基本形成,农村饮水安全保障水平也基本与城镇同步。

——抓节水

江南水乡还要抓节水?这是很多人的疑问。其实,浙江人均水资源很少,不足世界人均的1/4。

抓节水,浙江系统推进“雨水示范、屋顶收集、改造器具、一户一表、节水型载体创建、农业节水改造、工业节水改造”七大工程。同时,还全面建立省、市、县三级水资源控制指标体系与管理目标责任制。在浙江,节水成效好坏,已直接与各地党政主要负责人的绩效考核挂钩。

碧波清流又重现

2020年,是“五水共治”实现“决战全胜、展示成效”的关键之年。如今,浙江水环境如何?

在浙江省治水办,记者看到一项项数据:

浙江已完成“剿灭劣Ⅴ类水”任务,城市黑臭水体消除率100%、消劣任务提前3年完成;2019年全省地表水总体水质为优;2万个村完成生活污水治理设施建设……

现实情况又如何?

走进湖州市安吉县迂迢村,一条清澈的小溪穿越整个小村;行至杭州桐庐县,秀丽富春江穿城而过,一路青山绿水……

“浙江的水环境治理可以为全球提供先进经验。”2019年6月,联合国世界环境日主场活动在杭州举行,时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环境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在浦江、安吉考察后,这样称赞浙江这项工作。

在“五水共治”的带动下,浙江还着力将环境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当下,绿水青山真的成了金山银山。

全县水晶加工主体减少了90%,水晶产业产值和税收仍增长24%和2.6%……金华浦江县的发展成绩让人惊讶。浦江当地人介绍:正是因为“五水共治”的倒逼,县里大力整治“低小散”后,建立工业园区,推进集约发展,才有了当下成绩。

小桥流水、垂柳拂岸……最近,湖州市吴兴区妙西镇妙山村村头,停了不少来自上海的旅游车。一湾清澈的小溪旁,农家乐老板忙得不亦乐乎。“虽说疫情未消,但凭借着好山好水,我们最近已接待游客80多万人次!”妙西镇党委委员张寅介绍。

“五水共治”的接续开展,也让群众在潜移默化中提高了素质。绍兴柯岩街道河塔村保洁工季云珍很有感慨:“以前,从早到晚要不停地捡垃圾。现在山青了水绿了,我的活儿也轻松起来——这么好的环境,谁还好意思乱扔?”

 

相关热词搜索:绿水青山真的成了金山银山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