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刘方仁案 省长敢架空省委书记吗

发布时间:2019-03-14 01:25:32 来源: 法制新闻 点击:

  6月29日,68岁的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获知了自己人生的结局――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二中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刘方仁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作为建国以来第一位因在职期间所犯罪行而走上被告席的省委书记,刘方仁案在事发一年多后,仍然引发不小的震动。几乎各大报纸都在重要版位对此予以报道,中央电视台也于当日晚播出的“新闻联播”中公布了这一消息。
  尽管如此,对于刘方仁案情的介绍却近于只言片语。同日新华社只有一则十分简短的消息称:“1995年3月至2002年2月,刘方仁在担任中共贵州省委书记和贵州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儿媳易阳(另案处理),先后22次收受他人人民币661万元、美元1.99万元,共计折合人民币677万余元。”
  案情
  6月15日,刘方仁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北京同昊林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元昊担任刘方仁的辩护人。
  据参加了庭审的人士介绍,整个庭审从上午9点直到下午6点,持续了9个小时。参加旁听的人士有30多位,坐满了旁听席。庭审进行了全程录像。庭审中出示的证据比较多,通过投影、录像、证人到庭、证人影像证据以及大量的书面证据,得以较为充分的展示。
  控方派出了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副检察长为主的五名工作人员。审判长则由二中院刑二庭庭长路金�担任。
  法院最终认定,刘方仁有三项犯罪事实。
  其一,1994年春节前,刘方仁经其情人郑和英介绍,与贵州快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经理陈林相识。1997年2月,陈林为承揽贵阳百成酒店全部室内装饰工程,通过郑和英请刘方仁帮忙。刘在参加陈的宴请时,让在场的时任贵阳百成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谌秀英多支持陈林。同年3月和9月,陈林的贵州南华装饰工程公司、贵州通海装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分别与百成公司签订施工合同,承揽了贵阳百成酒店的全部室内装饰工程。
  1998年5月,陈林为承揽贵阳第二长途电信枢纽大楼裙楼装饰工程,通过郑和英请刘方仁帮忙。刘方仁在参加陈林的宴请时,让在场的时任贵州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的陈本智多支持陈林。后通海公司在该工程的招标中中标。通过承揽以上两项工程,南华公司、通海公司获取了巨额利润。
  为与刘方仁搞好关系并感谢刘方仁,1995年3月至2002年,在刘方仁出国前及春节前,陈林到刘方仁家或通过郑和英,先后10次共计给予刘方仁人民币12万元,美元1.99万元(折合人民币164780.50元)。
  其二,1996年1月,贵州军电建设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军电集团)向中国银行贵州省分行申请贷款,因不符合贷款条件未获批准。同年2月,刘方仁应军电集团总经理刘宫嫦的请托,向时任中行贵州分行行长的李英才过问军电集团贷款的情况。后中行贵州分行向军电集团贷款人民币500万元。
  2000年4月、6月,刘宫嫦之子廖平任总经理的贵阳太立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太立公司)向贵阳市规划管理局申请,修改该公司开发的常青藤花园房地产项目规划方案,未获批准。2000年6月,刘方仁应刘宫嫦、廖平的请托,在参加刘宫嫦的宴请时,让在场的时任贵阳市副市长的卢守祥对太立公司修改项目规划一事给予关照。后刘方仁又给卢打电话过问此事。同年8月10日,贵阳市政府批准太立公司将常青藤花园房地产项目原规划总建筑面积56900平方米调整为101130平方米。
  为感谢刘方仁并继续与刘方仁搞好关系,1996年至2001年,刘宫嫦单独或与廖平一起先后八次到刘方仁家,共计给予刘人民币149万元。
  其三,1997年,刘方仁的儿媳易阳提出利用刘方仁的权力为全家挣钱,刘方仁同意。
  1999年1月前后,贵阳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拟转让所持有的贵州中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公司)部分国家股。为了收购中天公司国家股,时任世纪兴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兴业)法定代表人的刘志远请易阳帮助协调与相关部门的关系,并允诺易阳人民币500万元。易阳将此事告诉了刘方仁,称如收购成功,会有很好的收益,并让刘方仁必要时出面协调。1999年7月,在易阳、刘志远的安排下,刘方仁参加了刘志远的宴请,并让在场的时任贵阳市市长的孙国强对世纪兴业收购中天公司国家股给予支持。后刘方仁还介绍易阳与时任贵州省副省长顾庆金联系,使财政部国有资本金基础管理司对世纪兴业咨询国有股权转让政策问题的复函很快转发至贵阳市国资局。2000年1月6日,贵阳市国资局与世纪兴业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向世纪兴业转让中天公司国家股3300万股。(记者注:世纪兴业持股33.65%,成为中天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交易金额为7953万元,即2.41元/股,低于中天公司当时的每股净资产。参见本刊2003年第9期《“世纪”拼图》)
  为此,1999年4月至2000年上半年,刘志远先后四次共给予易阳人民币500万元。易阳和其夫刘小伟将此事告诉了刘方仁,并说是全家的钱。
  庭审
  针对起诉书的指控,法庭进行了三轮激烈的辩论。辩护人田元昊在有罪的基础上提出了两点主要的辩护意见。第一,刘方仁与其儿媳易阳共谋、非法收受刘志远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而构成受贿罪共犯的证据并不充分。第二,刘方仁有自首的情节,应予以认定。
  辩护人田元昊认为,刘方仁在有关组织审查盘问中,侦查机关依法传讯或采取法律强制措施之前,即已主动向有关组织交待了自己及妻子收受郑和英、陈林、刘宫嫦贿赂款的基本罪行,并作了如实的供述,符合关于自首的法律规定条件,应依法认定为自首。
  在整个审理过程中,刘方仁也十分配合。据田元昊律师介绍,刘方仁从案发至今,认罪态度一直非常好。在“双规”期间,刘方仁就把自己的主要问题全部交代清楚,对自己交代过的问题也没有出现反复。
  参与了旁听的人士告诉记者,在法庭的最后陈述阶段,刘方仁几度言语哽咽,以至泣不成声。1954年入党的刘方仁痛陈自己“党性不强,自我改造不够,置亲情于党性之上”。刘还剖析了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表示由于自己不懂法,对有些问题认识不清。
  两周后,6月29日,北京市二中院作出了一审判决。法庭认定刘方仁犯有受贿罪涉及三项事实。从起诉书和目前的判决结果来看,均没有涉及到刘方仁案发时所谓“收受谢飞所赠一对劳力士金表”一事。而据2002年被抓捕归案的贵州省前交通厅左长卢万里揭发。1999年8月,在卢的安排下,澳大利亚商人谢飞送给了刘方仁一对价值10.6万元的劳力士表。
  法庭指出,鉴于被告人刘方仁认罪态度较好,有坦白情节,且赃款已追缴,判决刘方仁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以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次,对扣押在案的赃款人民币661万元,美元1.99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刘方仁当庭表示不服一审判决,并已提起上诉。
  
  卢万里、刘长贵和刘方仁
  
  刘方仁案并非孤立。
  就在刘方仁案宣判前,与其案件牵连颇深的贵州省另外两个腐败大案――刘长贵案和卢万里案也有了初步结论。4月30日,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原贵州省副省长刘长贵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0万元。5月10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和偷越国境罪一审判处原贵州省交通厅长卢万里死刑。
  卢万里事发被视为贵州省近年来一系列高层领导腐败案的导火索。2001年8月,国家审计署在对全国16个省区420亿国债资金进行专项审计时发现,贵州省高速公路开发总公司以每个5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批实际价值只有76元的迫紧器,用于贵新和贵毕两条高速公路的建设。2002年1月7日,卢万里被免去贵州省交通厅厅长一职。2002年1月24日出逃,2002年4月16日被递解回国,2002年5月9日被逮捕(参见本刊2003年8月20日号封面文章《卢万里案真相》)。
  据权威人士介绍,刘方仁案发确系卢万里的举报。其时,被抓捕归案的卢万里为求立功,向有关部门检举了自己的老上级。
  此时的刘方仁虽因年龄关系不再担任贵州省委书记一职,但作为老资格的省委书记和贵州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在为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六大做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其中一项重要的任务是带队考察四省七部的领导班子。2002年9月底,他结束考察工作回到贵州。
  当年“十一”长假刚过,刘方仁便接到通知,要求他即刻赶赴北京汇报考察工作。在首都机场,刘方仁被有关部门的人带走,实行“双规”。
  2003年5月15日,刘方仁被逮捕。此案由中纪委直接移交最高人民检察院进行立案和侦查。一年后,最高检在侦查终结后移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
  据悉,原贵州省副省长刘长贵同样成为刘方仁犯罪的检举者。据刘长贵称,刘方仁和一女子关系暧昧,这一女子正是后来被媒体屡屡谈及的“发廊女”郑和英。
  
  案件之外
  
  据悉,刘方仁不服一审判决,已于7月初正式递交上诉状。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
  据田元昊律师称,“认罪态度一直很好”的刘方仁对一件事情始终存有疑义,那就是起诉书所指控的其与儿媳易阳共同收受500万元的问题。刘方仁认为自己没有收受500万元的主观动机,易阳在收之前和收钱的时候,他并不知情。这成为刘方仁上诉的主要原因。
  除了卢万里和刘长贵,易阳是把刘方仁牵出的第三个关键人物,收受500万元的问题正是因易阳的交代而来。有关人士指出,易阳的事发仍然是因卢万里案而起。
  记者在贵州采访获悉,原为贵州省工商银行职工的易阳1997年下海从商,办了一家投资咨询公司。据悉,易阳下海后和卢万里的关系日益密切。为了巴结易阳,卢万里将省内的很多公路工程交给了易阳的公司来做。由此,易阳和卢万里之间存在大量的经济往来。
  让刘方仁始料不及的还有情人郑和英和陈林的关系。直到被“双规”,刘方仁始终对郑与陈自称是表姐弟的说法深信不疑,这也是他放心地让陈林一手安排自己和郑和英约会的重要因素。
  被众多媒体广为记录的“发廊女”郑和英是贵阳市著名的四星级酒店贵州饭店美发厅的一名理发师。郑和刘方仁的关系始于1993年刘方仁上任贵州省委书记后不久。
  据记者年前在贵州采访时获悉,陈林在贵阳当地很有势力,堪称一霸。依仗和省委书记的特殊关系,陈林甚至被尊为“地下组织部长”。除了贵州通海装饰公司和贵阳市快达房地产公司,陈林还是贵阳市著名的金太阳夜总会的老板。
  金太阳夜总会位于贵阳市繁华地带陕西路口,占据了一栋高楼的一至二层,曾经是贵阳市数一数二的大夜总会。记者曾前往探访,附近的住户告诉记者,金太阳夜总会已经于2003年年初关门。
  除了收受陈林的贿赂,刘方仁直接受贿的另外一笔钱来自贵州军电建设集团公司总经理刘宫嫦及其子廖平。据悉,军电集团在贵州当地十分低调,极少在媒体露面。案发前,许多贵州人未曾听闻过其名。接近军电集团的业内人士则称,军电集团实力很强,且有“通天的背景”。
  刘宫嫦的儿子廖平是贵阳太立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其所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常青藤花园则位于贵阳市蟠桃宫。该项目依山而建,环境清雅。据一位贵阳市房地产界人士告诉记者,尽管太立房地产开发公司在贵阳寂寂无名,但拿下的这块项目用地非常不错,环境优雅,且位于通往机场的必经之路,应该非常好卖。但记者年前在常青藤花园看到的只有几栋烂尾楼,墙面因日晒雨淋已经污迹斑斑,与门口大幅彩色宣传板形成鲜明的对比。旁边华丽的销售厅也已大门紧锁,人去楼空。
  据悉,刘方仁案的其余涉案几名人员目前都已在押,并将陆续进入审理程序。其中,易阳目前关押在贵州。贵州快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经理陈林和军电集团总经理刘宫嫦及其子廖平均因涉嫌行贿罪被羁押。刘宫嫦因属军队系统,被羁押在北京军方的监狱。
  
  “扶贫书记”
  
  相比于其下属卢万里,刘方仁在贵州当地的口碑似乎并不太坏。作为交通不便、经济落后的著名穷困省贵州省的第一把手,刘方仁曾有“扶贫书记”的美誉。他曾经在多种场合誓言让贵州脱贫:“1993年我刚刚上任时,面对的是1000万贫困人口……我们的计划就是‘五年打好基础,十年重点突破,十五年初见成效’,按照这三句话去做,我只要在位一天就要干好一天,到2010年,全省农村实现小康!”
  刘方仁主政贵州的一项重要举措就是修路,试图变贵州的“三不沿”――不沿海、不沿江、不沿边――为南北连通、东西纵横的四通八达。但也正是在他的任上,贵州省交通系统腐败滋生,愈演愈烈。
  在省部级领导干部中,刘方仁当属资历颇深。自从1985年始任江西省委副书记一职以来,一路通达,1993年6月赴任贵州,担任省委书记,在省委领导干部任上长达近20年。
  据悉,刘方仁在谈及个人经历时,曾表示“从政并非初衷”。在一次述职报告中,刘方仁称“每一次工作调动,都出乎自己的意料。我认为自己比较适合做经济工作,可是组织上却认为我更适宜做党务工作”。
  刘方仁是否适合做经济工作已无从考究,但其在党务工作上的“成绩”的确可见一斑。例如,在“三讲活动”中,刘方仁“创造性地”提出的“三讲回头看”,即要求“三讲”教育已基本告一段落的单位,通过“回头看”,进行必要的补课,把各个阶段的工作抓得更实,促进整改措施的落实,防止已经解决的问题出现“反弹”。这一经验后在全国得以推广。
  然而,刘方仁的种种话语,在今天看来,都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
  据田元昊律师透露,目前关押于公安部秦城监狱的刘方仁痛感于自己法律知识的贫乏,也对自己在担任省委书记期间不懂法律颇感触,因而目前十分热衷读书看报。日前,他要求家人为他送去一本现代汉语词典,因为仅有一本新华字典“已经不够用了”。
  
  刘方仁简历
  
  1936年1月18日出生于陕西武功县。1951年至1953年在总后军需生产部的603厂工作,1954年入党。1958年至1962年在沈阳建筑材料工业学院矽工系(大专部)学习硅酸盐专业。毕业后,在解放军总后勤部军需生产部九江3525厂工作,历任技术员、值班长和车间副主任。1980年,刘方仁升任五机部5727厂(原总后3525厂)副总工程师、厂党委监察委员会委员。1983年任副厂长和党委委员。同年7月转任江西省九江市委副书记,1984年8月任江西省九江市委书记兼九江市军分区第一政委。1985年6月,任江西省委副书记。1993年2月至1993年6月任江西省第七届政协主席、党组书记。1993年6月任贵州省委书记。

相关热词搜索:详解 刘方仁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