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喜剧:一项艰难的事业] 抖森的事业为什么艰难

发布时间:2019-03-14 01:26:26 来源: 法律咨询 点击:

   在北京郊区小汤山英氏影视艺术公司的制作基地里,到处都张贴着一幅颇有“文革”风格的宣传画,画中身穿工装服的英达挥动巨手,宣传画的标语是:“将情景喜剧进行到底!”英达是把情境喜剧这种电视节目类型引进中国的第一人,他创作的中国第一部情境喜剧《我爱我家》至今还被誉为经典,广受欢迎。
  但与一般艺术形态发展规律大不相同,中国的情境喜剧第一部作品就直接达到顶峰,其后就是江河日下,一蟹不如一蟹。现在的英氏公司已经财大气粗,人手充实,一年出品的情境喜剧超过300集,但在观众中的口碑不佳,网上一看,挖苦咒骂的居多。也难怪,看看近来播着的几部英氏剧,不论《旅行社的故事》还是《巴哥的故事》,哪部是能让人看下去的?而且江郎才尽到连取名都不会了,只能是一大堆“⋯⋯的故事”。
  中国情境喜剧不景气,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资金相对缺乏,创作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电视台还不愿意把情境喜剧往黄金时段上放。但最核心的原因,大概还是同我们的文化环境有关。
  1999年,英达倾全力打造的《中国餐馆》正式播出,却在一片嘘声中惨烈收场。英达挺委屈, “凭良心讲我下的功夫比《我爱我家》大,可观众不买账。有的说是‘离生活太远’,有的说‘故事看不懂’。”他也承认这部戏离普通观众有点远,但私下里又不能不抱怨:这部戏被删得太多了,许多精彩的地方被砍掉了,以至于有些剧集简直无法连缀成篇。
  《中国餐馆》的遭遇有些特殊。初审的时候,北京市广播电影电视局的整体感觉相当好,认为是建国以来非常出色的一部喜剧。但在准备开播时,却发生了5月7日美军导弹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重大事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餐馆》里大量正面表现美国社会的内容和语言,例如涉及社会的繁荣和文明的发达的东西,一下子变得非常敏感,可能会引起中国大众的不满。所以负责安排“630剧场”播出的亚环公司(而不是英氏公司)只能在播出前再进行一次大删节,几乎每一集戏都删掉了5分钟左右,而且一直拖到6月30日才开始播出。当然,同观众见面的《中国餐馆》已经面目全非。
  《中国餐馆》的这种遭遇当然有其运气不好的一面,但也反映了中国情境喜剧尴尬境况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我们的社会里,有太多的不利于喜剧成长的禁忌。
  一位英国学者认为:“价值观、身份和生活方式的冲突是绝大部分喜剧的核心――这种冲突越被强化,就显得越可笑。”对于情境喜剧来说,规律也是同样的。但在当代中国,不论官方还是民间,对于上述冲突的承受力显然不高,特别是对于电视这种广泛传播的大众媒体中表现的这些冲突更难于接受。《我爱我家》播出不久,据说就有老干部上书批评,说是剧中的老傅贬低了老干部的形象。这不仅是因为老傅的语言滑稽,行为尴尬,更主要的是因为他的一整套传统价值观在喜剧的冲突中显然被置于遭嘲弄、受批判的地位,尽管是非常善意的。
  我们的观众特别容易入戏,喜欢对号入座去硬充剧中的一个角色。这种入戏可以具体到“说的就是我自己”,也可以概括到“说的是我们这一类”。于是,宗教的、民族的、文化的、地域的、阶层的、职业的、社团的,甚至年龄的或性别的,所有的群体都觉得有义务捍卫自己的荣誉。大家可以通过喜剧消费他人的价值观、身份和生活方式,但一触及自己的东西,就会火冒三丈。有人发火(还是一群人)就会不安定,所以主管部门就特别小心,宁严勿宽。
  这些年来相声、喜剧小品的迅速衰败都与这样的文化氛围密切相关,同样要靠讽刺制胜的情境喜剧自然也面临着一条荆棘之路。让人难于理解的是,在《我爱我家》之后,中国情境喜剧不论在表现社会生活的深度方面还是在针砭时弊的尖锐性上,都大大地退步了,竟然没有一部情境喜剧能够达到前者的层次。
  至少现在,喜剧事业是一项艰难的事业。英达在一篇声明式的文字中半是哀求半是争辩地说:“喜剧是用短抚慰长的艺术,快乐就在今天,而用短暂的快乐组织人生,却不太符合我们的人生理想。因为它可能堆积不起我们的人生的目的,尽管可以帮助我们暂释胸怀。悲剧和正剧总是被容忍的,喜剧总是被挑剔的。悲剧正剧被认为是思索,而喜剧被认为是闲扯。正剧安排在黄金时期,喜剧只占休闲时光。”
  有点牢骚,但这确实是中国情境喜剧的现状。
  
  作者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相关热词搜索:喜剧 艰难 事业 电视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