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I对东道国环境污染影响的度量:国际直接投资对东道国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8-12-24 01:31:26 来源: 法律咨询 点击:

  [内容摘要]全球化进程中,外商直接投资总量十分巨大,但是关于FDI对东道国环境污染影响的研究却 起步较晚,对于东道国政府的调控政策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基于此,本文选用我国开放较早的地区之一――深圳市作为研究对象,该地区外资占比较高,对于我国其他地区引进外资政策具有较大的指导作用。为了准确地度量FDI的污染效应,本文通过建立联立方程 ,在对规模、结构和技术效应进行分解的基础上,分析FDI对于五个主要环境污染指标产生的影响。论文研究的结果为政府在环境监管以及引导外资产业流向提供了政策依据。
  [关键词]FDI;环境污染
  
  20世纪70年代以来,环境问题引起国际社会和世界各国的重视。保护环境,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已经为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所认同。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迅猛发展,有越来越多跨国公司的外国直接投资向海外扩散,在东道国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跨国公司国际生产的延伸带来了对生产过程中的环境问题的关注,引起了跨国公司是否影响东道国环境的 关注。
  FDI对东道国环境的影响作出准确计算是较困难的。首先,一般国家统计数据不会区分哪些 污染是外资企业排放的,哪些污染是本土企业排放的,进一步讲,即使有区分,也无法确定其复杂的间接影响。FDI的进入对于一国的经济增长,产业结构和技术进步都会产生影响,这 也自然会影响污染量的排放。对于我国这样一个FDI流入快速增长,经济飞速发展的国家,该问题的解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基于此,本文选择我国引入外资最早地区之一的深圳市作为研究对象。和
  �
  ※ 本文是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基地《跨国公司与中国的环境管 理(项目号06JJD630010)》的部分研究成果。 我国其它地区 的情况相类似,深圳经济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大量引进外资的作用,但是其环境污染问题也日 益突出。选择深圳市作为FDI环境污染问题的研究对象对我国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外资政策具有十分重 要的借鉴意义。
  一、文献综述
  Grossman and Krueger(1995)采用跨国数据选用人均GDP为解释变量,空气、水和土壤的污染指标作为被解释变量证明环境库兹涅兹曲线(EKC)的存在性。[1]论 文提出了经济活动通过三种效应影响环境:规模效应、结构效应以及技术效应。也就是,polu=sφe,其中,polu是污染,s是经济规模,φ是结构效应,e是技术效应。FDI对环境污染的效应也 分为三种:规模效应、结构效应以及技术效应。经济发展和经济活动而对环境产生的影响就是规模效应。随着跨国公司在东道国投资的增加,对自然资源的需求也随之增加。结构效应指跨国公司通过投资影响东道国的经济结构,进而对东道国的环境产生影响。技术效应指跨国公司的FDI直接或间接地给东道国带来了先进技术。先进的技术使得生产效率提高,同样的产出使用更少的投入并排放更少的污染,对环境的危害更小。
  不少文献证明了FDI的流入会使一国或者一个地区的经济规模扩大,而产业结构的变化对于 污染的变化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刘宇(2007)发现FDI对三个产业构成的变化特征是:在第一产业比重变化不大,第二产业的比重不断上升,而在第三产业的比重不断下降。[2]在FDI的技术外溢 作用方面,大部分学者都是研究对于生产率的影响,FDI对本土企业环保技术的影响的文章并不多。Jenki ns (1999)通过对马来群岛的墨西哥公司的研究,证实外资或是外资控股的企业更多地使用环保技术,环境业绩比本土企业要好。[3]
  
  综上所述,FDI对环境的效应方面还缺乏针对一个特定地区的综合的研究。随着外资的进入,对我国的环境影响越来越突出,需要对FDI对我国环境的影响进行综合的分析。本 文将FDI对环境的影响效应分解为规模、结构以及技术效应(如包群,2008),[4] 通过建立联立方程,使用1996―2007年深圳市的数据,综合研究FDI对于环境污染的具体影 响。
  二、模型与数据说明
  根据Grossman and Krueger(1995),polu=Sφe,对该式左右两边取对数,得到:
  logpolu=logs+logφ+loge(1)
  我们使用GDP代表经济规模s,根据上面的分析,由于第二产业污染比第一、三产业严重得多,所以用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来代表产业结构(comp)。最后,用相对产出的污染密度代表环保技术(tech)。
  由于深圳的环境保护统计开始时间比较晚,从1996年才开始,所以本文使用深圳1996-2007年的数据, 使用的主要污染物指标有:
  so�2:二氧化硫年平均值(mg/m�3)。
  no�2:二氧化氮年平均值(mg/m�3)。
  ip:可吸入性颗粒年平均值(mg/m�3)
  dust:工业粉尘排放量(吨)
  solid: 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万吨)
  (一)规模效应
  大量文献证明了FDI的流入会使一国或者一个地区的经济规模扩大。Chenery and Strout (1966)认为FDI的流入可以增加用于投资的总体财政资源,缓解潜在的发展瓶颈,如储蓄和外汇短缺。通过缓解这些瓶颈和限制,外商直接投资能够促进当地的经济增长。[5]
  根据魏后凯(2002)的模型,[6]我们有:
  gdp=Ak�αfdi�βl�γ。其中,k为国内投资,l为劳动力数量。
  两边取对数,得到:loggdp�t=a�0+a�1logfdi�t+a�2k�t+a�3logl�t+ε
  环境污染也会对经济发展有影响,尤其可能是负影响,所以将污染因素加入到模型中,得到:
  loggdp�t=a�0+a�1logfdi�t+a�2k�t+a�3logl�t+a�4polu�t+ε(2)
  k是深圳市各年度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额的累积值,l是年末从业人员总数。polu是污染物。
  
  FDI在影响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影响东道国的资本积累k,另外,FDI对于经济增长还有间接影响,模型还要加上FDI对于资本积累的影响后,得到:
  logk�t=d�0+d�1logfdi�t+d�2log(gdp��t-1�-gdp��t-2�)+μ�t(3)
  FDI本身作为资本积累的一部分,同时又对本土企业的投资有“挤入”或者“挤出”效应,d�1衡量了这一效应。gdp��t-1�是gdp的滞后一期,所以d�2衡量了通过宏观经济对资本积累的影响。
  (二)技术效应
  技术效应的衡量如下式:
  logtech�t=b�i+b�1popu�t+b�2logfdi�t+b�3logeins�t+b�4logagdp�t+b�5logei�t+υ�t(4)
  技术衡量指标(tech)为污染排放除以总产出。popu为年末常住人口,eins是各类监测数据的总个数,代表政府对于企业排污监管的重视程度。人均GDP(agdp�t)衡量了一个地区的 经济发展程度。根据Panayotou (1997),人均GDP所代表的收入通过居民消费倾向和可用于治理污染的资源总量来影响污染密度。另外,由于没有直接政府对于环境保护技术研发的数据,所以使用以及政府在环境方面的总投资(ei)来代表。以上数据除了各类监测数据的总个数(eins)是由深圳环境公报上所得之外,其他均是由深圳统计年鉴得到。
  (三)结构效应
  
  结构效应的估计方程为:
  logcomp�t=c�0+c�1logfdi�t+c�2logtrade�t+c�3log(k/l)�t+c�4logagdp�t+v�t(5)
  
  由于第二产业的污染最为严重,所以本文用第二产业的产值除以全地区当年的产值衡量一个地区的产业结构(comp)的变化。
  资本劳动比是资本除以劳动的比率,一般而言较高的资本劳动比会使工业产出比较高从而污染就更严重。人均GDP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对于产业结构的影响,进而对污染的影响是不同的。在工业化的初始阶段,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迅速上升, 而工业化往往意味着对自然资源的过度采伐以及废弃排放物的迅速增加 (Wang and Wheeler,2002)。随着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产业结构的调整与优化, 工业在产业结构中的比重将不再上升甚至下降, 而服务业比重将上升。
  综上所述,本文应用含有5个方程的联立方程组估计FDI对污染密度的影响:
  logpolu=logs+logφ+loge
  loggdp�t=a�0+a�1logfdi�t+a�2k�t+a�3logl�t+a�4polu�t+ε
  logk�t=d�0+d�1logfdi�t+d�2log(gdp��t-1�-gdp��t-2�)+μ�t
  logtech�t=b�i+b�1popu�t+b�2logfdi�t+b�3logeins�t+b�4logagdp�t+b�5logei�t+υ�t
  logcomp�t=c�0+c�1logfdi�t+c�2logtrade�t+c�3log(k/l)�t+c�4logagdp�t+v�t (1)
  (2)
  (3)
  (4)
  (5)
  方程1是定义方程,把污染的因素分解成3个部分。方程2到方程5都是行为方程,方程2,3,4分别是估计了规模、技术以及结构效应。方程5估计了FDI对于累计固定资产的作用。FDI直接产生的三个效应分别由a�1,b�2,以及a�1*d�1表示;FDI通过影响资本积累、影响规模 以及产业结构进而影响污染物排放,由a�1*d�1表示;最后,污染物排放也会反过来影响经济发展。
  三、模型估计结果
  由于方程(1)是定义方程,所以只估计方程(2)―(5)。联立方程由方程(2), (3), (4) 以及(5)组成,通过阶条件以及秩条件得出三个方程均为过度识别,因此使用两阶段最小二乘法(2SLS)(张晓峒,2007)。
  (一)规模效应估计结果
  下表是对于各种污染物的规模效应的估计。对于经济发展而言,FDI、劳动力以及资本积累都是很重要的因素,但是,从污染物对于经济发展的反作用来看结果是不一定的,模型结果显示,只有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以及工业粉尘排放量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是显著的。
  表1规模效应估计结果log(GDP)log(SO�2)log(NO�2)log(Solid)log(ip)log(dust) 常数项-4.4480**�(-2.23)-4.8498**�(-2.7694)-2.3467***
  (-3.3172)-4.9641**�(-2.7856)-2.0680�(-1.3253)log(fdi)0.1595***�(3.2429)0.2277**�(2.3367)0.0807***�(2.1326)0.1299*�(1.7474)0.1563**�(2.5907)log(l)0.9057*�(1.7621)0.9545*�(1.9836)0.6636***�(3.2758)*** 1.2519**�(2.1146)0.3500�(0.7654)log(k)0.6927***�(2.9235)0.5487*�(1.7698)0.6524***�(5.2391) 0.6100**�(2.2064)0.9283***�(3.9785)log(polu)-0.0456�(-0.7441)-0.1289�(-1.2064)-0.2094***�(-6.3 794)0.2015�(1.1752)-0.0652*�(-1.7508)
   注:***,**和*分别代表在1%,5%以及10%的水平上显著,小括号中为t统计量。以下 同。
  
  由于FDI对经济发展的作用还会通过对资本积累产生的间接作用,所以,估计FDI对经济发展的作用时,还要考虑这一间接影响,否则就会低估FDI对于经济发展的作用。
  以NO�2为例,FDI对于资本积累的估计式如下:
  logk�t=0.1522+0.3095logfdi�t+0.4245log(gdp��t-1�-gdp��t-2�) (6)
  (1.969657�*)(2.28326��**�)
  FDI对资本累计有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依然以NO�2为例,FDI对于经济规模的作用考虑两种 作用为0.159569+0.3095*0.692722= 0.3740。
  (二)技术效应估计结果
  对于各种污染物的技术效应的估计结果如下表:
  表2技术效应估计结果log(tech)log(SO�2)log(NO�2)log(Solid)log(ip)log(dust)常数项-24.5779**�(-2.6836)16.0768**�(2.2508)17.3846**�(2.62 25)11.4955***�(3.0918)-20.1134�(-1.4278)log(fdi)-0.0842�(-0.2530)-0.6363*�(-1.8329)-0.4734�(-1.5692 )0.0007�(0.0044)-1.2739**� (-2.3247)log(eins)0.2973�(0.5805)1.2463***�(3.5896)0.3633�(1.0264)0.1707�(0.8724)-1.6536**�(-2.1380)log(agdp)-4.9784**�(-2.4649)0.0465�(0.0396)0.5600�(0.4572) 0.0882�(0.1201)5.9884*�(1.8998)log(popu)-6.5510**�(-2.4059)-4.9859**�(-2.70295)-3.9004*
  (-2.2370)-3.5623***�(-3.4646)-1.553�(-0.3744)log(lei)1.6656*�(1.8028)-0.5473�(-1.0876)0.3157�(0.5676)-0.3894�(-1.1784)-4.1566***�(-2.8934)�
  FDI对于大部分的污染物的减排技术没有显著影响,只有对于NO�2以及粉尘污染有显著影响 且是负相关影响,负相关表明对于环保技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对于其他污染物没有显 著影响。这表明,从环保技术角度上看,深圳的跨国公司只是对某些污染物技术上有积极作 用。�①Wang和Jin(2002)实证检验了在中国的国有企业、私企和跨国公司的环境业绩, 最好的是国外的跨国公司,要优于我国国有或是私人企业。[7]但是从本文结果来看,原 因可能由于本土企业的吸收能力不强,对于环保技术的提高并不多,跨国公司的环保技术的外溢作用并不 显著。虽然跨国公司环境保护可能做得较好,但是对本土的环保技术没有明显的促进或者拉动作用。
  人均GDP也对大部分污染物影响不大,对照前面的两条影响途径,可能对于SO�2消费者有更 高的需求因而呈现负相关关系;对其他污染物没有显著作用,可能是由于经济还没有发展到足以有很多资源投入到减排的项目上去。在对于污染物技术上的作用最显著的是人口,当人口较多时会对政府环境保护的压力加大,政府也会对企业有更高的要求,所以人口的数量对于环保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
  (三)结构效应的估计结果
  表3结构效应估计结果log(tech)log(SO�2)log(NO�2)log(Solid)log(ip)log(dust)常数项-0.1340�(-0.4587)0.1339�(0.3635)-0.1517�(-0.4841)0.0222�(0.0706)-0.1680�(-0.6677)log(fdi)-0.0339*�(-1.8470)-0.0830***�(-2.9313)-0.0596*�(-2. 7346)-0.0699***�(-3.1405)-0.0584***�(-3.3967)log(trade)0.030242�(0.8633)-0.00945�(-0.2229)-0.02356
  (-0.6474)-0.01261�(-0.3305)-0.02417�(-0.6796)log(K/L)0.2457**�(2.8542)0.3276***�(3.3448)0.2719***
  (3.2265)0.3090***�(3.5667)0.2683***�(3.6648)log(agdp)-0.0555�(-1.0341)0.0179�(0.2711)0.0319�(0.5631)0.0150�(0.2523)0.0328�(0.5920)�
   资本劳动比对于结构变化很重要,正的系数表明越高的资本劳动比使得工业产出的比例越高,但同时,污染也就越严重(Copeland and Taylor, 2001)。所以,提高资本产出比也就提高了污染的排放密度。贸易项和人均GDP对于污染结构没有显著影响。FDI对于污染结构影响是显著为负的,也就是随着FDI的进入,产业结构向清洁型转变。
  (四)FDI对于环境的综合影响
  
  综合上述三种效应得出FDI对于环境的最终影响。根据方程间的内在关系,得到以下公式:
  
  进而我们得到下面的结果:
  表4综合效应估计结果计算式SO�2NO�2Solidipdust总效应�polu/�fdi-0.668780.415969-0.243570.30364-0.16460规模效应�gdp/�fdi0.1595690.3975390.213090.2916670.05298技术效应�tech/�fdi-0.794410.000000-0.473470.000000-0.27328结构效应�comp/�fdi-0.033940.01843-0.24250.011972-0.04312�
  首先,从规模效应看,无论使用哪种污染物指标,FDI对于污染的影响是一致的,也就是说FDI扩大了经济规模,使得环境更加恶化。其次,从结构效应和技术效应上看,外资的进入都是对NO�2与可吸入性颗粒有增加或者没有显著作用,而对于SO�2、工业固体废物以及可吸 入性颗粒都是减轻的作用。最后,总效应与结构和技术效应相类似。
  四、政策建议
  FDI的进入对于深圳市的经济发展起到了重大的作用,但同时也对该地区的环境污染产生了影响。和已有文献结论不同的是,FDI对不同的环境污染指标产生的结果是不同的,总的来讲,FDI对于SO�2、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以及工业粉尘污染有积极减少的作用,但是,对于 NO�2与可吸入性颗粒是负面增加的作用。
  根据深圳的经验,其他开放较晚的城市或地区应总结我国已有经验,制定适合自身发展的外资政策,在发挥其巨大经济推动力的同时降低其带来的污染效应。☆�
  
  注 释:�
  ①这里与包群(2008)认为跨国公司由于使用环境友好型的技术对于环境保护有着积极 的作用结论有些不同,可能与所选样本不同有关。�
  主要参考文献:�
  [1]Grossman G. and Kreuger A. Economic Growth and the Environment. T 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1995, Vol.110(2), 1995.
  [2]刘 宇.外商直接投资对我国产业结构影响的实证分析――基于面板数据模 型的研究[J].南开经济研究,2007(1).
  [3]Jenkins R. ,“Trade, Investment and Industrial Pollution: A Malaysi a Case Study with someMexican Comparisons"[J].IKMAS Working Paper, 1999.
  [4]包 群.Does FDI cause more pollution in China?中国世界经济年会会议论文,2 008.
  [5]Chenery HB, Strout AM Foreign assistanc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T 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56, No. 4, Part 1 (Sep.,1966).
  [6]魏后凯.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J].经济研究,2002(4).
  [7]Wang Hua & Jin Yanhong,Ownership and Industrial Pollution Control:
  Evidence from China1,Annual Conference of American Agricultural Economics Assoc iation, 2002.�
  
   Assessment of Effects of FDI on Host Nation"s Environm ental Pollution
  Yang Boqiong�1 Chen Jianguo�2 Gong Jiao�3
  Abstract: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globalization, the total amou nt of FDI became
  large. But there was little study on FDI environmental effect in host countries.
  So we chose Shenzhen as object to analysis it. The percent of FDI in Shenzhen i s higher than most of other districts in China. Other districts could learn from
  the result of it. So we would establish the simultaneous equations to measure t he environmental effect of FDI in Shenzhen. The result indicated that although t he results form five different pollution indicators are not exactly same, the wh ole direction of the effect are according with the principle of pollution effect
  of FDI. The government could regulate the enterprises according to it.
  Key words: FDI;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 收稿日期: 2010.5.20 责任编辑:潘德平 ]

相关热词搜索:东道国 度量 环境污染 影响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