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文:甄妮和罗文睡觉

发布时间:2019-03-03 01:27:09 来源: 法律文书 点击:

  罗文去世后,香港全城缟素。武侠小说家金庸给罗文的悼词是“歌在人心”。   然而,与其说人们是在悼念这位一代巨星,不如说是对“香港精神”的追念。   今年年初,香港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在他的财政预算案演辞结语中,异乎寻常地引用了一段歌词――是香港家喻户晓的《狮子山下》――“放开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随,无畏更无惧……”
  这几年香港经济衰退,颇让人心灰意冷,梁锦松引用这首30多年前的老歌,无非是借古喻今,试图唤起曾经在过去岁月里创造了香港成功的“香港精神”。
  其时,这首歌的演唱者罗文已在肝癌晚期,正在凭意志苦撑。10月18日中午,电台忽然传出他的死讯,节目主持人边说边饮泣,但消息立刻被发现是误传,罗文仍在弥留中挣扎,延至晚上才去世。主诊医生后来说:“罗文生存意志非常坚强。”
  不要小觑这个细节──香港人当下最欣赏的,是拥有顽强斗志的人物。罗文与病魔对抗,呼应了他的歌曲的励志精神。借《狮子山下》,罗文被大众重新发现,经香港传媒反复诠释,他由本来娱乐大众的艺人上升为代表香港流金岁月精神价值的传奇人物。对此,相信连他本人也始料未及。
  更有趣的是,纵观罗文35年的演艺生涯,音乐风格其实十分多元化。他是个两面人,在《狮子山下》、《几许风雨》一类励志歌曲之外,还有大异其趣的另一面。他有些歌曲阴阳怪气,如《波斯猫》,是游离于同性与异性之间,大玩女性化的男性形象,人们爱用“妖艳姣俏、露骨自恋”去形容。罗文一生未婚,有传闻说他是同性恋者,但一直没有得到证实。
  罗文原名谭百先,1950年出生,原籍广西桂平,双亲早逝,13岁赴港,曾经做过裁缝学徒、荔园撕票员和银行办公室助理。1966年开始在湾仔酒吧唱歌,20世纪70年代,香港免费无线电视时代来临,罗文以唱电视剧主题曲成名,代表作品有《前程锦绣》、《小李飞刀》、《家变》等,一生共有650首金曲。
  罗文不是创作歌手,只演唱别人创作的歌曲。像《狮子山下》,作者是香港首席填词人黄�。罗文读书不多,没法写出如此动人的歌词,但他声音洪亮,极有唱歌的天分,是作品最佳的演绎者之一。
  罗文的个人奋斗史跟香港70年代以后各历史阶段紧扣。如今香港的中年人,许多都是听罗文歌曲、看罗文表演长大的。他代表了香港二次世界大战后“婴儿潮”一代的音乐文化。婴儿潮一代是指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至60年代末出生的人,他们重视工作与家庭价值,战后西方与东亚地区的经济繁荣,都由他们创造;但他们也重视个人自由,挑战传统观念与规范。罗文的歌曲传递的信息,以及游走于不同类型的舞台风格的尝试,是创造香港繁荣一整代人的集体记忆。
  只有少数歌手,如许冠杰、林子祥,能享有如罗文般的地位,受香港普罗大众推崇。他们的奋斗故事,也是香港人的奋斗故事。但香港大学毕业的许冠杰是精英知识分子,罗文的英文与音乐能力却是全凭自学得来;中年以后,林子祥携如花美眷移民海外,作了最典型的香港中产阶级的选择,罗文有足够的资格与能力移民,却选择留在香港生活。这点点滴滴的分别,使今天为失业、负资产、生活压力而叫苦连天的香港人,更加认同罗文所代表的价值。
  罗文的华丽丧礼,像场演唱会──只是不准记者入场,避免他们偷拍死者遗容。在“后现代”世界中,连续多天的煽情新闻头条,营造了介乎全民哀伤与集体亢奋的奇妙状态。著名人物的丧礼,不过是大众话题,转眼随风而逝。罗文尸骨未寒,各唱片公司已为他遗下歌曲版权如何分配展开争夺战。香港传播媒介又渲染罗文死后,可能化成彩蝶飞入灵堂的迷信,以求吸引读者……诸如此类,都“很香港”。悼念、哀伤或怀念,在“后现代”世界中,只是符号化的托词,也都不过是形形色色的商业考虑。
  但毕竟,随着死亡的洗练,罗文的象征由狭义扩展至广义,朝向完美人格方向演化。在香港“后泡沫时代”的价值重整过程中,罗文代表了一种香港价值。死者已矣,人们怀念的,其实是那能燃起人们熊熊心火、逆境自强的音乐感染力。
  罗文只活到52岁,不算长命,但其留下的歌曲,是香港精神文明的象征,永驻人间。作为艺人,夫复何求?
  相对今天五音不全、文化水平参差的新一代香港歌手,这却是奢求。

相关热词搜索:罗文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