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经济基础的婚姻【一桩没有经济基础的婚姻最终走向滴血的屠刀】

发布时间:2019-01-09 01:21:02 来源: 法律文书 点击:

  2005年10月,在秋高气爽、阳光灿烂的南京,一个在校大学生离经叛道地与一个在网吧打工的女孩结了婚。当时,这个如鲜花般美丽且绚烂的爱情故事曾经成为南京大学生们奔走相告的重磅新闻,现实版的爱情童话感动了无数颗视爱情为圣物者的心。一时间,羡慕的,祝福的短信和电话铺天盖地地涌向这对幸福的新人……
  然而,短短的三年时间过去了,这个童话般的爱情与婚姻却在人们仍旧时不时地回味无穷之时,却悄然走向了破裂,甚至,爱情童话的男主角还向曾经令众人艳羡的缘分举起了锋利的屠刀……
  
  当年婚礼情动金陵
  
  
  2008年6月24日,在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庭上,当法官对涉嫌故意伤害犯罪的一位学生模样的青年进行了公开宣判后,该青年禁不住痛哭流涕:“我服从法院的判决,我罪有应得!我现在才知道,虽然我在读大学时就与人结了婚,是令人羡慕的公众人物,但是不管我是谁,在自己的婚姻即将崩溃时,用屠刀去试图捍卫婚姻与家庭稳定的行为都是非常愚蠢的!”
  这个青年就是本文主人公金平。
  金平1982年7月7日出生于江苏省盐城市。由于他性格内向,在学校没什么朋友,无聊时便时常到网吧上网,结交了一些网友,并时常将自己心中的欢乐与忧愁向网友们倾诉,以此来释放自己。
  2003年10月的一天晚上,金平刚上QQ,就看见一个陌生的头像在屏幕上晃动:“今天怎么这么晚才上线啊?是近来学习任务很紧张吗?”那个人叫“梅子”,是他刚刚结识不久的一个网友。之后,他们在QQ上热烈地聊了起来。金平将自己是一名在校大学生的情况告诉给了梅子。梅子也告诉金平说,她的真名叫李洁,生于1985年3月,是一位从事网络工程的女孩,因为家里太穷,成绩很好的她读到高二时因无钱交学费而辍学了,来到南京打工,并一边工作一边参加自学考试,取得了计算机中级资格证书,成了一名计算机工程师。
  李洁自强不息的奋斗经历感动了金平,他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漂亮却又意志坚强的女孩。
  随着交往次数的增加,他们的感情也越来越好,虽然金平后来知道了李洁之前对他所说的所谓的计算机工程师职业,不过是一个网吧的网管(网吧计算机维修和管理人员),但他还是原谅了李洁最初对他的欺骗。
  李洁对此很感动。身为一个乡下妹子,能够找到一个大学生男朋友,她的朋友和亲戚也都替她高兴。
  2005年7月7日。这是金平的生日。这天,李洁特地从刚领到的当月的工资中拿出500元钱来,买了一套很漂亮的衣服送给金平。
  收到这件衣服后,金平很开心。李洁工资不高,还要供弟弟读书,很不容易,因而他感动地对李洁说:“亲爱的,你对我这么好,我一定要娶你!”
  然而金平的决定却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金平的老家在苏北穷困偏远的乡村里,他父母能培养出他这样一个大学生很不容易,他的父母很为他自豪,一家人也从此在乡邻们羡慕的目光中寄希望于他大学毕业后能改变家里的窘境。又谁知,刚刚跳出农村的他非但没给父母找上一个城里媳妇,却找了一个农村妹子当女朋友,还欲与之结婚,这怎么能接受呢?
  在金平的心中,爱情誓言是应该一言九鼎的,因而不管父母怎么反对,他都坚决要与李洁结婚。看他固执得连九头牛也拉不回头的样子,他的父母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他执意要与李洁结婚,父母就当没生他这个儿子,也不再支持他读大学的费用!“你与那个丫头好,你让她供你读完大学好了!”
  金平的父母以为,这最后一招一定能够让儿子“浪子回头”,又谁知金平犹如吃了秤砣铁了心――就算是放弃读大学,也一定要与自己心爱的人结婚!
  结婚之时,虽然没有金平父母的支持,但是他们的爱情故事却在南京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他所在学校的校报还将之作为头条新闻予以了发布,不少人都赞誉他们是“神仙眷侣”,缔造了一个新版的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的“爱情佳话”,并纷纷向他们表达羡慕和祝福。
  
  拮据生活考验爱情
  
  婚后,虽然金平与李洁很恩爱,他们的爱情故事也令人羡慕和迷恋,但是他们的婚姻却注定会有距离。在李洁的亲戚朋友眼中,金平是个大学生,当然算是他们家的乘龙快婿了。对金平来说,淳朴的李洁如同一条清澈的溪流,他很爱她,可是他的父母和亲戚却又都反对他们之间的婚姻,让他觉得用亲情去换爱情的做法,有些顾此失彼……
  
  最令金平烦心的是,自从他与李洁结婚之后,他父母便一气之下真停了给他继续学业的费用。而妻子李洁除了每个月只有600元的收入外,再无其他收入,这点钱作为两人的生活开支都捉襟见肘,又怎敢挪做他用,给他交学费?因而金平在离毕业还有一年的时候,便不得不中断学业,含泪离开了校园――他想通过自己努力,先打工挣钱,有了积蓄后再继续学业。
  然而,要在南京找个工作并不容易。没有毕业证却依然把自己当成象牙塔中天之骄子的金平,找工作更是高不成,低不就。为了养活自己,金平不仅到网吧兼职网管,也尝试着在校园里卖书和文具,但他折腾来折腾去,却始终没挣到钱。之后,他便对这种又苦又不能赚钱,还很丢面子的活儿了无情趣了。
  就这样经过一系列打击之后,金平索性做起“家庭妇男”来,他一整天猫在家里,靠着在网吧当网管的妻子那600元钱的工资过活。
  日子就这样艰难地熬着,曾经美好的爱情与婚姻在金平心中渐渐变得淡而无味了,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
  不久后,他们的女儿诞生了。在短暂的幸福之后,夫妻俩却愈发感到了生活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金平再不出去打工,生活将难以为继了。于是,他又去找工作,但他依然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最后,他在妻子的帮助下,才在夫子庙附近一家娱乐城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
  拮据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影响他们的感情。金平与李洁刚开始彼此相吸时,都只是看到对方身上的闪光点,两人在一起的感觉也几乎都是神秘、刺激与愉悦。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之间的神秘感和新鲜感逐渐消失后,彼此身上的毛病也渐渐显露了出来。金平发现,在李洁贤惠的外表下面,是她的性格乖张、多疑,没有自信。
  洪丽是金平初中同学洪涛的妹妹,他们认识时洪丽还是一个小学生。2006年6月的一天,洪涛给他打来电话说,洪丽初中毕业后想到南京打工,请他帮忙找找工作。当金平见到洪丽时简直呆住了――这个昔日毫不起眼的丫头片子已经出落成了一个身材高挑、又苗条又丰满的漂亮的大姑娘了。虽然洪丽学历不高,但是因为人长得漂亮、白晰,很快便在一家高档商场找到了一份做售货员的工作。之后,虽然他们见面的时候不多,但是却偶有短信联系。
  2007年7月的一天,正在上班的洪丽突然接到了金平打来的电话,金平在电话中告诉她说,他在她租住的房子门口等她,请她马上回家,有要事相告。“什么要事呢?”接过电话后,洪丽怎么也想不出她与金平之间有什么要事,可是听金平那急急的口气,她又不敢怠慢,于是连忙打的朝家里赶。
  回到家后,她看到金平与嫂子李洁站在一起,便热情地与之打招呼:“金哥,李姐,你们有事找我吗?”洪丽没想到,李洁见了她却不仅没有曾经的热情,还对她怒目而视,弄得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们进你家之后再说吧!”金平对她说。
  然而当洪丽将金平与李洁让进家门后,李洁却突然怒斥她:“你别在我面前装,你那么客气干吗?你以为你跟我老公的事我不知道吗?我今天就是专门为这事而来的!”
  原来,那天上午金平在接过洪涛的一个电话后,想起洪涛那漂亮的妹妹洪丽来,于是给洪丽发了一条短信:“丽妹,为何这么久也不跟我联系?不想你的金哥了?”没想到他却将这条信息错发到了李洁的手机上。李洁接到这条短信后,心里顿时如同打翻五味瓶,叫金平一定要将这事说清楚,并一定要金平带她去见洪丽,当面证明他与洪丽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在这种情况下,金平便将李洁带向洪丽家,希望洪丽能证明他们之间的清白。金平原以为三人见面后此事就能顺利地得到解决,哪曾想到李洁见了洪丽的面不问青红皂白对洪丽又打又砸,让金平丢尽了面子。
  从那以后,李洁也觉得金平不再是曾经跟她热恋时的那个金平了:虽然名义上是一个大学生,但金平除了多读几本书外,并不比她强多少。尤其是生活能力方面,更是根本没法与她比。而金平却整天以自己是一个大学生自居,时常嘲笑和挖苦她,却又心安理得地接受被她养。不仅如此,金平偶尔还跟网上或者现实中的时尚美女打情骂俏,有一次,她便从金平所使用过的一台电脑里,发现了他与一个女网友互称老公老婆,聊得火热……想起这些,她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性格也由此渐渐变得乖张、易怒起来。
  
  
  感情破裂屠刀相向
  
  2008年2月中旬的一天,在金平与李洁又一次发生争吵之后,李洁气得半夜冲出家门去。由于赌气,金平没有及时追出去将妻子劝回家,而是听之任之。他想,有女儿在家里,妻子肯定会因为思念女儿而很快回家的。却没想到,李洁这一去却好几天也没有回家,当他到处找也没有找到妻子后,着急不已的他索性报了警。
  “你不是不在乎我吗?报警干嘛?”李洁没好气地说,“我们之间的感情都已经破裂了,就算你把我找回来,也没有用!你说一个摔碎了的碗修补后还能完好如初吗?”
  而当金平问李洁那几天去了哪儿时,李洁却对他的问话置若罔闻。
  想到自己当初不顾一切地与李洁走到一起,现在夫妻俩却吵得冤冤不解,金平的心里很疼。他不希望自己费尽周折得来的婚姻被当初不支持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嘲笑,因而在妻子“出走”的事件发生之后,金平对自己在处理夫妻关系的一些方式、方法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并用无声的行动来改善夫妻关系。此后,他不仅主动地承担起了家里的一些活儿,在关心李洁时也更细微一些了:李洁想吃什么,他就尽量地给李洁做;李洁想要什么,他也尽量满足李洁;平常上班同样很累的他在下班后还总是给妻子端茶倒水……
  然而,女人的情如逝去的水,往往是一去不复返的。虽然金平想着一切办法来挽救自己与妻子之间的爱情,却发现妻子对他的爱并没有得到修复。最令他绝望的是,一天,当他有事去网吧找李洁时,竟发现妻子与一个名叫夏强的同事在网吧的一间屋子里窃窃私语。
  当天,当李洁回到家中后,他反复追问此事:“我看你跟夏强亲热的样子,你们之间肯定有问题!”
  “我们之间有啥问题?是同事在一间屋里说说话不行吗?”
  “你们是同事在一间屋子里谈事本来没什么,可为什么他喝过的一瓶矿泉水,你接过去就喝?如果不是很亲密,你会这样吗?”想到自己喝过的水李洁总嫌脏,从来不喝,金平心里就是气。
  夫妻俩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吵,金平没想到妻子李洁被他追问得急了时竟然承认了自己和夏强正在交往的事:“我就是喜欢他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妻子的话将金平气坏了:“我是大学生你不好好珍惜,却喜欢上一个网管,你不觉得自己太没品位吗?”
  “网管怎么啦?我就是网管,你为什么要娶我?”李洁反唇相讥:“你是大学生吗?是大学生怎么没有毕业证?又怎么找不到工作?夏强是网管,可他自强不息,不怕苦不怕累,就是比你强!我就是喜欢他!”
  听了李洁侮辱自己的话后,金平气坏了,想到自己从一个象牙塔中的天之骄子,因为爱上了这样一个女人而沦落到了众叛亲离,要文凭没文凭,要本事没本事,甚至连打工仔也不如的境地,他冲上去就给了妻子一个耳光:“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我不是因为你,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吗?”
  李洁也不是省油的灯,在金平打过她后,她也即刻反扑,跟金平打了起来。之后,她咬牙切齿地对金平说,要与他离婚。说完便收拾起东西,又一次冲出门去。
  妻子的情变,让金平痛苦万分,因为他为这场婚姻付出了太多,因而他不愿意就这样结束这段美好的姻缘。为了挽回婚姻,不至于一败涂地,他打电话向妻子检讨了自己的不是,对家庭关心不够,为了孩子和这个家,愿意原谅妻子,希望妻子能与他重修旧好。于是李洁再次回到了他的身边。
  然而,夫妻俩貌似恩爱的日子才过去一个多月后,2008年4月19日,金平在去网吧找李洁时,他再次看到妻子与夏强很亲热地眉来眼去,于是他跟妻子又吵了起来。李洁也再次离家出走,一连几天音讯全无。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金平心里又慌了,他又给妻子打电话,劝其回家,说他与女儿都很想她。然而,此次李洁去意已决,毫不理会他的检讨。
  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金平找到了夏强的住处,要求夏强断绝与李洁的来往。哪知夏强一口回绝地说,他与李洁之间是真心相爱。
  
  4月22日晚,金平坐在空荡冷清的屋里,面对啼哭不休的女儿,他感到凄凉如冰雪,无情地笼罩着他,让他欲罢不能,又无所适从。他不停地拨打着妻子的手机,却始终无人接听,直到天亮,李洁也未归家。这时他想,自己遭遇的婚姻变故,全都是夏强一手造成。越想越气的他拿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和一把裁纸刀放进口袋里便出了门,径直来到夏强的住处。
  早晨8点多钟,他敲打着夏强的房门,高喊着夏强的名字,要其给他开门。门打开后,夏强没好气地问他有什么事。金平没顾那么多,他冲过夏强对他的阻拦,径直进到里屋。果然,在夏强的床上,他看到了有一个人用被子蒙着头,正在发抖。见此情景,心中已经猜出几分来的他快速地冲上前去,猛地一把掀开被子。于是,他看到了他最不愿看到的一幕:自己的妻子李洁正穿着睡衣躺在夏强的床上……在这一刻,他身体里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他真想撕碎这个熟悉又陌生、显得镇静,又一脸漠然的女人!但他心中的怒火很快转移到了另一个人身上,那个人就是夏强。面对他的出现,夏强一脸无畏,满脸写满嘲笑和不屑,甚至是挑战似地看着他。
  “你这个臭婆娘,我要不想到女儿可怜,真恨不得一刀捅死你!”金平狠狠地打了李洁一耳光后,气得咬牙切齿地对李洁说。
  见状,夏强冲了过来,想保护李洁。此时,早有准备的金平随即转身抽出裁纸刀,刺向夏强的脖子。眼明手快的夏强一把抓住刺向自己的裁纸刀,裁纸刀一下断了,但夏强的脖子还是被裁纸刀给割伤了,血很快流了出来。见自己被刺中后,夏强便朝金平扑了过来,这时,金平又抽出兜里的水果刀,朝夏强的胸部与腹部捅去。夏强用力地从身上拔出刀子,扔在一旁,然后与金平扭打在一起。在扭打的过程中,看到变成了血人的夏强,金平吓得夺路而逃。
  在出逃的路上,金平想来想去后,走进了附近的派出所投案自首……
  其实,夏强并没有死,经抢救康复后,法医鉴定夏强的伤情程度属重伤。
  在看守所,金平开始反省自己,后悔自己的冲动给夏强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并主动表示愿意赔偿夏强医疗费、营养费等共计二万元。
  夏强虽然是肉体受害者,但是他想到自己是第三者,破坏了金平与李洁的婚姻,因而在法院判决之前,夏强特地向法庭提出了书面申请,建议法院对金平从轻处罚。
  2008年6月24日,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宣判,法庭认定金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金平判刑后,李洁也人间“蒸发”了。

相关热词搜索:屠刀 经济基础 一桩 滴血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