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产业剧震]震杭地产

发布时间:2019-04-10 01:28:16 来源: 法律文本 点击:

  京城最大房地产公司之一首创集团总经理刘晓光“协助调查”,风声鹤唳的地产界迎来重大冲击      6月16日,刘晓光乘飞机匆匆从香港返回北京。在港开会的他得到通知,建设部将于次日下午召集部分房地产开发商开会。刘身为首创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是北京房地业界代表人物之一,自然应邀参会。
  尚未走出首都机场,刘晓光便被中纪委工作人员带走。据首创集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介绍,事情发生之时,刘晓光正步出贵宾通道。司机试图上前帮着拿行李,却被身旁的工作人员拒绝。
  刘晓光接着被带上了另一辆车。司机以为遭遇绑架事件,急速汇报首创集团。首创集团向北京市国资委汇报,得到的解释是――刘是“协助调查”。
  
  刘晓光“协助调查”
  
  6月16日是一个星期五。不晚于周日,很多人的手机便收到了一条短信,称刘晓光因涉及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案而被捕。短信以几何级数逐层扩散,一夜之间,圈内人人皆知。
  自一周前北京市长期分管建设、国土房管等的副市长刘志华“因生活腐化堕落”被免职,并由中纪委立案侦查的消息公布后,风声鹤唳中的京城地产界迎来了首次冲击。
  这条短信的来源不乏神秘。记者回电质询,电话那头的人嘿然而已,并不作答。
  六天之后,首创集团下属上市公司――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交易所代码:600008,下称首创股份)发布公告,首次公开确认,公司董事长刘晓光“配合有关部门调查了解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的有关问题”。
  首创集团香港上市公司首创置业(香港交易所代码:2868)同日亦发布了同样内容的公告。
  刘晓光今年51岁,1975年进入北京测绘仪器厂,1978年考入北京商学院,毕业后进入北京市计委,很快被提升为商贸处副处长,是当时北京市计委最年轻的处级干部。1985年,刘晓光调任北京市百货公司任副总经理,其后担任了北京齿轮总厂副厂长。1988年,他回到北京市计委,并先后担任处长、总经济师和副主任。
  “年轻,有学历,能干,是北京市培养的第三梯队干部。”一位熟悉刘的人士这样评价当年的情景。
  1995年,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副市长王宝森案发,刘曾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为时约一周。至1995年,刘晓光告别宦海生涯,参与整合当时隶属于北京市财政局、市计委和市政府办公厅的172家国有企业,创建首创集团,任总经理至今。
  首创集团在业内有“北京地主”之称,土地储备丰厚,且大多位于黄金地段。其另一个特点是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数年间,在刘晓光的主持下,首创集团在境内外控股五家上市公司,金融资产组合中还含有两家境外上市公司、两家国内上市证券投资基金,以及一家香港上市基金。
  凭借于此,刘在业界被视为“融资高手”。在资金投入上,首创按“五三二”比例配比,即50%的资金投资在基础设施,30%的资金投资于房地产,20%的资金用于兼并收购等金融投资。
  若如前述短信所言,刘晓光何以卷入刘志华案的调查?猜测纷纭。接近刘的一位同行觉得意外,他认为,刘本来聪明,再加早年经历,为人谨慎,“说话做事有分寸”,兼之领导大型国企,“按说行贿的可能性不大”。
  有关公告所称的“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并非刑事强制措施,也不属“双规”。刘晓光涉案深浅,命运如何,截至本刊发稿之时,仍然是一个开放式问题。
  
  “522”招标
  
  北京朝阳区北辰西桥西北角上,一个气势恢宏的项目已经停工两年有余。四座尚未封顶的建筑是设计中的公寓和酒店;其南侧,68根深入地下百米的钢柱已经伸出地面。
  这里,即是原计划中的“摩根中心”所在地;对于遍观风云的北京房地产业界来说,亦属一场罕见风暴的中心。
  6月22日同时发布澄清公告的,还有广西阳光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交易所代码:000608,下称阳光股份)。阳光股份为首创集团的关联公司,首创多家企业在阳光股份中合计持股约10%。
  恰在一个月前,首创集团与阳光股份所组竞标团,赢得了北京市国土资源局主持下的“摩根中心”地块招标。
  “摩根中心”地理位置极为优越,距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场馆“鸟巢”仅500米,与奥运会游泳馆“水立方”则隔街相望。
  这一地块原属北京摩根投资公司(下称北京摩根)名下。但2005年10月8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发出公告,称“因受让方未按《北京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约定的期限付清全部地价款”,决定收回“摩根中心”的两期共计3.89公顷的土地使用权。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地块招标,底价设定为9.91亿元,其中包括项目原业主北京摩根欠施工单位――北京市建工集团的近7亿元工程款,以及欠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的3亿元土地出让金。招标书指明,招标部分除“摩根中心”的土地使用权,还包括地上建筑部分。首创集团/阳光股份、SOHO中国、华远房地产、大连正源四家公司参与了此次竞标。首创集团/阳光股份终以17.6亿元出价胜出。
  事后,参与投标的SOHO中国总裁潘石屹在他的博客中写道,“这两天,我失眠了,整夜睡不着觉,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摩根中心这个项目的招标……是我太保守了,还是首创太激进了?疯了?”
  潘的出价是15.2亿元。他公开表示,项目“最多只值16亿”。因此在他看来,首创集团出了个“天价”。同样参与了竞标的华远房地产公司总经理任志强有相似判断,他的出价甚至更低。
  不过,持“天价”说的,主要是参与竞标者。更多的地产界人士认为,以现有的价格拿下“摩根中心”,确为划算的买卖,获利前景相当看好。
  “摩根中心”原定规划占地3.89万平米,总建筑面积约42万平方米,共分一座高达百米的自动智能写字楼,三座17层公寓及一座19层高的酒店。其时,原业主北京摩根聘请的国际物业顾问公司世邦魏理士对项目估值为92亿元人民币。
  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对于该项目的最新规划有所调整,原“摩根中心”主楼部分将成为绿地,因之总建筑面积下调至27万平方米。目前,这个项目已完成建筑面积约25万平方米,其中主楼A座竖起一节半钢柱,公寓分段完成14层-17层,B座完成17层。总体而言,原定规划的五座楼中,除主楼未起地上建筑,其余四座已近封顶。中标者接手后,即可完成目前四座建筑的封顶,开始装修。
  有资深地产评估人士告诉记者,影响地产项目盈利空间的因素很多,例如物业运作等。但以“摩根中心”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楼盘定位而言,2万元/平方米的价格,绝对应在射程以内,“如果运作得好,更高也完全可能。”
  这个项目的转让,并没有选择拍卖,而是招标。与拍卖的竞价过程不同,招标为企业一次性出价。同时,根据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的招标书,价格并非此次招标的最关键因素。据一位知情人士介绍,“此次招标规定,投标价格只占25分,付款进度占15分,其他因素为60分。”
  
  两年半纠纷
  
  “摩根中心”招标引发近来北京业界关注的原因,不仅是其地理位置优越,还因为围绕着这个项目的两年纠纷。
  这场纠纷的主角,是北京摩根。自北京摩根于2002年5月得名以来,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先后是虞晓峰、林强;但与其前身北京文茂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一样,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操于郭文贵之手。
  郭文贵现年39岁,原籍山东,早年在黑龙江省政府工作,就职于黑龙江林药公司驻郑州业务处。1992年,郭文贵成为河南民企大老板家具厂董事长,后与香港爱莲集团合资开发有“中原第一楼”之称的裕达国贸大厦。其后数年,郭游走海外;现用英文名“Miles Kwok”,身份则是来自美国AC摩根投资公司的投资豪客。
  文茂公司由郭文贵与著名演员朱时茂在1998年共同出资组建,后朱时茂退出。2001年12月,北京文茂获得“摩根中心”的地块开发权;次年7月,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获得成功;2002年8月,奥运主场馆以及游泳馆最终定址。“摩根中心”计划一举浮出水面。几乎就在奥运主场馆定址的同时,“摩根中心”开工建设揭幕,原定于2004年12月竣工。
  2002年9月和12月,北京摩根与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分别签订了“摩根中心”一期和二期项目的土地出让合同。北京摩根随即交付了出让金的15%。根据规定,北京摩根将在签约后180天内,缴清其余出让金。
  北京市建委一位工作人员向《财经》记者透露,在最初的奥运项目规划中,“摩根中心”所在地一度被划入奥运用地。但其后,以新修的北辰西路为界,奥运用地重新圈定,“摩根中心”项目得以保留。
  尽管逃过了“易地重建”一劫,但“摩根中心”还是在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的要求下修改了设计,以符合这一地区“整体建设要求”。2003年4月,北京摩根以改后的建筑面积比原规划少1万多平方米为由,要求北京国土资源局调整土地出让金数额,后者则拒绝受理。
  虽未及时取得土地许可证及规划许可证,“摩根中心”的工程建设却加班加点进行。该工程最初承包给中国对外建筑工程公司,后转交北京市建工集团(下称建工集团)。
  北京摩根方面称,建工集团许诺对地下工程垫付100%施工款、对地上建筑垫付50%施工款的优越条件。同时,施工方许诺,将在345天之内完成工程主体建筑,并愿承担每天百万元的违约索赔。据悉,由乙方垫付施工款,是房地产业的一种普遍操作手法,但为建设部所明令禁止。因此,北京摩根与建工集团签署了所谓的“阴阳合同”,这为后来两者间漫长的诉讼埋下了隐患。
  双方初期合作可谓相当顺利,建工集团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摩根主楼的地下建设,被媒体冠之以“摩根速度”。但至2003年10月26日,建工集团以“一直垫资建设,没有拿到工程款”为由宣布停工。自此,“摩根中心”再未复工。
  北京摩根则认为,“主楼68根钢柱有67根不合格,且建工集团在建设到主楼出正负零后,开始有意拖延工期”,因而拒绝支付工程款。
  2004年3月25日,北京摩根就与建工集团的纠纷提起仲裁,但至今未果。
  2005年5月,迫于政府出台“831大限”的政策压力,北京摩根决定放弃要求调整土地出让金的要求,愿意缴纳剩余土地款。据北京摩根对外接受媒体采访所述,北京市国土资源局以其与建工集团有仲裁纠纷为由,拒绝接受。
  五个月后,2005年10月8日,北京国土资源局发出公告,决定收回“摩根中心”的两期土地使用权。
  2006年1月5日,北京摩根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无理拒收土地出让金,不履行其法定职责,又违法单方收回土地”为由,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八天之后,1月13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等四部门发布联合公告,宣布“摩根中心”项目因“土地使用权已被收回”,该项目的立项、规划、施工等许可证“自然失效”。
  在此之后,北京摩根展开了非常强硬的“反击”。林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宣称,“有黑手作祟。”为了重新拿回项目,林强自称曾找过北京市负责城建审批的所有重要官员,结果并无下文。
  5月22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招标出让“摩根中心”地块。
  至此,北京摩根彻底败走。当然,这还不是故事的结尾。郭文贵6月21日在电话采访中告诉《财经》记者:“(风波)起因确实是摩根中心,但这只是一个导火索。”他并且表示,对中央政府反腐决心“十分佩服”。
  
  地产业震荡
  
  6月11日,新华社播发通稿,称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因生活腐化堕落”被免职。
  刘志华生于1949年4月,毕业于北京经济学院(现首都经贸大学)劳动经济系,进入北京市劳动局,历任副处长、处长;1990年,从北京劳动局副局长任上调到劳动部,任劳动工资所建所后的第一任所长。1995年,刘志华从劳动部调回到北京市劳动局任局长,此后历迁西城区区委书记、北京市政府秘书长,1999年7月当选北京市副市长。
  由于刘主要分管领域“建设、国土房管、体育、轨道交通建设”,被免职前,他还担任北京2008工程建设指挥部的总指挥,监督奥运建筑工程项目,地产业界震荡可想而知。
  在刘晓光被带走前后,亦有消息称,有其他若干房地产公司负责人“协助调查”。不过记者获悉,其中至少有一家负责人已回到公司,继续工作
  6月22日,记者在京北四环路外的施工现场看到,距首创集团联合体招标胜出已有一月,“摩根中心”的工地上,七座塔吊仍旧静静地矗立着。6月14日是原定的复工日期,但工地内除聚集着数名保安,未见任何施工人员。
  保安明显分为两拨,其中几名身形略显瘦弱者,身着灰色制服;其余均着迷彩军装,脚登高腰皮靴――前者自称为北京建工集团派驻,后者则为北京摩根雇佣,并无来自首创集团的工作人员。
  面对记者的询问,“迷彩服”称,自己还没有接到撤离工地的通知。一位自称北京摩根的工作人员则告知记者,她正在等同事送来施工图纸。
  “摩根中心”的对面,奥运会主体工程“鸟巢”和“水立方”均已初显其形,工地上一片繁忙。

相关热词搜索:北京 产业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