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实体生意] 1比特币等于多少人民币

发布时间:2019-10-08 01:40:55 来源: 法律论文 点击:

  虚拟的比特币,淘金的硬件生意,再加上单纯的信任体系,一场概念性的商业试验在寻找它的出路和模式。   对于热衷于比特币的人来说,8月10日应该算是个好日子,在这天有一批挖矿机开始陆续发到用户手中。提供挖矿机的公司是ASICME,比特币生意的又一个淘金客。由64位数字构成的比特币,1台普通的笔记本电脑,要花上一年功夫才能得到1枚,且其总量不会超过2100万。如果用一台高性能的“挖矿机”来找寻比特币,就容易得多了。
  空手而来的千万订单
  2010年时候,1万个比特币只兑换了一个25美元的披萨。今年春天,1个比特币价格则一度高达266美元——不过隔夜之后就是长期的暴跌,没有人能说出来明年这个时候它是什么样子。就像其艰难的找寻过程,其价值仍然模糊。
  暴涨暴跌后的比特币开始为更多人所关注。杨曜睿,一个冲浪俱乐部老板,被一篇文章所吸引,然而,当他想去买挖矿机淘金比特币之时,却发现几乎无货可买。
  当时,市面上主要有三家矿机的相关厂家:一家是全球销量最大的矿机生产商美国蝴蝶实验室,一家是不以矿机销售为主的深圳烤猫,还有一家是已经决定转型只卖芯片的Avalon。其中烤猫卖的USB矿机明确注明是收藏品或礼品,等同于玩具;而去年就预定的蝴蝶矿机,至今仍不见发货;Avalon前批次的矿机和芯片都是期货品种。
  正是在寻购矿机的过程中,杨曜睿萌发了冲动,“让一件事情实现最快的方式就是自己去做”。拿30万元收购了一台Avalon原型机后,杨曜睿找到懂技术的朋友,对机器进行了拆解,并根据Avalon的开源方案,进行了测试,看是否能够实现矿机的组装生产。试验证明完全可行。于是,杨曜睿迅速组建了近40人的团队,创建TASICME公司,全身心投入到比特币矿机的创业中来。
  ASICIE矿机的核心配件是Avalon芯片,而Avalon芯片从预订到发货时间需要70天,收到Avalon芯片的10-20天后,ASICME再发货。当一切顺利,客户可以在预定的三个月后拿到矿机。而一旦Avalon芯片跳票,则时间未知。公司成立之后,截止到2013年7月31日,也就是说间隔还不到100天,挖矿机的预售额已经超过1000万元。
  即使是杨曜睿自己也没预想到销售效果会如此之好。类似于ASICME的团队,大大小小有近10家,但没有一个能够发展得如此迅猛。
  杨曜睿认为这归功于ASICME的透明化运作,实际上ASICME也是国内第一家“站在阳光下”做矿机生意的团队。在同样都是出售期货的情况下,谁的信誉高,谁就能获得更多潜在客户的认同。而这与比特币依靠信任发展的特性不谋而合。
  矿机的链条服务
  比特币产业一直都是矛盾的两个极端,极度透明和极度不透明。极度透明是指比特币的存储都可以在网上公开查到,但如果持有人不承认,你永远没办法确认某个比特币属于谁。就比如大家都相信Avalon会发货,但没有人知道Avalon是谁,甚至其对外的联系人“南瓜张”博士,也没有人确认他的身份。但行业里的人们仍是在坚守一种虚拟的契约与信任,相信Avalon并预定其期货芯片。Avalon收到的期货芯片预售额,折合人民币已高达1亿元。
  但杨曜睿仍然不得不考虑Avalon芯片跳票所带来的影响,并提前采取应对措施。ASICME一方面抢购Avalon批次发货的产品,另一方面积极与芯片研发团队接触,期望能够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
  国内有20余家ASIC芯片研发团队,部分团队已有相对成熟的技术。ASICME通过与芯片团队的战略合作,在芯片领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对ASICME的用户来说,拿到矿机只是第一步,还要进行相关设置和维护,并24小时联网联电,开着就能赚钱的机器没有理由让它停止。但机器运转过程中噪音和热量巨大,且还需要连接矿池,这就催生了矿机托管及矿池相关业务的发展。
  在ASICME之前,几乎没有进行比特币矿机托管的业务,与一般服务器托管相比,它的稳定性和安全性要求甚至更高。而矿池服务方面,单手续费就高得吓人。而且矿机交付之后,后期仍要花费大量精力,维护稳定运行。于是,ASICME针对自己的客户推出了矿机托管、矿池服务等一揽子服务方案。
  烤猫、蝴蝶等是自己生产比特币挖矿机然后赚钱,Avalon、ASICME等则是将比特币挖矿机普及开来,使普通人都有机会参与到挖币的事业中来。对此,杨曜睿认为,短期内或许自己闷头吃独食会获得更多的利润,但如果比特币真想全球范围内推广,必须得有更多的人真正参与进来,这个行业才能做大做强。
  ASICME也正在比特币应用开发领域积极布局。早在今年6月份,ASICME就上线了比特币手机钱包项目,使其更符合中国人的使用习惯。“比特币应用”才是真正的未来,“矿机赚钱可能只是短期生意,长期的还是得靠互联网产品服务”,杨曜睿如此说。
  虚弱的契约精神
  而无论有多少人参与挖矿,比特币总数恒定为2 100万个,产出速度每四年减半,目前每10分钟产出25个。这就意味着越多的人加入进来,获取比特币的成本就将越高。
  比特币价格在7月初跌落至人民币400元的低谷后,目前徘徊在600元附近。经过计算,不少矿工的投入回收成本时间将需要三个月以上,这对于一心想赚大钱的投机者来说,可能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但对于单纯投资而言,三个月乃至半年回本的生意仍不算坏。
  然而杨曜睿表示,比特币挖矿机生意的好时光可能就这一年时间,预计不久将会同现实中的金矿开采一样,投入与产出会有一个利润的平衡点,不再是所谓的暴利。
  而且在挖矿机领域,市场并不平稳。由于Avalon芯片的发货时间并不如承诺的那样确定,所以也就给了部分骗子可乘之机,并制造了业内的各种混乱。供应商与用户之间信息不对称,先入者与抢食者相互指责——只要还没有发货,任何一家公司都可能被认为是骗子。这不足为怪。就连最早发现比特币的“中本聪”,其身份至今也是个谜。
  为了让用户安心,并维护自身信誉,ASICME决定用自身高价收购的部分Avalon芯片提前给用户发货,而对于选择托管矿机的用户则同时支付相应的收益。8月10日的首批矿机则是兑现承诺。
  比特币行业到目前为止,一直都是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个人信誉为担保。当然,所谓的信誉并不是基于道德,更多的是基于更大的商业利润。比如在矿机供应链上,供应芯片的Avalon是谁都不确定,整个链条上的人都像是在下注,押宝“他一定会追求更多利益而不会损害与他人的合作”。是一种近似于乌托式的商业精神,承载着整个比特币产业体系。
  回归比特币的“货币”价值,比特币的前景也并不明朗。从极客走向大众,投资与投机并存,交易与风险相随。比特币本身一旦丢失,就将永远失去,而且市面流通的币还较少,可应用的领域还不多,它更多地是被用作投机的工具,离“一般等价物”的地位还很远。
  【编辑 丁保祥]

相关热词搜索:实体 生意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