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世立举报悬疑】兰世立 新加坡中国超市

发布时间:2019-02-21 01:24:08 来源: 法律论文 点击:

  狱中服刑的兰世立再抛举报信,直指武汉市常务副市长。东星集团当年在武汉的各种交易再度曝光,情人、索贿、高利贷一系列的小说元素在现实中一一呈现。      “你可以直接去问市长。”9月1日,东星集团关于兰世立举报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的新闻发布会之后,本刊记者向武汉市公安局求证相关案件细节的时候,该局一位人士在电话中如此告诉记者。
  东星集团9月1日公开发布的兰世立举报信中,主要针对袁善腊为两名情妇谋利、为儿子旅游以及袁赌博索要巨额资金。兰世立在举报材料中,详细披露了东星集团陷入“高利贷陷阱”一系列内幕。
  东星集团发言人兰剑敏告诉本刊记者,选择公开举报原因是在7月22日,兰世立向湖北省纪委实名举报袁善腊后,一直没有任何回音。熟悉武汉官场的一位消息人士透露,袁善腊在武汉为官多年,如果举报信内容属实,至少武汉官场将面临一场地震。
  东星集团发言人兰剑敏在8月31日晚间向本刊记者证实,东星集团亦将正式行政诉讼武汉市公安局局长胡绪�。9月1日的公开举报,距离兰世立入狱服刑已1年零4个月。
  
  长江大酒店的“情妇”?
  
  兰世立在举报信中称,袁善腊的情妇众多,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情妇当中最为被大家所熟知的还是要数这位武汉长江大酒店的女老板。
  知情人士透露,武汉长江大酒店女老板名叫×××。武汉市工商局网站亦显示,武汉长江大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武汉长江大酒店”)企业法人正是×××,注册资本仅为120万元人民币,公司成立日期是2006年10月20日,经营截止期限为2026年10月19日,经营范围为酒店管理、咨询、培训和酒店用品销售等。
  令人蹊跷的是,武汉长江大酒店在2009年6月12日和6月15日分别进行2008年和2007年的年检。记者致电武汉市工商局�口分局,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武汉长江大酒店现为四星级酒店,经过国企改制后成为私营企业。据《女企业家黄页》记载,武汉长江大酒店在总经理戴竹筠带领下,利用市场低迷的时机,用最低的投入、最小的代价,完成了原长江大酒店的扩建改造工程。酒店营业面积由1.6万平方米扩大到2.8万平方米;由三星级酒店提升到四星级国际标准酒店。不仅为国有资产的增值打开了上升空间,而且为老一批企业者营造了第二次创业的新平台,为社会解决了就业问题。
  在兰世立眼里,事实并非如此。兰世立在举报信中称,袁善腊为了投其所好,先是利用职权将原本国有的长江大酒店以改制的名义变成戴竹筠个人所有;为其非法批建经营夜总会、桑拿中心、带有非法营业项目的娱乐中心,在袁善腊的悉心保护下,长江大酒店早已沦为武汉最为“安全”的、著名色情赌博中心; 袁善腊为了提供更为有力的扶持,将本不具备接待公务活动资格的长江大酒店作为“武汉市公务接待定点酒店”。除了每年输送巨额的接待费用外,更利用武汉市政府公务接待这块金字招牌,为其避免各级公安机关对赌博、色情行业的查处。
  本刊记者向武汉长江大酒店致电咨询。武汉长江大酒店公司住房部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该酒店现在仍是武汉市公务接待定点酒店,常常有公务接待任务。记者从武汉市政府相关文件发现,2007年4月至2008年3月31日期间中标武汉市政务接待酒店,之后则未能中标。
  而武汉市长江大酒店在改制过程中,程序是否合法、过程是否透明、市值评估是否公允,本刊记者致电武汉国资委,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武汉市的公务活动接待指定酒店有无明确资格、资质要求,面对记者的诸多疑问,武汉市政府秘书处亦没有正面回应。
  兰世立称,在这家武汉长江大酒店,曾送给袁善腊20万元人民币供袁善腊“打麻将”,2008年8月的一个周末,袁善腊突然打电话给我,问我手上有无现金?有多少?我说有20万元,他说他与几个朋友准备打麻将玩一下,让我送过去,当天下午3时左右,我将20万元现金送往长江大酒店给他。
  
  为银行“情妇”拉存款?
  
  被兰世立点名的第二位“情妇”马某,系中国民生银行武汉市某支行。
  兰世立称,袁善腊为了帮助马某获得高额的业绩,利用职权指使相关人员将他其所管辖的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财权内的所有企、事业单位的存款全部存入马某所在的银行,马某也因此每年从银行领取巨额奖金。“这已成为一个公开秘密。”兰世立在检举信中公开表示。
  
  索要儿子旅游费?
  
  在兰世立的举报信中,还提到袁善腊为其子索贿。
  据东星集团发言人兰剑敏透露,袁善腊之子并非姓袁,而是叫马朝晖。兰世立称,2007年9月下旬,袁善腊来到兰世立办公室,说其子马朝晖要去巴黎看女朋友,因办法国签证需要押金人民币5万元、往返巴黎的机票、酒店等费用,兰世立随即安排人给马朝晖购买了往返巴黎的机票,并且为马朝晖交付签证押金5万元,并安排了1万美元作为在巴黎的费用。
  兰世立还透露,到了10月中旬,袁善腊打电话给他,说儿子要带刚从法国回来的女朋友在香港玩,让兰世立安排一下机票、酒店和费用。随后,兰世立又为马朝晖支付了往返香港的机票酒店两万多元的费用,并给马朝晖港币10万元作为在香港的费用。
  兰世立并没有就举报内容提供证据,本刊记者多次联系袁善腊未果。
  
  再曝高利贷内幕?
  
  兰世立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曾经向融众集团借过一笔5000万元高息贷款。兰世立称,这笔钱是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公款,被袁善腊高息私贷给融众集团,而后融众将这笔钱贷给东星集团。
  2008年12月,全球金融危机持续恶化。为缓解公司经营压力,东星航空计划引进战略投资者。兰世立称,袁善腊在得知我正计划引进战略投资者的消息后,便要求我将引进的投资款用于偿还高息借贷,为了达到帮融众收回高利贷的目的,袁善腊要求将拥有11亿资产,9架全新的空中客车A320飞机的东星航空以1.4亿人民币出售给中航集团。
  本刊记者多次致电融众集团董事长,董事长的两部电话或无人接听或处于忙碌状态。
  兰世立称,在遭到拒绝后,袁善腊动用武汉市公安局经侦处在一周内分4次用不同的罪名对他进行传唤。
  举报信显示,兰世立曾经和袁善腊有过一段“蜜月”。
  2008年11月,东星集团与武汉市交通委员会多次协调一笔4500万元的欠款无果。随后,兰世立便组织了200多名员工去武汉市交通委员会的办公大楼静坐,武汉市公安局出动了数百名特警、便衣警察对东星集团员工进行了包围和驱散,静坐持续一周。
  兰世立在举报信中称,围攻武汉市交通委系袁善腊出的主意,袁善腊说不用此法就不可能收回欠款;在围攻过程中,袁告诉兰世立,事情闹得越大越好,越大就有利于事情解决,他才好出面。据东星集团员工透露,当时东星员工和警方对峙严重,有女员工头皮被警方损伤。举报信显示,事态按照袁善腊的逻辑发展,最终袁善腊代表武汉市政府出面,武汉市交通委支付东星欠款。据东星集团发言人称,当时袁善腊带着法院等相关单位以维稳为由,要求武汉市交通委付款东星集团。
  随后,本刊记者向武汉市交通委求证东星围攻武汉市交通委细节。本刊记者曾联系的交通委发言人谭诗章手机已是空号,其座机一直无人接听。本刊记者亦咨询武汉市交通委其他部门电话,截至记者发稿,武汉市交通委相关部门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你可以直接去问市长本人?
  
  然而“蜜月”的日子并不长。
  司法资料显示,2009年2月11日,武汉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的罪名对兰世立传唤;2009年2月13日,武汉市公安局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再次将兰世立传唤;2009年2月14日,武汉市公安局再次传唤兰世立;2009年2月15日,武汉市公安局第四次传唤兰世立。
  兰世立称,“当我被他们抓捕后带至武汉市公安局后,其负责人更明确无奈的告知是袁善腊亲自下的指示,抓我的原因就是我不配合市政府与中航签约。”
  本刊记者求证当时传唤兰世立细节,“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接到电话的武汉市公安局人士反问本刊记者。而提到“兰世立”三个字,接电话的人说“他的违法事实,武汉各大媒体都已经公布了,武汉各大媒体都已经有报道,以公开报道为准。涉嫌的、判决的都有。”
  该人士最后表示,“如果要说什么内幕,你可以直接去问市长本人。”
  兰世立在检举信中称,2009年3月13日,袁善腊指使武汉市政府“稳定办”的主任强汉生带人对其非法采取限制自由的措施。这最终使兰世立忍无可忍,当即让公司的人员发布《关于拒绝与中国航空集团公司重组的严正再声明》。
  兰世立拒绝和中航合作的声明成为东星航空事件“拐点”。
  武汉市公安局经侦处向兰世立出示《刑事拘留证》并实施了抓捕。2009年3月15日,武汉市公安局签发《监视居住决定书》,开始在长达180天之久的监视居住。在此期间,兰世立被分别关押在武汉经纬商务酒店、盘龙宾馆、军安宾馆三地设立的房间。
  就在兰世立公开发表声明的第二天,武汉市人民政府对东星航空有限公司下达了《武汉市人民政府对东星航空停止飞行的函》。至此,东星航空停飞。
  最终,兰世立以逃避追缴欠款罪被捕入狱。但定罪兰世立“逃避追缴欠款罪”的法律依据,是税务机关出示的《税务稽查报告》。对这一罪名,兰世立并不服气。他在检举信中说,《税务稽查报告》是袁市长指使出炉的。
  兰世立的所有举报,几乎都未得到武汉方面回应,但在各大网站都有流传。
  鉴于东星航空已经破产清算,兰世立也因逃避追缴所欠税款被判有期徒刑而入狱,此次举报不排除带有个人情感色彩和立场。所有举报的内容有待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取证,给当事人一个明确的交代。而举报内容如有失实之处,兰世立或将增加一项诽谤罪名。

相关热词搜索:悬疑 举报 兰世立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