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州“独立”现象调查_2020年滕州独立

发布时间:2019-01-19 01:27:55 来源: 法律论文 点击:

     签名“独立”      9月3日清晨,滕州市荆河公园。像往常一样,前来晨练的老干部们,又一次在滕州与枣庄的话题上激动起来。“得裂(干)!”一位老干部喊着,他的话立即得到其他老干部们的响应。
  老干部们指的是滕州不久前向国务院签名上书的事――随着去年滕州多个企业的地税征收权被划归枣庄,滕州与枣庄积郁多年的矛盾,正在以一种异乎以往的方式呈现,滕州历史上一场前所未有的“独立”运动,也因之拉开序幕。
  从去年9月份开始,一本署名为“忠民小册子”开始在滕州干部当中流传,小册子封面上写的是《发展县域经济关键在理顺关系》,这个平和的论文题目背后,隐藏的却是一个让人为之色变的观点:滕州近年来落后的原因在于其上级单位枣庄市。只有摆脱枣庄,滕州才可能有发展。
  小册子的首页,是1988年国务院关于山东省撤销滕县设立滕州的批复(即国函[1988]43号文),批复中提到:国务院同意撤销滕县,设立滕州市(县级),由省直辖。作者由此认为,从当年滕县撤县划市时起,即应该是由省直辖,而不应该是枣庄的下级行政单位。事实上,对于“滕州受制于枣庄”的说法,当地人早已熟稔,而小册子无疑使更多人坚定了这一看法。
  小册子很快被有关部门收回,但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今年1月份,滕州市两会召开,部分政协委员联名提交“关于滕州申报为中等城市的提案”,引起会议重大反响。
  5月份,一封反映枣庄市管县(市)问题的签名信,以滕州市惟一的全国人大代表周凤先的名义寄往国务院。签名的滕州市1600余名退休干部和教师――近年来,由于财政吃紧,滕州市许多教师工资一直不能全额发放。为此甚至一度引起罢课风波。
  签名信事件很快引起滕州市委的重视。7月份,滕州市市委书记牛启忠在市委工作会议上专门讲到此事,代表市委表示不同意签名信所要求的变更滕州管理体制的做法,并强调要求全市党员要模范遵守“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的组织纪律。然而,记者在一份讲话稿上发现,有人专门在牛启忠的上述讲话稿旁拉出一道线并标注:全党服从中央,少数服从多数。
  一篇题为《一位滕州退休老干部关于“省直管县”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的深层次思考》的贴子开始出现在网上,文章以滕州市一位老干部答记者问的形式,结合滕州自身,阐述了撤销地级市和推广省管县的必要性。与此同时,“签名”上书的声势也越来越大。除了退休干部和教师外,当地农民开始加入,最终发展到12万人。这封特殊的签名信据说被装进麻袋寄往山东省委,光邮费就花了100多元。
  “我们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中央领导知道民意。”签名信事件组织者王延忠说。王延忠是滕州市委党史办主任,他也是小册子的作者,并因此而成为滕州干部中的“名人”。
  
  枣庄异类
  
  滕枣矛盾由来已久。
  含滕州在内,枣庄共有五区一市,外加一个开发区。近年来,随着赖以发展的煤炭资源的枯竭,枣庄的发展遇到了瓶颈――这个山东省第四个设立的市如今各方面经济指标已经全省倒数。在六个兄弟行政单位中间,滕州显然是一个异类――无论是资源、人口、国内生产总值及财政收入,均为其他各区遥不可及。事实上,滕州市有多项指标接近甚至超过其他五个区的总和。以2004年计,滕州的GDP为170.65亿,其他五区为168.35亿;滕州的人口是157万,其他五区人口合计是206万;滕州财政收入是5.9亿,其他五个区合计是6.41亿.
  
  滕州与其他各区差距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事实上,作为一个年轻的地级市,枣庄50年前仅是滕县邻居原峄县的一个小镇,因为有煤炭资源优势,1961年才设立地级市。相比之下,作为全国人口最多的县级市,有着数千年历史的滕县资源丰富,交通便利,素有“滕小国”之称。枣庄其他各区与滕州在各方面条件的强烈反差,使两者之间的矛盾,几乎从1979年滕县从济宁地区划归枣庄市时就已注定。“滕县刚被划入枣庄就后悔了。”滕州市一名退休干部说。
  滕州的落后是显而易见的。1979年由济宁地区划归枣庄市时,滕州的财政收入曾是济宁其他两个县邹县与兖州的总和。然而到如今,却不及邹城(原邹县)的一半。然而在枣庄,滕州一直是名副其实的老大。实际上,直到目前,尽管自认为“落后”,但滕州各方面经济指标仍然超出枣庄市中区,枣庄的滕州籍市直机关干部,仍然将家安在滕州。
  在滕州许多职能部门,似乎天然地与枣庄相应部门关系疏远。据一位干部透露,他曾陪同滕州某局一位局长去枣庄,结果发现这位局长竟然不认识其上级部门的一位副局长。原来,滕州这位局长通常都是直接与省厅打交道,很少到市局。由此,冲突也时有发生。曾有这样一个例子,滕县划入枣庄后不久,枣庄市商业局有一次开会,会后给各局以区为单位各发一箱茅台酒,结果滕县因为人员多,根本不够分,结果一气之下干脆不要,自己派车到茅台镇去拉了一车回来。
  此外还有这样一个故事。原滕县一位卫生局局长跟省厅关系好,结果上面特批了一辆小车。结果小车下发时,却被卡到了枣庄市卫生局。结果两个局为此闹个不休,官司一直打到省卫生厅,结果省卫生厅出于无奈,只能把原来的车给枣庄市卫生局,又给滕县批了一辆。
  1988年,滕县成功实现了县改市。如上文所提的国务院批复山东省政府批准滕州为省辖市。据当时的滕州市市长王裕安介绍,为了能够获得更多自主权,当年滕县申请省辖市的愿望非常强烈。然而,这一批复由当时的山东省政府批给枣庄市和滕县政府时,却发生了变化。这一文件规定:滕州市由枣庄市代管。从1989年起计划单列,但计划权限不变。
  在王裕安看来,因为由枣庄市代管,滕州市的“省辖市”身份其实有名无实。“就现在而言,其实代管与直管并无两样。”王裕安称。王延忠则坚持认为,当年山东省政府发布的该文件实际上违背了国务院的文件精神。而枣庄所代表的地级市这一行政单位,在我国宪法中并没有规定可以管理县级市,在修宪之前由其“代管”县级市,显然与宪法不符。
  
  税权之争
  
  滕州老干部签名信事件的发生,缘于去年枣庄市地税局下发的106号文件。这份文件将枣庄各区市的一批市级税源企业的征收权调整上划至市地税局,其中涉及滕州辖区内的44个企业。
  这份旨在加强枣庄市市级财政的文件显然引起滕州市的不满。据悉,文件下发之后,滕州市政府即向枣庄市政府发文,认为该文件违背了《税收征收管理办法》及税收“属地管理”的原则,且有多家本属于滕州市所属企业“误划入调整范围”,“不利于滕州市组织地方财政收入”,“直接影响滕州市与投资商和落户企业的合作”。
  据枣庄市地税局局长傅超解释,市地税局106号文件完全是根据枣庄市政府54号文件精神下发,主要是为了加强市级财政收入,防止税收流失。
  记者了解到,在以上文件下发之前,枣庄市委曾就财税工作召开常委会,要求“确保市级财源进一步扩大,市级财政收入稳步增长。”
  在收到滕州市政府就106号文件以文件形式发出的“请示”之后,枣庄市政府再次发文,将原定在滕州44家企业减为25家。这意味着在枣庄与滕州之间此次税收征管权之争,以双方互作妥协结束。不过,对于一些滕州的老干部而言,仍然感到难以接受。他们坚定地认为,滕州又被枣庄“割了一块肉”。
  巧合的是,枣庄市地税局局长傅超曾在滕州担任多年市领导职务,106号文件的发出,恰恰是他上任后不久发生。于是,“傅超出卖了滕州”的说法在滕州不胫而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傅超对此苦笑。“我们完全是根据市委常委会精神和市政府文件精神发的这个文。”傅超称,106号文件所涉及的企业是市属企业,税收征管权其实本来就在市里,以前只是由各区市代征代管,此次只是这个权力拿上来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在106号文件下发后,枣庄市各区市只有滕州向市政府打了报告,其他各区则保持沉默。而此后在滕州市划归为枣庄市征管企业由44家减少为25家的同时,别的区也相应减少了。傅超承认,在106号文件一事上,他本人面临很大压力。“我现在总是随身带着这几份文件,以便随时准备向找上门来质问的老同志解释。”
  作为一个资源型城市,煤炭仍是枣庄最主要的支柱产业,随着枣庄市区煤炭资源的枯竭,煤矿越来越多地开到储量达60亿吨的滕州境内。据了解,为了增加各区财政收入,枣庄市允许各区到滕州开矿,但主要税收却归各区,这成为枣庄与滕州间的一大矛盾。特别是近年来随着煤炭价格的上涨,多数矿均不同程度地存在过度开采现象。矛盾也日益趋于激化。对此,王延忠曾发出这样的质问:“占我们的路,开我们的矿,还不用我们本地的工人,这到底是什么道理?”记者在枣庄市峄城区在滕州开设的一煤矿附近看到,由于过度开采,当地的良田已经发生了严重塌陷,当地农民在赔付问题上与矿方产生了激烈冲突。
  
  何去何从
  
  对于滕州市的“独立”运动,记者综合各方得到的多数意见是:尽管存在矛盾,但滕州“独立”即划出枣庄的可能性并不大。
  枣庄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同方认为,滕州与枣庄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并不是现届政府的责任。至于目前存在的税收等方面的争议,完全可以通过协商解决,没有必要通过变更行政管理体制解决。
  枣庄市委一位人士则称,滕州分出不仅不可能,而且也不应该,“离开了滕州的枣庄,就像离开了东部的中国。”他称,滕州固然为枣庄作出很大贡献,但如果过多强调这一点,对枣庄同样也不公平。“枣庄以前靠煤炭不是也为国家作出很大贡献?这个账又怎么算?”
  近年来,由于市区煤炭资源枯竭,加上交通不便,缺少水源,枣庄市不得不进行战略西移,去年枣庄市委、市政府所在地由市中区迁到西面的薛城区,其他市直机关也将陆续搬过去,在这一过程当中,市财政也将越发吃紧。枣庄市地税局局长傅超称,枣庄不是不支持滕州,而主要限于财力不足而无能为力。
  傅超认为,事实上在许多方面枣庄是向滕州倾斜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滕州市委书记历来都是枣庄市委常委(且多由枣庄市委副书记兼任)。在枣庄市五区当中,只有市中区才有此待遇。不过,傅超承认,由于在行政级别上与枣庄其他各区一样,但人口却多出几倍。滕州在干部问题上确实“吃了亏”。“曾经有人提出,既然市委书记比其他区委书记高半格,其他干部是不是也依次升半格?结果被告知不可能。”
  如今在上海工作的王静(化名)是枣庄人,在她眼里,作为一个除了煤几乎什么优势都没有的地方,当年在枣庄设地级市就是错误的,但问题在于“就算是错了,它毕竟已经成为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城市,养着那么多人,你能怎么办?”
  曾使滕县实现“县改市”的原市长王裕安认为,滕州能否实现省直辖,关键在山东省政府。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山东在这方面尚无动静。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枣庄老干部认为,滕州与枣庄的区域之争,已经远远超出两者关系的范畴,甚至也不是山东省所能解决。这位老干部说,取消地级市理所应当,也是大势所趋,但远远不是当前所能实现。“在我国这样一个官员主导型社会,地级市一下取消,那么多领导干部怎么安排?如何保证政府运作的稳定性?这些都需要通盘考虑。”
  据悉,像滕州这样的县级市,在山东省共有31个,与滕州一样,它们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省辖市,而是分别归上面的地级市管辖。“滕州是山东省第三批申请县改市的,即便是启动省管县,那也不应该先轮到滕州。”傅超说。
  尽管如此,王延忠以及滕州市众多老干部们,仍然愿意为实现滕州的“省直辖”而努力。“许多事情你不去试、不去做,怎么知道不成功?”王延忠说。

相关热词搜索:滕州 独立 现象 调查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