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道林辞职内幕]茅道临

发布时间:2019-03-10 01:24:47 来源: 法律常识 点击:

  在新浪董事会上,两年前逼宫王志东的一幕重演,不过,这一回的主角是茅道林   5月11日新浪董事会在美国硅谷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虽然此时全球SARS疫情依然严峻,以姜丰年为首的七位董事还是悉数出席,未能到场的则通过电视电话参加了讨论。
  尽管在后来的公开报道中,茅的离职被描述为“功成身退、主动请辞”。但事实上,已经掌管新浪两年之久的CEO在走近会场前根本没有意识到,迎接自己的将是一次决定自己在新浪去留的会议。
  会议开始后,董事会主席姜丰年就突然站起来发言,称管理层对茅道林不满。在新浪董事会上,两年前逼宫王志东的一幕重演,不过,这一回的主角是茅道林。
  听到指责,茅当时就跳起来,表示“不可能”。就在几星期前,他还与新浪的主要管理层交换过意见,在那次恳谈中,并没有听到对自己不满的声音。
  事态的变化令茅猝不及防。姜丰年当场拿起电话,一个一个向管理层征询意见。除了技术总监严援朝没有表态,几乎所有的管理层都做出了倒茅的表示。
  这样,茅道林已别无选择。最后,董事会以四票对三票通过了对茅道林辞职的决定。新浪CEO再次易人。接替他的是原新浪网执行总裁、年仅30岁的汪延。
  
   新浪“政治”
  
   在新浪一位消息人士提供的这一版本中,辞职当然不是出自茅道林的意愿。据说,茅原本打算干到年底再请辞,会议的逆转,使茅道林失去了全身而退的机会。而亲耳听到众多同事对自己工作的批评,在任何当事人都不会是愉快的经历。虽然《财经》从5月13日以来一直试图联系茅道林,但是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茅的心情、下一步的打算,目前已无从得知。
  当《财经》求证一位新浪董事时,该董事表示,茅道林志不在此,已多次请辞。而汪延也在接受《财经》专访时证实,两年前茅道林临危受命时,曾经提出实现收入多元化和规模化盈利两大目标,目标实现后,茅道林觉得退出的时机已成熟,曾在2002年底提出退出,而董事会则希望茅再多留一段时间。从那时起,双方一直在协商。
  两种版本孰真孰假,在新浪董事会圈外的人已难有定论。但在一些业内评论人士看来,新浪在NASDAQ的股价表现远远落在网易和搜狐之后,也许是董事们最终决定换人的关键原因。
  截至5月13日,三只中国网络股的股价分别为:网易25.40美元,搜狐19.47美元,而新浪则以12.45美元排在最后。
  这也是投资者对于三家公司公布不久的2003年第一季度财报的正常反应。网易季度内收入1420万美元,净利润为830万美元;而搜狐收入1440万美元,净利润为460万美元;新浪虽然以1811万美元的收入排在收入榜榜首,净利润却只有338万美元。
  董事们当然期望原本是中国第一门户网站的新浪能拿出更好的业绩,来自管理层的指责则更为直接,他们认为,“茅道林做事虚无缥缈,管理风格令人不能接受。”
  一位接近茅的消息人士则认为,管理层与部分董事联手发难有更深渊源,承袭了新浪一贯的“政治”逻辑。当年王志东离开,直接原因就是管理层对于新浪业绩连续下滑而王志东无所作为的情况忍无可忍,终与早已不满的董事们联手炒掉了王。
  不过此次情况显然大有不同。当年新浪股价已跌至两元以下,而现在新浪已成功实现盈利,市场份额继续保持领先。这个业绩不能说骄人,至少算得上差强人意。茅道林之所以位置不保,分析人士认为,与王志东离开后的路线之争大有关系,源头可以追溯到2001年9月新浪与阳光的合并。
  关注过那桩合并的人应该记得,合并后原阳光文化总裁、时任新浪董事会联合主席的吴征曾踌躇满志地表示,新浪阳光未来将在跨媒体道路上继续前进。而茅道林也公开表示,并购阳光是看中了其在媒体方面的深厚人脉。
  这是茅道林就任CEO后的首桩购并,人们有理由相信,吴、茅和在购并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的原新浪董事段永基在决定购并之时已然达成共识。种种迹象显示,这个共识就是双方携手打造一个媒体王国。
  然而问题在于,如果新浪要做一个媒体公司的话,新浪多年在IT业的人才积累都将变成鸡肋。这显然是新浪的元老们不愿看到的局面。就在那段时间,有关当时新浪执行总裁汪延将下课的传闻此起彼伏。
  2001年10月,茅道林实施了合并后的第一批裁员,为了止亏和保住现金以便继续跨媒体战略,一些董事甚至有过砍掉海外公司的提议。但是没等大刀举起,从董事会到管理层反对之声已不绝于耳。更多的元老倾向于继续做一个服务多元化的IT公司。新浪的海外公司尽管不盈利,但一直是新浪作为国际化网站的象征,且大多与海外董事们关系密切。
  在来自海外董事和公司元老的压力下,海外项目的削减没有再继续。新浪阳光之盟名存实亡,新浪就此放弃了向媒体的转型。虽然转型以茅的妥协而告终,但是作为当时矛盾的焦点,茅与董事会及部分管理层的分歧已如草蛇灰线般蔓延。
  
   人心得失
  
  不在其位的人通常喜欢假设,如果我做CEO,可以做得更好。不过现实从来无法假设。
  据说,茅一上任就戏称自己为维持会会长。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客观地看,这样的定位至少对于抚平王志东离去后的董事纷争和管理纷争是很有好处的。由于茅在意见分歧的董事和失去龙头的管理层之间艰苦斡旋,在创始人离开后,新浪获得了两年稳定发展的时间。
  不过,从《财经》了解的情况看,对新浪员工而言,茅的退出并不像当年王志东那样引人注目。在汪与茅之间,似乎大多数人还更倾向于汪,因为汪毕竟是参加过创业的老人,而茅从早期的投资人到后来临危受命,从来都代表着冷酷的资本形象。
  茅道林的才华不容怀疑。虽然现在硅谷这个名字已失去了上个世纪90年代末那种眩目的光彩,但是能混迹于硅谷的风险投资家们中间仍然是一种成就的象征。他在咨询业和投资业的从业经历更使他具备了很强的资本运作能力和开阔的国际视野。新浪的一位员工在亲眼目睹了茅道林与一重要客户的谈判后,总结说:“没有茅拿不下的客户。”
  凡是与茅打过交道的人都喜欢用这两个词来形容他:“聪明”和“职业”;也有人更直接地称他为“狐狸”。茅道林有着与他年龄不大相称的老练和内敛。
  但茅道林毕竟使一部分人失望了。他被一些下属评价为“志向宏远,但是大多不能付诸实施”。茅道林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的工作原则是不在晚上九点以后工作。这在很多从创业期就在新浪摸爬滚打的元老级员工看来,可以说得上“懒散”。
  在王志东事件之后,新浪已经很难再维持表面上的和平景象。对于向王志东发难的管理层,新上任的茅道林是否心存忌惮人们无从得知,但是有关汪延位置不保的传闻在这两年间一直在新浪内外流传,最近的一次就在半年前。
  据新浪内部人士透露,茅道林从去年以来新提拔了一批香港人和海归派担任要职,无形中削减了一部分执行总裁的权力。
  更使茅道林失却口碑的事情发生在2002年底。对一位出身于风险投资领域的人而言,27万美元的年薪或许不算什么,但这与新浪员工甚至其他管理层的差距实在太大了。而茅的错误在于,他没有意识到这对人心稳定的影响。2002年底,他宣布取消了往年新浪员工都会有的双薪,这或者是为了在即将出台的季报上有更好的财务表现,但实际效果却使茅在新浪人心大失。
  
   渔翁得利
  
  接替茅道林的汪延,被段永基称为“中关村里年轻的老兵”,曾是少年得志的典型,当年二十出头便被王志东委以重任,一度在公司予人盛气凌人的印象。不过即使距离很近的人也感觉到,在韬光养晦两年多后,汪延给人的印象是谦虚了、成熟了。
  从王志东到茅道林,再到现在的汪延,在业界观察家看来,新浪的管理层日渐呈现弱化的趋势。新浪分散的股权结构本身为管理层提供了空间。在王志东时代,新浪的CEO甚至可以左右董事会;而以温和著称的茅道林,则以其在风险投资界的多年历练令人不能小视。不足30岁的汪延,能否续演管理层的强势角色呢?
   2003年5月14日,在接受《财经》专访时,汪延一再强调自己从个人能力、经验等各个方面都不如前任,但是他有很强的信心做好新浪的CEO,“因为依靠团队的力量,是最重要的,新浪从来不是一个个人的公司”。汪延特别指出,他“不是一个过渡性的CEO,希望更透明地跟大家沟通”。
  至于自己和团队的薪酬与股权问题,汪延表示,不久将会有交待,但是他与团队的一个共识是要在一年左右的时间中力争取得成绩再谈待遇。
   汪延认为,自己上任时机不错,但问题在于“新浪的资源太多,现在开掘出来的也就在20%”,因此要改善业绩,关键在于“资源的优化配置,要将现有的资源开掘到及格分,发挥700人公司应有的效率”。不过汪延否认了董事会对自己有提升利润或股价这样直接的目标。新浪内部人士评价,汪延在网站策划、管理运营与市场拓展方面有比较成熟的经验,对前沿业务有比较独创的见解,是个务实的人。至于对于自己缺乏国际资本运作能力的批评,汪延并不回避,但是相信“团队的力量可以使我们互补”。
   无论如何,汪延的上升为新浪开掘了新的想象空间,他需要证明在一个好平台上能否比前任做得更好。对投资者来说,茅道林的去留或许已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以四通为首的新浪大股东加强了对新浪执行层的控制。

相关热词搜索:内幕 辞职 茅道林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