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考”GDP未改危局] 辽宁科目三停考通知

发布时间:2019-02-15 01:25:34 来源: 法律常识 点击:

  为了保护三江源的生态,青海省已经对三江源区连续5年“停考”GDP。   2005年,国务院批准《青海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总体规划》(以下简称《总体规划》),国家投资75亿元恢复三江源生态,三江源由此进入大规模、系统化生态保护阶段;一年后,青海省政府取消三江源地区的GDP考核,全力催进生态恢复。
  GDP停考5年来,三江源的治理效果如何?
  2010年7月21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昌智视察青海,青海省政府一位官员在工作汇报时表示:已治理退化草地面积224万公顷,治理草原植被覆盖度提高10%以上。
  和4200多万亩黑土滩、4400万亩沙化草场相比,三江源的治理情况不容乐观:三江源地区生态退化的总体趋势尚未得到根本遏制,三分之二的退化草地没有得到治理,局部的一些草场还在继续恶化……
  
  沙化蔓延
  “不是根本遏制,而是再也找不到一块完整的、没有沙化的草场了。”8月2日,69岁的活佛索保躺在自家的暖房里告诉记者。
  索保是果洛州玛多县人,7年前因身体原因,索保从海拔4300多米的“神山”措哇尕则山草场搬到了玛多县城。他告诉记者,上世纪70年代,“神山”白雪皑皑,牧草没过膝盖;80年代,牧草还能盖住脚踝;90年代,沙砾遍地、小河干涸……10天前,索保刚刚从山上回来,“雪山都已经变成黄头的了。”
  措哇尕则山并非唯一脱离雪线、逐渐沙化的山脉,在三江源区的7、8月间,已经没有一座山峰仍旧像索保生活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样顶着皑皑白雪了,取而代之的是延绵不绝的黄色山包。
  “按照现在的速度,不出5年,整个三江源的土山就将彻底‘黄化’。”参与过三江源价值审查的一位中科院专家说,根据此前的勘测,整个三江源至少有超过60%的土山已经彻底沙化了,其余的40%则处于半退化状态,而其退化的速度还在日渐加快。
  如何遏制这些土山的沙化至今尚是未解的难题。截至2010年6月,青海省共投资8.27亿元进行人工补播草种,补播草场873万亩,但这些工程全部集中于平坦草地,正在急剧沙化的山脉则没有涉及。
  记者在实地调查时发现,三江源区平坦草地的土层厚度一般介于30~40cm之间,而山地的土层则不足20cm,有的地方甚至不足10cm,薄薄的土层下就是松软的沙石。
  “不敢治,一旦治理不成功,相当于加速破坏。”玛多县三江源办公室主任韩尚军说,当地政府所能做的仅仅是圈起围栏,禁止放牧,而其彻底沙化仅仅是时间问题。
  
  治沙悖论
  自2006年以来,“攻克草原沙化”的喜讯不绝于耳,但事实上的草原沙化让人担忧。
  为了治沙,当地政府耗费巨资进行工程化治沙。“在沙化的土地上用石头打上方格,补种植物,使其恢复草原生态。” 青海省三江源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李晓南认为“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除了少数的几处工程外,大多数治沙项目都距“恢复草原生态”的目标还很遥远。曲塔草场旁的沙地治理始于2007年,政府共投入132.66万元治理了330亩的沙地,但3年后,这片沙地仍旧黄沙漫漫,几乎寸草不生,而沙地则在原有治理的基础上,又向外扩展了近1/3的面积。
  当地一位国土局的官员认为这笔上百万元投资最大的成效在于“冬天不会再封路了”。在整个三江源区,因草场沙化,每年冬天都会有大量的公路因为风沙而遭掩埋。
  工程治沙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沙化,但因其每亩治理成本高达3500~4500元,所以县级政府每年的治理规模大都在200亩左右,截至2010年6月,整个三江源保护区21个县的工程治沙总量为2100亩,而仅仅在玛多县黄河乡和扎陵湖乡,类似的沙漠面积就不下于30万亩。
  有参与三江源保护区前期规划的中科院西高所专家告诉记者,因为缺乏治理,扎陵湖的沙丘面积不到5年已经扩大了一倍。“如果不抓紧治理,扎陵湖也有塔拉滩的危险。”
  塔拉滩是位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塔拉地区的沙土滩,因为此前没有划入三江源保护区,这里的沙漠5年中一直在扩大。铁盖乡一位官员不无遗憾:当年沙漠面积小的时候没想到治理,现在面积大了也治不起了。
  青海省社科院的统计数据显示,三江源区的沙化面积已达4400万亩,每年仍以7.8万亩的速度在扩大;草原荒漠化的平均增加速率由上世纪70~80年代的3.9%,增至80~90年代的20%;草原原生生态景观破碎化,植被演替呈高寒草甸―退化高寒草甸―荒漠化地区的逆向演替趋势。
  “整个三江源地区的草地还在以每年2%的速率退化、沙化,每年退化、沙化的面积接近8万亩。”三江源保护协会秘书长扎多说,这一退化、沙化的速率远远超过生态保护治理过程中草场的恢复速度。

相关热词搜索:危局 GDP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