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视频 刷的不是屏,是……

发布时间:2019-10-21 01:10:31 来源: 案例分析 点击:

  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平等、便捷、快乐、廉价。网络让我们的能力获得了巨大的延伸,也使我们轻松告别了以往的生存方式。它改变了整个人类的文化生态,当然还有人们的观念。
  刷的不是屏,是怨念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自从有了刷屏,情况发生了变化:你发博客、发微博、发微信,尽情宣泄内心的不满。人的怨念可远不止在感情方面。所以模仿“我的××是××”该句式的微博和微信群层出不穷。而他们还把吐槽范围大大延伸,从室友到同事再到老板,全部列入。有趣的是,该微信账号每天都会挑选一条遭遇最凄惨、情绪最饱满的语音,于晚8点左右群发给听众。
  有众多微博粉丝的树洞,又推出了微信公众账号,并且常年保持上千条“库存”,足够展示人类的各个隐秘层次。除此之外,有人针对具体某地、某学校推出树洞服务,将焦点集中。你也可以上秘密网,说出你的秘密。
  刷的不是屏,是碎碎念
  据说中国人喜欢拍美食,到饭桌上尚未张口,就“让手机先吃”,然后,晒到网上。最近有老外采取“反制措施”,专门拍那些爱拍美食的人,一时间得到大家共鸣。最近网上流传智能手机10大最蠢用法,“不停拍美食并分享”就名列其中,此外还有“没完没了地撅嘴自拍,竖着手机拍摄视频”等。
  美食之外,生活达人、旅游达人、星座达人、宠物达人都在分享心得体会……总之,不要怕你是碎碎念,刷屏时代需要的正是碎碎念。
  刷的不是屏,是心灵鸡汤
  向树洞诉说是宣泄,有利于放空自己,但不够,人们还需要有人来安慰。
  张小娴,香港情感作家,网络普及前已功成名就,《面包树上的女人》《荷包里的单人床》等,给成长中的少男少女灌了一路心灵鸡汤。刷屏时代到来,张老师华丽丽地开通官博,拥趸达3600万之众,足见受欢迎程度。张老师的微博以旧作摘选和新创作为主,走的仍是小清新、文艺范喜闻乐见的路数。
  广受追捧的还有亦舒,她以形似简·奥斯汀的风格俘获人心。只可惜亦舒老师微博更新得并不勤快,令粉丝望穿秋水。
  刷的不是屏,是微刊
  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有一类生物永远不会灭绝:话痨。话痨分两种,一种类似于碎碎念,再细碎的小事也要拿出来分享,如同前述。还有一类比较高端,喜欢分享一些人生哲理、人世观察、阅读心得等。于是有了微刊。
  微刊到底刊发些啥?对此新浪微刊负责人陈诗伦有言:“以一本本微刊为内容载体,实现基于兴趣的内容聚合、阅读平台,涵盖美食、旅行、影视、科技、财经、明星、情感、搞笑等领域。”换言之,微刊什么都可以囊括,企业、个人都可以打造,其宗旨就是将碎片化的信息搜集整合,供人方便攫取。
  刷的不是屏,是社交
  不管刷碎碎念也好,刷心灵鸡汤也罢,甚至刷人品,有些人都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为了认识更多人,扩大社交圈。这就是从前的短信现在的SNS大行其道的原因。
  曾经有人说:“如果不是为了认识人,谁愿意去鸡尾酒会?”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不是为了认识人,谁愿意刷屏?
  刷的不是屏,是知识
  必须申明,我们并不是一个一点也不热爱学习的民族,所以,那些刷屏的被刷屏的也不都是浅薄无聊。就像再难的谜也会有人猜,在网上刷知识的也为数不少。
  比如姬十三创办的科学松鼠会。作为较早的科学传播公益团体,自2008年成立以来,科学松鼠会汇集了华语青年科学传播者,从线上到线下,遍布网站、微博、微信、豆瓣、传统媒体等,和稍后成立的果壳网一起,致力于“剥开科学的坚果”。每逢热点事件发生,松鼠和果壳们就会运用专业知识,为人们答疑解惑。由此也出现了以食品安全见长的松鼠云无心,以生物学和医学见长的瘦驼等科普达人。
  没有组织也不妨碍刷知识,最著名的就是“打假斗士”方舟子了,想必大家已耳熟能详,不再介绍。不少律师、医生也运用专业知识在网上为人答疑解惑。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胶原蛋白是否有效”,就是烧伤超人阿宝等医生发出的质疑。
  自2011年10月开通微博,每天与网友分享医院的趣事、生活中的事,因其搞笑、亲切的风格,被称呼为“协和姐”。前一阵女超人高调公开中成药,又引来大量围观。
  刷的不是屏,是实用信息
  当线上和线下融为一体,刷屏就不纯粹是为了娱乐,没错,从工作、出行、休闲,我们已离不开刷屏。我们用电子地图查出行方式,用各类订餐APP搜寻美食、预订酒店,用APP买火车票、机票,用APP查航班进出港动态。现在,有的地方连长途车票都能网上预订了。最近最火的则是叫车APP,动动手指就能打车,瞬间风靡上海——当然也饱受争议。
  刷实用信息的趋势早已蔓延到了微信。有一款公众账号叫innteam,宣称“微信订房,只需3步”。原来,你只要利用微信“发送位置”功能发出自己的方位,该账号会回复离你位置最近的三家酒店信息,直接点进中意的,就能预订房间了。

相关热词搜索: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