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平在太空上受孕_王亚平,“太空老师”的心事

发布时间:2019-05-03 01:30:11 来源: 案例分析 点击:

  白皙的脸庞、简单束起的马尾、身着蓝色航天服……当神舟十号(以下简称神十)航天员王亚平一出现,就引来记者们的一片赞叹。5月底,神十乘组的3名航天员去酒泉执行任务前,在北京与媒体进行了短暂的交流。王亚平虽是这3人中年龄最小的,但在回答记者问题时却一点都不慌张:
  做一个女航天员是不是很辛苦?——所有的航天员都很不容易。
  爱人有没有担心过飞行有风险?——他也是一名飞行员,对工程的安全性有信心,对科技人员的态度有信心,对我们的乘组有信心……
  6月11日17时38分,神十发射成功,王亚平开始了她15天的太空之旅。这次,她还肩负着一项特殊的任务——在距离地面约300公里的太空为学生授课。
  亚平老师的第一堂课
  王亚平是山东人,算得上是教育家孔子的“老乡”,可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站在中国最高的“讲堂”——天宫一号,上一堂生动的物理课。
  如何当好一名老师,顺利完成各项实验?这对王亚平都是全新的挑战。为了讲好这堂课,她精心准备教具,研习实验内容。在与乘组人员进行多次地面演练后,王亚平还把院里的孩子们召集起来,上了几次模拟课。虽然课堂上不能营造太空的失重环境,但孩子们听得津津有味,对这“临时老师”也很喜欢。曾有人问她,如果课没上好,实验不成功怎么办?王亚平抿了下嘴说:“实验做出什么样,我们就讲什么现象呗。面对浩瀚宇宙,其实我们都是学生。”
  6月20日上午10时04分,亚平老师的太空课开始了。全国6000余万名师生进行了收听收看。在课上,王亚平演示了失重环境下的单摆运动等5个有趣的实验,让学生们对一些物理现象有了深刻理解。同时,亚平老师还和同学们进行了互动交流。有个小学生问:“您看到的窗外景色和地面上看到的有什么不同吗?能看到UFO吗?星星还会闪烁吗?”王亚平回答说:“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问题。透过舷窗,我们可以看到美丽的地球,还可以看到日月星辰,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UFO。由于我们处于大气层之外,没有了大气的阻挡和干扰,所以我们看到的星星是格外的明亮,但是看到的星星就不会闪烁了。同样,由于没有了大气对光的散射作用,我们看到的天空不是蓝色的而是深邃的黑色……”10时55分,首次太空授课圆满结束。王亚平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老师”。
  6年前,教师出身的美国宇航员芭芭拉·摩根在太空授课,成为世界首位“太空老师”。在这次授课前,摩根写信给王亚平,提醒她记得遥望地球,并代表全球师生表达了祝愿。授课完成后,王亚平回信致谢,还说:“飞行期间,我经常会通过舷窗遥望我们美丽的家园。”
  中国太空授课也受到了世界关注。美联社称,这是中国迄今最大胆的一步,风险堪比空间对接。法国欧洲新闻电视台评论认为,太空授课相当成功,这有助于中国证明其有和美国、俄罗斯在征服宇宙空间的竞赛中一较短长的实力。
  配合默契3人组
  1980年,王亚平出生在山东烟台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王亚平在家中是老大,还有个妹妹。母亲说,她从小就很懂事,“七八岁时就能帮家里干农活。”
  初中毕业时,家人希望她读中专,但她还是背着家人考了高中。1996年底,济空招飞办招飞行员。王亚平是理科班女生中唯一不戴眼镜的,在同学的撺掇下报了名,结果一路过关斩将进了军校,4年后成了航空兵某师的女飞行员。此后,她驾驶运输机出色完成了奥运开幕式消云减雨、汶川抗震救灾等任务。
  2010年5月,王亚平通过层层选拔,成为中国第二批航天员。今年4月,她又以优异成绩入选神十飞行任务乘组。在这次执行任务前,乘组曾进行了一次4天的舱内模拟训练。王亚平说:“两位师兄特别照顾我,男女对温度感受不一样,他们总会把温度调高一点,再调高一点,直到我感到舒适。”
  航天员中心曾为乘组做过一次心理测试,考验3个人的默契度。测试要求他们轮流上阵,共同完成一幅画——3人不能有任何交流。张晓光第一个动笔。他想画条铁路,刚画上两条平行线、填了三两根枕木,就被叫停。下一个进来的王亚平面对几条线,毫不犹豫地照着铁路的样子画了下去。等到聂海胜放下笔,这条铁路已完整成形。第二轮绘画更为行云流水。在聂海胜画了一条同样很不像桥的小桥后,张晓光紧接着添了条路:“有桥就有路,正好另一边是亚平画的农田,我就把两边连接起来了。”绘画完成时,3个人都感慨:画面那么和谐、完美!王亚平问聂海胜:“师兄,我们最初几笔那么粗糙,你怎么知道画什么?”聂海胜笑了:“我一看就知道是铁路!”
  王亚平说,在他们这个“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乘组里,每个人都能猜出对方的想法,都在照顾其他人的感受。有时,张晓光和聂海胜在训练中发生“争执”,她还会担心:哎呀你俩别吵了。两个师兄一看她,扑哧笑出声来。“亚平特别可爱,有时候在舱内训练她做出一个姿势很狼狈,还要喊:师兄师兄,快拿相机拍下来。”张晓光说。而他们长期训练磨合培养出家人般的默契感,也在太空表现得淋漓尽致。在神十和天宫一号自动交会对接时,3个成员不时竖起拇指,用眼神相互示意,配合得天衣无缝。
  “做航天员我没什么遗憾”
  王亚平虽是个80后,但在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黄伟芬眼中,她是个质朴的人,内心很坦然,也很坚强。
  环球人物杂志: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航天员吗?
  王亚平:10年前杨利伟首飞,当时我23岁,刚到飞行部队两年,正准备为祖国飞行事业大展身手。那时候跟大家一起看直播,火箭升空那一刻,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我们国家有男飞行员,也有女飞行员;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男航天员,那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女航天员呢?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没想到10年后也能作为一名女航天员出征太空。
  环球人物杂志:神九乘组选拔时,你落选了,没能成为中国首位飞天的女航天员难过吗?
  王亚平:中国第一个飞入太空的女航天员是特别令人向往的称号,但一个人的名字跟祖国的利益相比,实在太渺小了。去年神九发射那天中午,我们航天员大队的大队长带着我们备份乘组给他们壮行,大队长让我们每个人给他们送句祝福的话。我对乘组的3个人说:希望你们能平安回来。我还跟刘洋单独说了句话:你是我们女同志的骄傲。我希望你能带着我俩的梦想,一起去飞。我会在地面一直支持你。我相信在那一刻,所有人都是真诚的。做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就像上战场打仗一样,就差最后一个山头没攻下来,大家关注的是怎么把这个山头攻下来,而不是谁去攻。
  环球人物杂志:执行任务回来后,刘洋跟你做了哪些交流
  王亚平:她给我讲了很多在太空的感受,还有关于女同志太空生活比较隐私的话题。其实刘洋觉得男女同志在太空里也没太多差异,男航天员能做的事我们也能做,我们具备的一些特质比如更认真、细腻,可能是男航天员没有的。
  环球人物杂志:爱人对你执行任务是什么态度?
  王亚平:我爱人现在飞得少了,全力保障我的飞行事业,无私地支持我。他开玩笑说,以前我们俩是各自开一架飞机,现在是俩人开一架飞船。
  环球人物杂志:作为一名女航天员必然要舍弃很多东西,你有什么遗憾吗?
  王亚平:我有的很多东西,是别的女人没有的,从这方面讲,做航天员我没什么遗憾。但对于家庭,我不是个孝顺的女儿、合格的妻子。别的女孩可以陪爱人散步、看电影,这对我都是很奢侈的事。这次执行任务回来,我就想陪爸妈和爱人,一起吃顿饭、散散步。

相关热词搜索:太空 心事 老师 王亚平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