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落石出第三部央视网_广钢贿赂网水落石出

发布时间:2019-03-25 01:28:43 来源: 案例分析 点击:

  层层“上贡”揭出集团内外贿赂灰网      “我错了,我有罪……我不想再为自己做任何辩解。”   4月6日下午3时许,原广州钢铁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钢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广钢股份(上海交易所代码:600894)原副董事长王成立,语调低沉地在法庭上作最后陈述,拿着数页陈述材料的双手一直在颤抖。
  王成立受贿案当天上午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历时六小时的审理过程中,王数度情绪激动,乃至泣不成声,引致暂时休庭五分钟。
  广钢集团高管经济案于2004年案发,至少十人涉案。2005年5月14日,“双规”中的王成立向广州市检察院投案自首,同月27日被逮捕。
  目前,“广钢案”部分案件已经一审终结,至少有五人被处以两年至四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王成立则是其中首个出庭受审的高管,也是职务最高者。
  广州市检察院公诉书显示,王成立涉嫌在1998年10月至2004年8月期间,多次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183.6694万元、美元2.2万元。
  今年49岁的王成立在广钢任职多年。据2004年10月30日广钢股份公告显示,“因工作变动”,王向董事会提请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之职。此时,广钢内外已有王被“双规”的传闻。
  
  当庭翻供
  
  据公诉机关指控,王成立涉嫌受贿的近200万元贿款中,除30万元来自工程合作人员,其余均来自王成立在广钢集团的两名下属――广钢股份副总工程师吴建平、广钢工程建设公司总经理黄晓春。
  起诉书称,1998年10月至2003年2月,王多次收受吴建平以各种名义贿送的人民币51万元和家具、电器,并让吴为其支付广州番禺区星河湾一套住房的装修款31万余元,为吴的职务晋升提供便利。
  在法庭举证阶段,王断然否认曾收过吴建平的51万元现金。他称自己与吴是多年好友,家具和电器是吴送给他的新居礼物。至于住房装修款,则是因为两家一起在星河湾买房,一起请人装修。王表示自己曾三次催问装修款的结算,但到案发时还未结算,期间并不知道吴建平已经支付了全部装修款。
  起诉书还指控,1999年8月至2004年8月,王成立多次收受黄晓春以各种名义贿送的人民币共76万元、美元1.2万元,为其职务晋升提供便利。
  对于此项指控,王只承认“部分事实属实”。
  他表示,黄晓春曾三次送其钱款,第一次是一本存有40万元的存折;第二次则给了一本存有20万元的存折,意在感谢王“既往的帮助”;第三次则是王买车时,黄晓春垫付过7万元现金,但王声称后来又将该7万元退回给黄。
  2004年,在王成立儿子出国读书前夕,王、黄两家一起吃饭,黄在酒桌上塞过一个红包给王成立之子。王表示,自己一直不知道红包中封有5000美元。
  此外,检方指控王成立利用业务关系收受工程队、投标人的贿送。1998年9月至2003年10月,王共收受在广钢企业承建工程的袁德诚贿送的过节费2.7万元人民币和1万美元,为其结算工程款项提供便利;2003年1月至2月,王收受欲投标广钢在广州某项目工程的肖尤希贿送的人民币20万元。
  对于上述两宗指控,王成立予以坚决否认。他表示,袁德诚是当时广钢集团董事长袁今昔的弟弟,自己为了讨好领导,的确跟下面打过招呼说“这是老板的弟弟”,示意把工程交给袁,但他从未收过袁送的钱;肖尤希确曾到他家送钱,但王当时就把钱退回。
  由于王成立当庭所述与其在2005年5月14日投案当天所写近十页的亲笔供词多有不符,形同翻供,公诉人表示,王成立只能算投案,不能算自首。
  
  控辩焦点
  
  法庭上,控辩双方的争论集中在几笔重大款项的定性问题,以及王成立是否为送钱的下属提供过职务晋升便利。
  王的辩护律师简志彬表示,星河湾住房装修款问题,是因王、吴两家在星河湾一起买房、一起装修,到案发时还未结算,因此并不能认定为行贿受贿。
  在庭审现场,关于王成立接受黄晓春巨额款项是否构成受贿的辩论,尤具戏剧性。据《财经》了解,黄晓春本人亦因收受下属单位贿赂而被另案审理,是“广钢案”中颇为重要的关联涉案人。
  王成立称,自己与黄晓春相识于1987年,两人均是从北方来粤的大学生,关系一直非常亲近。“他家以前条件不好的时候,我一直帮他,我把他当亲弟弟一样。”
  王成立说,黄晓春的哥哥开了一个矿,曾多次找他给予技术指导并解决了重大问题,带来巨大经济效益。因此,黄晓春第一次给他40万元存折以表谢意,他就收下了。公诉人当即发问:“这个指导带来的效益,价值40万元吗?”王成立及律师均未作答。
  对于黄晓春第二次给的20万元存折,王成立称,这是2001年为买星河湾住房而向黄晓春借的钱,他一开始准备分期付款。黄听说后大包大揽,表示可借钱给他一次性付清。为了证明王是“借”而非“要”,律师向法庭出示了王成立1999年8月到2004年8月的收入证明,显示王这五年每年收入均过百万元,这还不包括其他福利。公诉人当即反问:既然王成立当时收入这么高,买房还有必要向别人借钱吗?王成立及律师无言以对。
  至于黄晓春为王成立买车所“垫付”的7万元现金,王成立咬定曾于2004年归还。但公诉人随即引述黄晓春的证言,证言显示王成立从未归还过一分钱。
  王听闻此证言后,当即伏在被告席上痛哭失声,几不能言:“他为什么要这么说?这么多年的朋友,为什么要害我……?”审判长不得不宣布休庭五分钟,以让王平伏情绪。
  辩方律师简志彬指出,受贿罪成立有三个要件: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为他人谋取利益。王成立即便收受了他人财物,却未替他人谋取利益,因此不构成受贿罪。
  王成立称,吴建平晋升时,他在北京开会,没有参加班子的讨论:获知吴被提升后并不满意,但还是“服从组织决议”。他从广钢工程建设公司交班时,曾对下属几名中层干部逐一给予评价,提到过黄晓春,但并不是单独推荐黄晓春。
  庭审结束前,王成立向法院提出,自己身患高血压、坐骨神经痛等多种疾病,恳请法官从轻处罚。法庭当天未做宣判。
  广钢集团已于2005年12月宣布了一系列高层人事变动,其中,广钢集团原总经理陈嘉陵出任广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原董事长、党委书记袁今昔则因“工作变动”离职。
  据广州市中院资料显示,“广钢案”已于近期陆续审理,从中可见涉案高管多有关联。如自称向王成立行贿的吴建平、黄晓春等人,又多次收受下属和承建商的贿款,暴露出一张“层层上贡”的贿赂灰网。
  此前,吴建平已因收受承建商33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没收财产10万元;黄晓春因收受下属单位机械制造安装公司副总经理助理李华宏贿赂15万元人民币、5000元购物卡,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没收财产10万元;李华宏本人亦因收受供应商、承建商贿赂18.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没收财产10万元。
  除王成立,受黄晓春贿赂者还有广钢电锅炼钢厂厂长刘昌兵。刘因收受黄晓春等人贿赂1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没收财产10万元。
  此外,广钢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肖立波因收受承建商贿赂21.6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没收财产12万元。

相关热词搜索:水落石出 贿赂 广钢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