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水价调整背后的密云水库_修建密云水库背景

发布时间:2019-03-14 01:25:29 来源: 案例分析 点击:

  北京市拟定于2004年7月1日实施的阶梯水价,因种种原因,没有如期到来。   据记者了解,之所以7月1日新的水费价格暂不实施,部分原因在于有相当比例参与6月3日听证会的代表,对于阶梯水价的可行性表示质疑。
  缺水提价使7月的京城显得燥热,而来自水源地的消息让人更加触目惊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密云水库水位的高低决定了北京市水价的高低。建于1958年的密云水库是北京市饮用水的主要来源,但近年来,不断下降的水位和水质让北京人忧心忡忡。
  据水利部提供的资料,密云水库蓄水量只有7.7亿立方米,扣除死库容,可利用量不足京城10个月供水。同时,地下水下降非常厉害,近十年来,每年的水位下降1米左右。
  建造纪念牌上表明,密云水库最大水深60米,最高水位水面面积达188平方公里,最大库容43.75亿立方米。
  但6月26日,记者在走马庄副坝旁看到,水库水位明显下降,一些原来淹没在水下的山头开始显露出来了,大量生长植被。水库附近守林人说:“今年水库里的水特别少,前两年正常的水位要比现在高出10.6米左右。”
  “水库现在只有六七亿立方米水,只有原来水库容量的不到15%。北京城区一年生活供水总量就需八九亿立方米。除了密云水库供应水,就是靠抽取深层地下水。现在北京市地下水水位下降迅速,到去年7月,平原区地下水平均埋深19.01米,根本不能满足正常取水。”一位对水库及地下水情况了解的专家告诉记者。
  北京市水利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水利局曾于今年3月3日起,用一个月时间,连续从位于北京海拔最高的水库――白河堡水库向密云水库调水5000万立方米,以缓解密云水库来水的严重不足。白河堡水库在北京延庆县境内,位于白河干流上,西北与河北赤城县相连。
  但来自河北省水利厅的消息说:“白河堡的水已经被调得差不多了。”
  北京市水利局水资源处处长戴玉华说,这次白河堡的输水可使密云水库水位提高20厘米。除了白河堡输水,密云水库上游的7个中型水库已全部纳入供水范畴,成为主要水源地。
  密云水库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如果上游库里不放水,密云水库就不会有水。白河堡水库3月3日往下游放5000万立方米水,可放了一个月,到密云水库也就涨了半米多高。”“密云水库的水主要是靠天降雨,山上出山洪。河北承德、滦平、丰宁等地山上水富裕了,才往山下流。”
  “现在北京第四次供水危机已经来了。”有人说,这一次大概要靠南水北调来缓解危机了。
  来自河北省水利厅的消息说,因为近年连续干旱少雨,密云水库的重要补给水源――白河只剩下狭窄的水道,河道基流约1个流量左右。在河北省丰宁县上黄旗镇的潮河源头,仅剩下泉水形成的一个小水洼。源头以下10公里处才可见水流,河道的流量不足每秒1立方米。
  10多年来,河北丰宁累计在潮白河流域投放资金近亿元,综合治理重点水土流失面积930平方公里。尽管取得了一些效果,但潮白河流域的现状让人无法乐观。潮河源头所处的黄旗、窟窿山、小坝子等乡镇,正处在北部11省区的风沙线上,又是内蒙古风沙南侵的通道。
  过去密云水库年可供水10亿立方米左右,现只能每年供水1~2亿立方米。其余6亿多是死库容,所谓死库容就是低于放水口的水量,由于水量少,这些水的水质要略微降差一些,另一方面要把死库容的水提出来,还需要增加抽水泵来提取。
  河北省水利厅水资源中心主任冯谦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河北虽然有潮河、白河,但还要花钱向黄河买水。
  他说,北京上游地区自然环境恶劣,降水少,干旱,风沙大,再加上这些地区都比较贫困,根本没钱进行涵养水源和治污工作。“一般的水土保持,都是地方上自己想办法筹。”
  既然上游对下游做出了贡献,自身又无力发展,这就需要采取一种相通的积极的政策,富裕的下游应当对上游进行补偿。
  在采访中冯提到有一份1993年的国务院文件,这份《国务院关于加强水土保持工作的通知》第3条规定:对已发挥效益的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要按照库区流域防治任务的需要,每年从收取的水费、电费中提取部分资金,由水库、电站掌握用于本库区及其上游的水土保持。
  但这一规定并未被执行。官厅水库主要靠河北上游的来水,河北都是无偿供水,没有得到水库对上游名义上的补偿,而官厅水库却可以向外卖水,每方水卖1.2元。密云水库也是如此。
  “北京在用水上,对河北一直没有一个有效的补偿机制。”河北省水利厅一位官员说。
  虽然北京、天津两市与河北省之间一直有对口支援,但这种支援并没有以用水补偿的名义出现。“如果按规定来付钱的话,数目就不会仅仅是对口支援这么简单的一笔了。”
  事实上,河北的水源地由于自身贫困无力治理,而北京的用水受益者们却没有直接向水源地进行经济补偿,因此,水源地生态恶化反过来影响北京的用水――永定河上游水源污染严重,1997年官厅水库不得不退出供应饮用水功能,致使北京市居民生活用水出现危机。
  据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北京市计委前段时间曾到承德地区赤城县调研,赤城正是白河的发源地,去商讨有关对上游水源的经济补偿问题。
  由清华大学教授李强担任组长的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水资源课题组,2003年完成了一项水资源补偿机制与恢复机制研究的课题,课题组在调研中认为,水库没水,是管理出了问题。
  “城市水问题实际上是农村问题。”李强说,北京主要水源之一密云水库的水资源来源于潮河、白河流域,然而这一流域用水缺乏统一管理。上游水资源相对丰富、水的边际产出低、使用浪费。
  下游则相反,上下游用水各自为政,缺乏协调,流域各处都以自身效益的最大化为目的开采水源,这是导致流域水资源枯竭最主要的人为原因。
  李强认为,其他相关原因包括政策上存在缺陷,上下游之间、城乡之间存在矛盾没有协调好:城市水资源的高价使用与农村的无偿使用之间的矛盾、城市用自来水对农村地区的补偿不够;城乡总用水量超标,造成水资源间歇性枯竭;农村用水有走向恶性博弈的势头。
  
  摘自2004年7月7日《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热词搜索:密云 水库 水价 背景

版权所有 律师资料网 www.rhlawyer.com